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女人,最緊要識放手

 

 

「嘟嘟~嘟嘟…」 阿明的手機又震了,見面不到一小時,已經震了過百次。
坐在他身旁的詠儀瞄過去,只見阿明偷望螢幕,隨即收起手機。他動作雖快,卻趕不及隱藏來電者的頭像,一位長髮女生。

阿明偷望詠儀,只見她面不改容,專心的看手機。他不禁呼一口氣,卻沒留意詠儀的手機根本未有解鎖。

看到那頭像的一刻,詠儀不禁心頭一抖,她在心裡叫自己冷靜,然後將目光轉回到自己的手機上。

「你好受歡迎啊。」冷靜下來後,她冷冷的說。

阿明緊張地捉緊她的小手,笑笑口說: 「沒有啊,喺阿強搵我吹水咋。」說著,他在詠儀的臉龐印上一吻。「你今晚想食咩呀? 不如食你最鐘意嘅Omakase 好嗎? 」

看著忽獻慇懃的阿明,詠儀知道他又搭上別人了。

是刺激、是逃避、是壓力… 他總有千萬個籍口。他會許下誓言,誓說不會再犯、哭說只愛你一人… 最後,戲劇式懺悔過後,詠儀總會原諒他。

然後故事又回到起點,阿明重執詠儀的小手,歷史又再次重演。

究竟是第幾次?第八次?或是第九次?

詠儀坐在床邊,望著鏡中的自己沉思。回想起這夜的晚餐,她就像一位演員,飾演著天真無知的女朋友。一直與他談笑風生,沒絲毫不滿。當他的電話再次震動時,她亦裝作不見,完全放任事情的發生。因為那刻,她只想開開心心地吃晚餐。

「又要嚟多次嗎?」她問自己。然後想起那拖拖拉拉的片斷,那些山盟海誓、甜言物語,一幕幕分離再聚的情節再度重演。

她無力的倒在床上。這時手機傳來阿明的訊息,詠儀看一眼便把它熄掉。

這夜,她不願再想阿明。

為何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諒阿明? 是她條件太差嗎?

詠儀皮膚白、眼睛大、樣子甜美。在外國大學畢業後回流到港,不久便受聘於一間國際數據公司當分析員。雖然工種較悶,但相對穩定,人工也不錯。工作地方裡亦不乏男生追求,可是都被她一一拒絕。

她的條件不算差。

那難道阿明是「白富帥」,溫柔體貼如韓劇中的男主角? 又或是她太投入、太愛阿明?

其實,詠儀也不自知。

「對唔住,您所打嘅電話暫時停止服務。」阿明的電話又關上了。
詠儀站在街上,洩氣地垂下雙手,等了一小時的她感覺很累,可是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一對對恩愛的情侶在她身邊經過,這刻變得特別刺眼。他們手拖手,快樂地享受時光。詠儀落莫的看進這一切,雙手不自覺地擁著自己。

「詠詠。」 詠儀身後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頭先塞車,電話又冇電。」阿明慢條斯理的出現。他揮揮手上的電話,像交出證物一樣。
「你遲了一小時。」詠儀面無表情的說。
阿明嘆了口氣,有點不耐煩的說:「塞車嘛。」
但如果從家中出發,他只需乘搭20分鐘地鐵。

這時阿明的電話震動起來。他緊張的把它收起,但詠儀又再次看到那女生頭像。

「我們去看電影吧。」說著,阿明飛快地轉身往人潮方向走,試圖藏起那心虛的樣子。

詠儀看著他的背影,忽然憶起三年前他們行年宵的情景。在擠擁的年宵市場裡,阿明一邊捉緊她的手,一邊擋著前方的路人。
「捉緊我啊。」阿明温柔的說。
詠儀害羞的點點頭。
他們十指緊扣,誰也不願放手,仿佛一放手,便會失去所有。
那夜,詠儀如置身在最幸福的世界裡。

她以為只要努力捉緊著對方,幸福總有機會重現,但原來阿明早已悄悄放手。她一直以來所捉著的只是一幕幕的回憶,那個幸福世界早已蕩然無存。

詠儀看著人潮慢慢將阿明埋沒,就像埋沒他們的關係,以作終結。

 

作者:朱利


朱利

辦公室打雜一名,最叻扮工,最快放工。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talkingbooksnfilm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0619
Date: 2019-02-23 22:11:42
Generated at: 2019-03-19 10:45: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2/23/190619/做女人,最緊要識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