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生護士幾時先肯罷工?】如今醫療系統淪陷,源自於「道德勒索」

 

 

我有一位醫生朋友,談到他的工作時,講到每天的境況如在戰地中。當醫院在非流感高峰期時已經逼爆,在流感高峰期時,根本就負荷不了。他感嘆:「假如醫生護士集體罷工,相信政府就明白如今已經勢危。但,政府就是知道做醫生的不忍見病人垂危而見死不救,有恃無恐地利用了我們的醫德—也許我們也成為了制度的幫凶。」其實這,正正就是所謂的「道德勒索/綁架」。

 

道德勒索/綁架

道德勒索/綁架(Moral Blackmail,下簡稱為道德勒索),是指人們以道德的名義,利用過高的甚至不切實際的要求、脅迫或攻擊別人並左右其行為的現象。針對如今香港醫療系統的問題,源於醫護人員往往承擔著「照顧患病者」的道德義務。政府和醫院即使要求醫護進行過多任務、人手又不足、卻顯示出「你們不可以丟下病患不顧」的態度;醫護人員基於「道德義務」,面對不切實際的要求、也只有繼續工作。他們除了內心承受「未能提供恰當醫療服務」的道德譴責外,更要承受來自社會認為「醫護未能提供恰當醫療服務」的壓力。

道德勒索另一個可惡的地方,在於社會忽視勒索者本有的「道德義務」。在此例中,政府這個「勒索者」本來有責任兼負起「社會資源正當分配」的道德責任。但,如今港府卻不單沒有兼負起道德責任,更讓一大堆胡來的政策讓事件加速惡化,例如倒錢落海建人工島也不願增加醫療開支。港府亦沒有意識牽頭改革醫療系統、甚或禁止每天150個單程證配額以減少外來人口,減輕醫療系統負擔,卻把所有責任轉嫁於醫護上。於紐西蘭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任教的哲學家西門 ‧ 凱勒(註1, Killer, 2016)指出,這種「道德義務」現在是「不正義地」被分配於他人:有些事情本該自己做,但經由道德勒索把義務堆在被害者身上。這是一種明晃晃的剝削、利用,是一種在道德上難以推諉的犯罪(賴天恆,2017)

 

解決道德勒索的可能

解決道德勒索似乎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被勒索者」不再被「要脅」,堅持要求「勒索者」承擔本有責任。在這個例子中,醫護罷工就是一個合乎情理的做法:只有拒絕「被勒索」,甚至在道德上會做出錯誤的事情(例如令大量病人未能得到醫治甚至死亡),才令政府知道它「怎樣勒索也沒有用」,方有可能拉倒不公平機制。

但,「被勒索者」卻因而必然承受可預見的巨大社會壓力;而,弱勢的一方(包括醫護及患病人民)也必然承受重大的代價,包括人命。所以,首先社會大眾必須了解到施展「道德勒索」的源頭,並停止譴責「被勒索者」。我們必須了解到,「道德勒索」的源頭是政府、視人命如草芥的亦是政府(而非「被勒索者」,即醫護),與醫護站在同一陣線,逼使政府面對其罪行,方有機會消除道德勒索。

不過坦白說,以香港的狀況(我是指人民素質的狀況),到底有多少人可了解到這一點並予以實行?這,倒是個更大的問題了。

 

參考資料:

Killer, S. (2016). Moral Blackmail and the Family. Journal of Moral Philosophy, 13(6), 699-719.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辦公室智慧】Learn how to not give a fuck, you will be fine. by 沒有句號
    大佬個 Sales Assistant – Ann 姐入 form claim 電話費,一次過 claim 一至八月,公司 policy 講明只可以 claim 最近兩個月嘅單,會計部都係跟 policy 做嘢啫,過咗期自然就彈㗎啦,所以 …
  • 律師真係好型咩? by 烏龍
    大律師事務律師也是男人,男人的劣根性在法律界也不能免疫。相反,正正因為很多天真嬌對律師趨之若慕,主動獻身亦大不乏人,單是律師這張名片對某些女士來説可能是一卡傍身,世界通行,所以法律界的男人們在女性市場比較吃香,把妹相對容易也是相識吧。事實上…
  • 暫停六合彩,反映馬會進退失據 by 曾慶光
    今次為六合彩四十五年歷史上,因應疫症而暫停攪珠時間最長(超過二百日)的一次,而且有很多人質疑二零零三年「沙士」時無暫停六合彩。馬會早前公佈截至今年六月,上一年度六合彩投注額僅僅過五十億,對比前一年度大跌近四成,少近三十億。…
  • 【遊戲介紹】死又有咩可怕?《Chronos: Before the Ashes》死一次強一次 by 阿九
    2019 年大賣嘅《Remnant: From the Ashes》,大家都應該印象深刻。同樣由 Gunfir […]…
  • 「作為一個女仔識做家務係一件好可恥的事」 by 瓔庭
    「作為一個女仔識做家務係一件好可恥的事,你要同我記住。」細細個便響阿媽度學識呢句說話的Pat一家很完美的實行了這個「理論」,佢係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家中清潔、煮飯什麼的都是Pat的老竇同阿哥去做。甚至學校有家政堂寧願肥佬都唔肯去做任…
  • TikTok 其實好重要 by 毛言地
    每個社交媒體都會有唔同嘅低能及危險玩意,就好似Facebook早前都有出現藍鯨遊戲,不過「危險」始終唔係Facebook嘅主流,大家上Facebook嘅主因唔會係為咗睇藍鯨遊戲比咩任務你。但TikTok當中低能嘅影片基本上係主流,咩Skul…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9244
Date: 2019-01-14 19:13:44
Generated at: 2020-09-19 14:35: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1/14/189244/【香港醫生護士幾時先肯罷工?】如今醫療系統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