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中陣營掌管港大學生會?有何不可?

 

聞說港大學生會候選內閣「蒼傲」,發表民主派及本土派難以接受的言論,遭到猛烈圍攻。

身為港大畢業生,對學生事務採取毫不干涉的態度。學生事學生了,成年人不該插手,不想好像陶君行﹑蔡子強﹑馮煒光等貌之不似人君的,幾十碎人為什麼學聯﹑什麼退聯拗到面紅耳赤,一副老叔父嘴臉責罵學生。僅以學生會風水輪流轉一事,作出一些人生檢討。

學生選擇「蒼傲」這個親中組織,又有什麼問題?學生會是要競爭的。港大學生會從來不是民主派或本土派的關愛座,七十年代初它本來是國粹派重鎮,今日眾所周知的梁錦松﹑蔡素玉﹑崔綺雲﹑程翔﹑陳文鴻﹑劉迺強﹑陳毓祥等,就是國粹派成員。親中組織敢出選﹑能勝選,是一次當頭棒喝,問題不在他們的厚顏無恥,反而詰問為什麼本土派缺席了?是不是被政權連番打壓,心灰意冷變成犬儒主義?假如屬實,在此勸喻本土派退出舞台,不要丟人現眼,政治不是失敗者的競技場。為什麼年青一代不再支持?

只想對中生一輩講:沒有東西是永恆的。當年四人幫倒台,國粹派崩潰,社會派自由派取而代之,今日全球風向恰好相反,經歷民主大退潮,民主派或本土派,也可能是歷史過客。在野派盤據學生會良久,如果親中學生會一舉奪權,未必是一件壞事,至少可以敲響社會風潮改變的警鐘。或許香港大開門戶,中國價值成功滲透,令學生認同中國急速發展的正面形象,本地內鬥衰落也是鐵一般的事實,說明人心不再的客觀環境,反對派由盛轉衰,還有什麼話好說?上天給予三十年,待遇總算不錯吧?民主派近親繁殖﹑苟且偷安﹑庸碌無能﹑專制霸道,人們總有放棄的一日,思潮總有回吐的一天!東歐匈牙利﹑波蘭如是,香港如是,恐怕香港人對民主追求早已幻滅了。莫論候選內閣是否染紅,事實上連筆者近年對民主的熱情快速減退,甚至有點傾向獨裁,心底開始覺得:與其再搞民主運動,倒不如革命推翻外殖統治,自己關上門做皇帝好啦!實在不想跟香港人分享權力,跟泛民黃絲共存香港,只想一個保護自己利益的統治者。我有這個想法,對家也有這個想法。

還是因勢利導加入建制?其實那也很好,起碼不要活得像一群傻瓜:記不記得對抗蝗語考試的浸大學生會英雄劉子頎與陳樂行,然後建制炮轟之餘,泛民教師也落井下石?記不記得各大學本土派學生會,發表六四言論異見,然後遭到泛民不客氣對待了?我記得,後來者也記得,既然吃力不討好,有志者倒不如開心做港豬,又或者獻媚進入建制,按步就班升官發財,人生豈非更美妙?回想私事,十幾年前求學階段,認識一位稱得上關係友好﹑立志從政的學生故友,曾經邀請我到一個政治討論會,當日遇到劉迺強-有點像許家屯出席匯點會議的味道-現在回憶可能是建制派招攬人脈的場合。他後來變成梁振英政權的得意門生,結婚時梁振英還親臨祝賀,這個人的名字,可以在Google找到。吾人支持港獨,政見不同,也為這個朋友獲得幸福人生感到快樂,至少不想身邊的人落得傻瓜的悲慘下場。

還是徹底鄙視一事無成-正如吾人如此評價八九一代-的我們?從所謂八十後運動鬧劇開始,守護皇后碼頭﹑菜園村,至佔領中環全軍覆沒,及魚蛋革命﹑取消議員資格﹑黨禁……全部鎩羽而歸!社會是很現實的,有能力﹑有金錢﹑有機會﹑有人脈,就有群眾基礎。不希望八九十年級同學,像泛民動不動鬧爆異見不合者。照照鏡子﹑問問自己創造什麼功勳,令其他人死心追隨?開出什麼條件,令其他人難以拒絕?政權撚狗一樣遭質中生一代,退縮歸隱,沒有資格要求學生同樣壯烈犧牲,正如選舉迷惑泛民八九一代,尸位素餐,沒有資格斥喝選民投票,尺度需要一致。也許多年被嚴人寬己的政治倫理污染了。八九十後一事無成,這是不容抵賴的歷史,也不敢奢求後代的原諒,要怪的是我們沒有能力將香港變得更好,留下一個無法挽回的爛攤子。歷史判我們有罪,那麼吾人只能坦然承認。

錯的,不是學生的選擇,而是我們中生一代。

 

作者:瑪倫

瑪倫
任職銀行PB 界。願來生化成神風,翱翔天際。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9456
Date: 2019-01-23 04:43:39
Generated at: 2019-03-22 15:06:1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1/23/189456/親中陣營掌管港大學生會?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