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他在平安夜的第三者。

 

十二月二十四日,我與他在一間酒店當中。衣服四散在床邊,那蕾絲內褲甚至掉到了地上,只是我無暇理會,因為此刻我們正沉醉在男女最原始的歡愉當中,情慾的叫聲與氣味充斥這間有著落地玻璃窗的房間。

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只是一個暗戀著他的女生,一個他女朋友的好友。

就在聖誕前一星期左右,他與女朋友吵了一場架,然後雙方便開始冷戰起來。我分別WhatsApp了他們,我的好友連珠炮發的說著她的冤屈與傷心事,而他只是留下一句找一天跟我晚飯,然後再告訴我。但我時間表都接近飽和狀態,只有二十四號這天的晚上有時間。

「沒關係,反正到時候也沒可能約到她吃飯。」

在這個特別日子與好友的男朋友晚飯我也曾經猶豫過,只是在節日氣氛的渲染下,我卻對這個邀請有了一點點的幻想——雖然我知道不應該,也不太可能如我心目中發展,只是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單身的我能與獨自喜歡的人晚飯,倫理道德突然變得不太重要。

我應約了,然後再說服自己只是了解一下朋友的感情問題,沒甚麼的。

當晚他找了一間坊間評價不錯的西餐廳,窗外有醉人景色、室內播著不同的聖誕歌曲、燈光帶著一點昏暗,配著四周都是在慶祝佳節的甜蜜情侶,讓我也有了一種戀愛著的錯覺。點好食物,我喝了一口冰水冷靜一下自己,然後問著我該問的問題,了解他們吵架的原因,還有他該如何修補這段關係。他平靜的說出了當天發生的事,最後還輕嘆了一口氣。剛好頭盤送上,他打斷了我們在說的話題,讓我先好好吃今晚這道晚餐,還讓侍應開了一支紅酒。

我們輕輕碰了一下杯,那清脆的聲音讓我產生了一個幻覺:我正在與自己喜歡的人共渡佳節。由喝下第一口酒開始,我們再沒有談論過有關他們之間的事,只有說說笑話聊聊過去,快樂的笑聲不絕於耳。也許是因為紅酒在發揮作用、也許是因為他很懂得營造氣氛、也許是因為我真的希望這一晚是屬於我與他二人,我再沒想到我的好友,心裡也沒有想著他是誰人的男朋友,我甚至在心底裡有點渴望晚飯過能與他繼續一起相處下去。

就在我們離開餐廳,剛剛走過了一個街口,他問我今晚有沒有別的節目。還未等他開口說下一句,我就先吻上了他的嘴唇,然後就在路上熱吻起來。我們的嘴唇才剛分開,他便拖著我的手走到對面一間五星級酒店,我沒有半點抗拒,因為這正是我心裡想發展下去的路線。

經過一夜纏綿,翌日早上我們沒有像在蘭桂坊的一夜情過後般各自離去,而是直到一起午餐過後才互相吻別。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他們分別在在自己的Facebook中上傳了同一張的合照,雖然沒有再多說甚麼,但我們大家都知道他們已經重歸於好。我在他上傳的照片上留下了一句恭喜,不久後他回應了我一句謝謝,然後我們就再沒有聯絡,當晚發生的事也成了我們的秘密,在大家眼中他依舊是溫柔得體的人,在她眼中我依然是個會為了他們關係而操心的好姐妹。

其實我是他們在平安夜當晚的第三者,只是我沒勇氣說出口。

 

 

作者: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8645
Date: 2018-12-25 04:13:23
Generated at: 2021-05-13 17:53: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12/25/188645/我只是他在平安夜的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