《五帝本紀》裡的政府演化史

 

(圖文不符。嗰陣啲嘢梗係無圖)

 

請讀者到以下網頁參考《五帝本紀》嘅原文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https://ctext.org/shiji/wu-di-ben-ji/zh

 

一個人係管治唔到天下嘅,所謂獨裁都靠無數下屬去執行。《五帝本紀》就記載咗,由黃帝好簡單嘅七人「中央政府」,到帝舜時代二十二人有埋分工,可以見到東亞大陸嘅政治在這段漫長歲月嘅演化。

黃帝係征服者,自己就一直住在軍隊之內,「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爲營衞。」佢嘅「軍政府」比較簡單︰

「置左右大監,監於萬國。萬國和,而鬼神山川封禪與爲多焉。獲寶鼎,迎日推筴。舉風后、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

黃帝嘅直接下屬就六個人,左右大監都唔係直接統治,只有監督性質,講到「萬國和」,即係天下真係有萬國,每個小聚落都係自治嘅。黃帝係「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咁多,唔需要第二管治梯隊。

至於「舉風后、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三家注話佢地係三公丞相之類,根據前輩魯凡之先生教落,讀史記宜用字面直解,唔好搞咁複雜。我就試下從字面直解,佢地係四個功能性的官。風后,同風有關,由於後面有講到授時、曆法之類,我估風后係初代天文台長,不過佢嘅知識未去到曆法、節氣嘅水平,佢最多係觀察下天文,記錄下氣像,睇下吹咩風,作出一些短期嘅天氣預測。黃帝仍然四處打仗,及早知道戰場嘅天氣,贏面又大啲,知道風向仲可以玩下火攻,所以風后排名第一。力牧者,就睇個「牧」字,就係管畜牲。黃帝由北打到南,無咩可能全部用腳行,要牛馬去拉車拉營帳。而且,最容易帶住走嘅軍粮就係放上山食草嘅牛羊狗馬。畜牧技術仲可以教授俾一啲落後嘅部落,改進佢地嘅生活,部落感恩戴德,黃帝威威。至於常先同大鴻,字面難直解,而「常」同「鴻」二字,在漢初太史公嘅年代,有兩個官位有呢兩個字,分別係「太常」(古代叫「奉常」,都有常字)同「大鴻臚」。太常主管祭祀、朝會、喪葬嘅禮儀。古代祭祀好重要,統治者亦係大祭師。後來有皇帝,也要祭天祭地祭日祭月,祭到大清滅亡,所以北京先至有天壇地壇日壇月壇。黃帝好忙,禮儀又唔可以錯,置一個高官輔祭,彰顯黃帝嘅威儀,正常不過。「大鴻臚」就掌理「蠻夷」事務,亦即外交部長。黃帝雖然係萬國嘅共主,但係各國諸侯都仍然係主權實體,佢地朝見黃帝,要有一定禮儀安排,大鴻又可解大鳥大雀,古代部落捉隻「大鴻」做朝貢嘅禮物可能經常發生,去到唐朝都仲有雲南土司送大鵝去長安朝貢,留下「千里送鵝毛」嘅佳話。黃帝又見啲雁呀鶴呀候鳥往來南北,以大鴻來比喻外交部嘅迎送生涯,用為官名,夠直觀同洽當。

帝顓頊同帝嚳都無講佢地有咩官,估計政府係發展增大緊嘅,不過未重要到太史公多花字數。

 

帝堯嘅政府大咗好多,首先已講到明白有「信飭百官,衆功皆興。」由六官增加到百官。

「乃命羲、和,敬順昊天,數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時。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暘谷。敬道日出,便程東作。日中,星鳥,以殷中春。其民析,鳥獸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爲,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鳥獸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虛,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鳥獸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其民燠,鳥獸氄毛。歲三百六十六日,以閏月正四時。信飭百官,衆功皆興。」

帝堯政府似乎有兩大地方勢力︰「羲」同「和」。羲、和兩個就喺中央政府「敬順昊天,數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時。」係聯合天文台長,佢地已經知道一年係三百六十六日,計到閏月同四時,有曆法去指導農作畜牧。羲仲同羲叔(「仲」係二佬、「叔」係三佬)就分別在東方和南方建立地方政府(居郁夷、居南交),和仲同和叔就喺西方同北方,佢地四個合稱「四嶽」。佢地亦有明確駐地(暘谷、南交、昧谷、幽都),可見連地方政府亦都已定居。另外,從後文可知佢地有極大嘅發言權,堯搵人做大Project、任命要職、搵繼任人嘅時候,亦先問佢地有無興趣做、有無人推薦上去。

「而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龍、倕、益、彭祖自堯時而皆舉用,未有分職。」

帝堯嘅政府有一堆人才,「皆舉用,未有分職」,似乎係Project Base咁樣做事,佢地到帝舜嘅時代就有明確官職了。亦可理解為,政府職能正在形成之中,分工未清,但要管嘅事已經浮面,而且都係重要嘅事,所以這些人名已經出現,而大史公亦點明「未有分職」。

「於是舜乃至於文祖,謀於四嶽,辟四門,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論帝德,行厚德,遠佞人,則蠻夷率服。」

進入帝舜嘅時代,除了四嶽之外,加多十二牧,佢地「明通四方耳目」、「論帝德,行厚德,遠佞人」,似乎有下情上達的代表性,算不算一種初民的議會?

跟住嗰段好長,講晒呢班人材嘅分工。

「舜謂四嶽曰:「有能奮庸美堯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爲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維是勉哉。」禹拜稽首,讓於稷、契與皋陶。舜曰:「然,往矣。」舜曰:「棄,黎民始飢,汝后稷,播時百穀。」舜曰:「契,百姓不親,五品不馴,汝爲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寬。」舜曰:「皋陶,蠻夷猾夏,寇賊姦軌,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三居:維明能信。」舜曰:「誰能馴予工?」皆曰垂可。於是以垂爲共工。舜曰:「誰能馴予上下草木鳥獸?」皆曰益可。於是以益爲朕虞。益拜稽首,讓於諸臣朱虎、熊羆。舜曰:「往矣,汝諧。」遂以朱虎、熊羆爲佐。舜曰:「嗟!四嶽,有能典朕三禮?」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爲秩宗,夙夜維敬,直哉維靜絜。」伯夷讓夔、龍。舜曰:「然。以夔爲典樂,教稺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毋虐,簡而毋傲;詩言意,歌長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能諧,毋相奪倫,神人以和。」夔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舜曰:「龍,朕畏忌讒說殄僞,振驚朕衆,命汝爲納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時相天事。」三歲一考功,三考絀陟,遠近衆功咸興。」

 

 

舜數到二十有二人,我做上面個組織圖就二十三個官職,十一個中央官,十二個牧,莫非有人兼職?大史公嘅寫法真係木宰羊。喜歡研究公共行政嘅可以仔細再讀太史公寫嘅政府官名職能,佢地邊個做得幾好都有講。我唔詳細再寫,讀者自己慢慢欣賞同思考,但想指出兩個有趣嘅地方︰

「共工」同「朕虞」呢兩個職務上都有「馴」字,「馴」解「使順從」,共工管嘅係百工,係唔務農、唔趕羊嘅工人工匠,將佢地組織起嚟發展,係帝舜政府嘅一個重要部門。而百工最重要的產品,應該係武器,有好嘅武器先可以打勝仗,後面「百工致功」或者可以咁解。「朕虞」嘅「馴予上下草木鳥獸」職能,馴化野生嘅植物動物做農田作物同飼養嘅牲畜,脫離採集狩獵經濟,發展農村,係劃時代嘅配種基因工程。益係禹嘅仔,又做個咁前瞻嘅部門,以後改禪讓為家天下,並不出奇。

其次,係帝舜政府已經有定期考核嘅安排,「三歲一考功,三考絀陟」。真係「明明說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十年都嚟緊頭喇老細!」帝舜講就講咗,三次考核,決定升官定係罷官,實際有無做呢?太史公無講。不過,《夏本紀》嘅〈大史公曰〉部份,就講過帝禹在會稽「會諸侯江南,計功而崩」。估計考該官員之事,係有做過嘅。

 

五帝嘅政府組織係越來越大、管事越來越細,政府有能,管治地域就已經號稱「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周邊嘅部落都「咸戴帝舜之功」。《五帝本紀》唔單單係五帝自己嘅事跡,亦係當時社會發展嘅記錄。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8139
Date: 2018-12-09 21:45:49
Generated at: 2020-10-31 18:56: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2/09/188139/《五帝本紀》裡的政府演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