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心覺得而家係香港做細路真係好撚慘。

我真心的。

 

 

今天,我post了這個笑話:

上年,我記得我一個人單挑「學生午餐」這課題。什麼xx家長,什麼關愛下一代組織,全都龜縮。他們只會說「你沒有孩子,你扮什麼關心」。好了,我現在不是港大學生,我當然不需要關心港大學生會的事啊?我不是港島區選民,我理你港島區眾志想做幾多事情做區議員啊!我不是xxx就不用關心?哦,對啊。我只是知道,有些人打著關愛下一代的名義,都只是沽名釣譽。這些時候,我只會說,幸好我沒有下一代。

健吾發佈於 2019年1月20日星期日

那根本不是一個笑話,那是一個苦境。

有網友給我這樣的留言,很暖心:

健吾你好!
睇到你再講有關學生午餐嘅事,我都好唔明點解會有家長覺得俾小朋友食垃圾飯係冇問題囉!(所以生仔真係要考牌!)

我喺某小學做TA,有時見啲學生食飯,都會埋去八卦吓,佢哋都話啲飯又貴又難食。好多時個飯賣相差到真係一見到就唔想食,我都唔明點解有啲家長仲係要迫啲細路食啲咁嘅嘢。

或者,就正正係因為啲家長對食物嘅色香味冇要求,至令到嗰啲無非只係賣廣告兼只sell 抵食夾大件嘅所謂飲食節目咁蓬勃。

你之前講完學生飯嘅問題之後,我都同我個老師拍檔傾過,佢好有心,揾到港台電視一條介紹日本食物教育嘅片,我哋喺食飯時間播俾全校睇,負責膳食嘅主任即時衝入嚟話條片好好,話想我哋播多啲相關嘅片,等啲學生學多啲。

雖然要做到日本咁樣需要好耐時間同好多方面配合,但至少我哋知道我哋要改善嘅地方好多。雖然暫時可以做嘅唔多(我只能不停鼓勵啲學生要話俾屋企人知對啲飯有咩不滿),希望慢慢可以改變現狀啦!見到啲細路食又食唔好,又唔夠瞓,壓力又大,真係唔知佢哋以後點樣做到社會棟樑囉。

大概,他說的片,是這一條吧?

 

 

我只可以說,在香港,做小孩,從早做到晚,之後中午吃垃圾,然後發高燒也要被迫去跳舞,得了亞軍還要覺得遺憾,然後就叫「不悔」、「搏盡」、「不枉」。

也許唯一做得對的,就是給發燒的女兒餵雪糕做獎勵了。

係香港做小朋友真係堅好撚慘!

健吾發佈於 2019年1月18日星期五

香港家長的死穴是什麼?

是他們沉迷自己的「所信所知」。他們以為自己是打出一片天的,所以他們都可以自己一己之力,考好試,讀好書,就可以保持著現在的生活水準,甚至要孩子的生活水準比現在更好。

但問題是,大家真的覺得現在可以「只靠讀書」,「多背幾隻生字」就可以在這個old rich 已插晒旗的世代殺出一片天嗎?大家可不可以冷靜一點想想,二十年前,我們有sns嗎?二十年前,我們有YouTuber這個職業嗎?二十年前,我想訪問蔡康永,大概我的路是做記者,做一個寫文章寫得很好的人,大概就會有機會在一個工作場合中相見,聊天,寫三千字,這樣子,我就可以造就一個相遇。

現在呢?我首先要有一個同志很喜歡的老公,然後拍很多片,之後就要有人告訴我我的科普知識很差,變成一個網路聲量很大很大的人,我才有機會了。

這樣子,大家的努力方向有轉換嗎?大家真的有能力有信心說自己不斷的叫孩子去背生字,去跳舞比賽,是「裝備自己」嗎?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幸好的是,我沒有孩子,我真的不需要打點他們下一輩子的事。我只是打點我自己這一輩子的事情,已夠累夠多事了。

下一代,會怎麼樣?我只知道,在香港做香港中產的孩子,會好撚慘,好撚可憐。沒有那個撚字,也不能表達我的情緒。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真人真事】嗰日,朋友扑咗個黑警… by 都市女子日常
    情侶情到濃時緊係扑嘢啦,點知呀警察叔叔第一次淨係硬到一下,之後都軟過軟雪糕,搞咗好耐,連個套都鬆埋出嚟。…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 by 庵念慈
    陳法拉就是那種中國出生、家裡略有關係二代,去外國走一轉再回流到香港,口裡的普通話和英文都是有難聽的捲舌音,住在美國卻罵美國總統的甚麼不是。…
  • 老蘭嘅初夜 by SAZI
    我記得第一次去蘭桂坊係喺2011年,已經係九年前嘅事。仲好記得第一晚去蘭桂坊時候嘅衣著,藍色書包杏色闊腳褲藍色花紋T裇,總之唔係可以稱為「戰鬥格」嘅裝束,好似白癡咁鑽入威靈頓街間T字頭O字尾嘅酒吧入面,入到去全部都大過當時嘅我至少十年,全部…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9420
Date: 2019-01-22 13:47:38
Generated at: 2020-05-30 04:37: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1/22/189420/我真心覺得而家係香港做細路真係好撚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