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賭本地波,南華贏曼聯不是夢

 

 

經多年討論,上月28日政府終於確定,由新世界及新創建集團成立的Kai Tak Sports Park投得《啟德體育園》項目。該項目將「公私合營」,由政府出資 300 億修建包括有 50,000 個坐位的主場館在內的一系列設施,然後每年收回17.24 億元及營業額3%。一如既往, 有意見指這些基建常蝕到飛起,質疑有財團肯做,一定是有在旁搞房地產去「收回成本」的盤算,典型例子如20年前的數碼港。

這些意見,固然忽略了發展新產業的困難和重要性。更深一層我們需要問的是,為什麼香港體育界,發奮掙扎多年,到今日仍未能像大部分人均 GDP 相若的高發展國家地區一樣,把體育事業升級成在商業上有可持續性,有利可圖的本地消費產業。

 

港人觀賞和投注外國足球 年花近千億

其實這些年來,香港人在「團體精英運動」特別是足球項目上的市場消費,本身已極為鉅大。筆者多年來也不明白,為何業界和社會人士,到今天仍然條件反射地,直覺地覺得,香港體育一定要倚賴公帑資助去「發展」。

以香港賽馬會為例,海外足球博彩一年投注額達 868 億港元,超過六合彩的十倍!電視台單是英超轉播費,在香港一年已賣到 9億4000萬港元,全球第二高,僅次於美國!可是今日的本地足球賽事,每每免費派飛都少人睇;但每次有歐洲頂級球隊訪港,大球場基本上一定全場爆滿,票價數百是等閒,主辦單位賺到笑。

既然有價有市,香港足球大可以採用「入口替代工業化」(import substitution industrialization) 策略,將香港球迷既有那每年近千億元的恆常消費開支,局部轉移去本地精英足球項目上。假設香港人有 10% 的足球觀賞和賭博消費,轉移到賭和看本地波,技術上已有每年接近 100 億元的生產總值,理論上即可製造 5,000 個年薪過兩百萬,收入接近投資銀行 Managing Director 水平的足球專業職位。

 

90年代「打假波」心理陰影 今應掃除

其實以國際標準而言,群眾有得參與博彩,在香港體育界常引以為榜樣的國際頂尖聯賽中,是正常生態。因為有得賭,觀眾投入度大幅提高,連帶入場和轉播等群眾消費,令整件事有利可圖。這樣才能吸引投資者,參與競爭。有激烈競爭,職業球員和其他專業管理職位的就業人數和收入才會增加,然後球賽水平節節上升,觀眾更投入,良性循環。

同理,香港馬業在90年代,重手打擊「造馬」之後,為什麼又不杜絕賭本地馬?為什麼不在跑馬地和沙田,轉播外國賽事,省略監管的煩惱?正正是因為有受嚴格規管的賭博,今日的香港賽馬,已與各國頂級大賽齊名,賭到世界冠軍。連帶一系列本地消費(如餐飲宴會),香港兩大馬場,場場爆滿,受歡迎程度超英趕美,成果有目共睹。

 

開放賭本地波 南華贏曼聯不是夢

加強監管與賭博本身,本來就非二元對立,而是相輔相成:合法化後,投注額越高,可以投放在監管的資源越多,職業運動員「造馬」的機會成本,包括要放棄的事業和優厚收入越高,和監管嚴密導致「造馬」成功率也越低,最終達致「高薪養廉」之效。

可見要發展體育,短期「戰術」(tactically)上渴望政府增加撥款,打強心針,是一件事;在長遠策略(strategically)而言,因為香港人已經富起來,要吸引大家去關注水平較低的本地足球,沒有比開放賭博更有效的方法了。再說回《體育園》,以今日大球場每票 $200 收費計算,一個 5 萬人的主場館,就算如合約規定,每年只做 40場「體育活動」,只要因為開放賭本地波,令主場館場場爆滿,每年已穩賺 40 億。參考香港賽馬今日的成功,二十年內,南華贏曼聯不是夢!

 

 

作者:技術官僚主義者

技術官僚主義者
讀政治經濟學出身,其實對時事冇興趣,入行純粹因為比較好搵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9735
Date: 2019-01-30 04:38:00
Generated at: 2020-06-03 23:09: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1/30/189735/開放賭本地波,南華贏曼聯不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