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啫,郭猛將

 

早幾天我們在笑工聯會在星期日手執中文的橫額去美國領事館要求加拿大釋放晚晚周,殊不知轉過頭來工黨和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的猛將郭某人就專程飛到日本的靖國神社火燒東條英機的神主牌,以抗議日本政府當年的南京大屠殺事件。

郭某的行為和工聯會諸公的行徑不遑多樣的可笑,我們要從歷史看起。在1937年的11月,日本第10軍的柳川平助中將此認為應全力向南京進攻,其時擔任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的松井石根鼓動放棄不擴大戰事的方針,乘著國軍的敗退而強攻南京,並在12月1日由裕仁天皇下令進攻南京的正式命令,當時日皇派出香容鳩彥擔任上海派遣軍司令,最後南京大屠殺發生於1937年的12月13日起的六個多星期。

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郭猛將如果要為南京大屠殺的死難者嗚呼哀哉,理應火燒以上各人的神主牌,就算要問責埋首相,都唔係東條英機,因為當時擔任首相的是近衛文麿,而他更是日本大政翼贊會的創始成員,這個組織與納粹黨極為相似,二戰的亞洲戰事的出現與近衛文麿的政治主張有莫大的關係。

而東條英機雖然都曾是大政翼贊會的總裁,甚至擔任過陸軍大臣和首相,不過他任陸軍大臣是在1940年,已經發生了南京大屠殺三年之後,而出任首相則為1941年。在南京大屠殺之時,東條英機在組織關東軍當條兵團,在張家口一帶作戰,甚至成立了臭名遠播的731部隊。若郭猛將要抗議731部隊,找東條英機就選對了人。

所以去靖國神社燒東條英機的神主牌,實在是選擇錯了報仇對象,就算要覆桌,去墓地吐佢口水排便好得多,只要做小小功課就知道有幾個主要戰犯,包括郭猛將抗議的對象東條英機,以及松井石根是埋於距離東京五個多小時車程的愛知縣的殉國七士墓。這個墓園擺明車馬是埋葬各甲級戰犯的地方,相對地靖國神社供奉二百五十萬名死者,當中有軍人、護理人員、學生以致平民,但在神社中沒有骨灰或靈牌位,除了交通方便外,真的看不出要去靖國神社放火。

說實在,有時真係唔怪得選民對工黨個班老左膠感到煩厭,起碼我見到保釣行動委員會個堆殘體字搵翻譯救郭猛將個發文,就已經令人反感啦。咁叻,去天安門廣場大叫「平反六四」啦笨。

 

作者: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8315
Date: 2018-12-14 03:33:22
Generated at: 2019-12-16 05:51: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2/14/188315/做咩啫,郭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