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APP 的市場學

 

 

連續幾日睇到Fake文青女扮男(好似係)咁向交友app 碰撞,終於知道男仔係呢種APP 嘅苦況,不過我唔打算係佢個角度再講多次,我反而比較多留意小小社會學同金融角度去講。

以正常嘅擇偶條件來計,人類尋找伴侶都係想搵一啲條件相約嘅對象,而如果對方條件好過自己(例如身家、學歷、樣貌),呢個都係人類基因內在「優生」嘅天性,或者一種「溢利」;而女性不論係學歷同社經地位比男性高嘅香港,係伴侶匹配上就會出現落差。如果大家識睇人口普查,係可以比較下「同學歷、同等收入、唔計非經常居住」嘅男女比例數目,明顯都會係女多男少,我成日都話,呢一種係社會資源錯配。

喺未有互聯網之前,你老母叫你做人唔好太高眼角,正正常常嘅男人嫁出去就算。的確,自從有互聯網之後,人係擇偶上多咗好多出路,亦都因為呢種「後現代愛情關係」,用法國哲學家鮑曼嘅講法,就係人嘅關係好「碎片化」、「流動性相當高」,人話姐係:更換伴侶次數頻密。

交友APP嘅出現,就正正催生咗呢種「碎片化」嘅極致,即係你可以ANYTIME 都可以結交朋友。以一盤生意角度,要做一隻交友APP,就必須「量多」,而量多先可以進行ABCDE輪融資,繼而上市。而做到個「量」,起初就必須有相當部分嘅「殭屍用戶」,基本上衡量一間科技公司嘅市值,就係睇用戶數、連續上線時間、點擊量/下載量呢幾個指標。

交友APP 嘅「殭屍用戶」只係用來吸引新用家下載,通常都係一啲新起嘅APP常用手段,我估Fake 文青起初點解Match 唔到人,可能係佢本身寫個Profile 可能唔係引之外,另一個原因係因為過多殭屍用戶係太多。有趣嘅地方係,交友APP 嘅收入來源並唔係來自廣告,而係確實訂閱收入,以Tinder 做例,付費訂閱就站95%的營收。我搵唔到男女付費比率,但我估多數都係男人科金(你懂的),因為科金,每一個option 都係真實用戶且經常上線,而且不限次數;而免費玩家,得小量真實用戶加大量殭屍用戶,而且重要限制次數。

講咁耐,其實想帶出個重點,就係交友需求比我地想像之大,而呢種APP 生存到,係因為你可以係呢個APP上面塑造自己想要嘅形象,而無需要經營一段日子去Present 俾人睇你係咩人(好似FB咁),而交友APP 本身個形象都係虛幻、唔真實,就算比較樣衰都好,你都可以係上面吹/P到天花龍鳳都得。唔排除有人係上面搵到真愛,但你要拎個別「美好例子」去放大個Pool,咁呢件事就唔係幾科學化。

係每一百對成功匹配到嘅男女入面,有幾多真係可以行入教堂?又有幾多本身係為約砲?幾多係為解悶?如果有人去做呢種調查,相信呢類公司市值大幅縮水之餘,亦都打破好多人美好幻想。交友APP 本身就係一種建築於「虛幻」嘅市場學上,目的就係吸引用戶,但比例上係男多女少;而婚姻配對公司雖然收費昂貴,且女多男少,但起碼每一個都係真實用戶,好同唔好你都會見到曬。

想要「虛假」的美好,定係「確實」的真人?

 

 

作者:庵念慈

庵念慈
娛樂圈的後生老海鮮,日日被容總追稿的追夢人。現為文化研究碩士學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0178
Date: 2019-02-13 05:34:43
Generated at: 2019-06-26 21:18: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2/13/190178/交友app-的市場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