㗎妹

 

自從同上一個女朋友分手之後,我好朋友啊強就立志下一個女朋友一定要係日本人。

我有問過佢點解。佢話去日本見到好多女仔都非常之nice,試過喺大阪用半鹹淡英文問路,就算個女仔唔多明佢講乜,依然靠Google Maps 同指手劃腳盡力去理解同教佢點去。搞咗成五分鐘依然咁好笑容,最後仲帶埋佢去最近嘅鐵路入口搭車,佢話依點香港女仔真係冇得比,講緊嗰陣仲係一副回味樣。

啊強真係好單純。

Long D 都算,一對情侶最緊要係溝通到,了解大家嘅生活,接受然後互相融入。你話識台妹,大家都可以用煲冬瓜傾計,聽聞啲台妹仲覺得港式普通話口音好得意有分加;比你遠赴外國識到個鬼妹,只要你識英文就算唔太流利都一樣唔成問題。日本人英文又唔係叻,啊強對日文嘅認知又只限於「也咩嗲」同「熱菇熱菇」依啲唔出得街嘅用字,就算比你識到,唔通兩個日日就拎住個Google Translate 同用手語談情說愛咩?真係諗下都覺得攰。

不過啊強唔肯放棄,佢相信堅定嘅信念可以打破一切,決定咗半個月後就飛去大阪嚟一場「尋找他鄉的戀愛」。我問佢諗住點識人,佢話諗住睇吓到時酒店附近啲便利店同餐廳有冇女店員啱心水,然後搵機會約佢地收正食個宵夜。我例牌一句祝你成功,不過心入面默默標籤咗佢做痴漢,同時覺得佢前度飛佢真係情有可原。半個月後,佢喺group send 咗張準備起飛嘅相同時,我同另外一個老友私下傾緊如果佢喺日本比人當痴漢拉咗,我地係應該去保釋佢好吖,定係由得佢死。

去到日本嘅頭兩日啊強都有影吓相,講自己喺邊,食咩好西,附近間便利店有咩靚女店員之類。不過喺第三日啊強音訊全無,我地開始擔心一直以嚟嘅恐懼終於成真——啊強係咪已經比人拉咗?不過依個擔心只係維持咗半日,因為嗰晚啊強就用WhatsApp打電話比我,話搵唔到方法去識個店員。我心入面為唔洗專登去日本保釋啊強而鬆一口氣,然後把口就笑佢講就兇狠,之後同佢講喺Google釋定句「介唔介意今晚收工之後一齊食個宵夜」再喺埋單嗰陣比佢睇。

結果個日本店員笑笑口咁講句「個咩啦哂」,啊強嘅日本溝女之行就咁死喺佢覺得最吸引嘅笑容當中。

當我地以為佢會好好咁一個人玩多幾日就返嚟香港嗰陣,啊強又一次令我地驚喜——佢居然真係帶咗個女朋友返嚟,不過唔係日本妹,而係一個香港女仔。原來有一日佢喺居酒屋飲悶酒,飲到就到尾班車時間都唔知。結果跑到車站已經太遲,成個車站就得啊強同一個同樣自己遊日本嘅香港人,即係佢而家嘅女朋友。聽佢講完相識嘅經歷,我真係不得不寫個服字。

「又話一定要識到日本人做女朋友?」襯佢女朋友去咗廁所,我問佢。
「喺日本識到女朋友,都叫完成目標啦。」

傻人有傻福,應該就係講緊啊強。

 

 

作者: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9764
Date: 2019-02-01 00:36:26
Generated at: 2019-06-26 13:09: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2/01/189764/㗎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