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生涯原是賤?

 

我記得,2007年,我在日本剛回來,才赫然發現,原來我離開的這些年,物價上升很多很多,但記者的入職薪酬,卻沒有很大的改變。

當年,有兩篇文章是這樣說的:

先出招的,是當年明報的高層劉進圖先生:

 

然後,大家看在眼裏,無不嘩然。新聞系教授都沒有回應,只有這麼一篇,正典,基本,直球的回應:

 

原來,還有點後續:

 

 

直至現在,我都不覺得很奇怪。聽說,這家報館的入職人工,已有進步。聽說由8000多,變成12000了。

理想是什麼?可以吃嗎?

蘋果日報圖片(https://hk.appledaily.com/news/art/20100427/13970627

我記得,有一年,記者協會請來唐英年先生,主持問他,記者應有幾錢人工?

 

有記者寫文章,起題《記者生涯原是賤》?刊載的媒體,是一個出名不為供稿者提供稿費的媒體。也真夠搞笑。

為什麼媒體工作者的收入那麼賤?為什麼有那麼多記者,覺得做三五年就是瓶頸?為什麼他們會對現在的 KOL 文化那麼看不過眼?

不外是一個錢字。

 

今天,ben sir 上了這麼一個post:

就正如中學GM$2萬幾 ,博士講師都係$2萬幾。結論:沒有誰比誰高尚, 沒有尊嚴不尊嚴#bensir

歐陽偉豪發佈於 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由2007年,有人認為記者人工低,可以賤買理想,都叫有人發一點聲。到有網媒要求內容提供者無償供稿,然後大家不以為然。我只覺得,既然大家覺得資訊應該免費,但你得要有心理準備,總有些人需要用錢買麵包,交房租。為什麼我們一方面總是看到膠總很盡力的去找現在傳媒的錯處,一方面就感嘆傳媒墮落?

原因很簡單,因為你知道大部份做媒體的人,都在收很卑微的人工,卻有很強大的ego。他們在農曆新年中學同學聚會的時候,就會很「自卑」。為什麼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線,我以前唸書還比誰誰好呢,為什麼他現在住的是北角的一千呎海景單位,而我仍會在眼紅某某某kol travel beauty beggar(對,這是他們的用語,因為他們只會用文字去mean 人),人家出一條post 就幾千元,而我寫這麼多有意義的報道都只是一萬多元月薪?

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子?這是共業,這是群策群力大家一起搞出來的。

別怪誰。這是生態。當我要改變生態的時候,很多人打擊我。我就只好建構自己的世界,等自己舒服地過自己的小日子了。

我得承認,我大了。我不會中二病到一個點,覺得這世界有一些「任務」是只有我可以做到,可以改變。有人想改變嗎?我樂見其成,如那個人對我好,我會願意用我的能力幫他一把。但現在那些改變生態的事情,學院的人不做,上位的人不理,於是大家就感嘆:丫~ 年輕人,要麼投共,要麼做不長。說三道四,說個屁?

 

(感謝網友Man Yu Hang提供筆戰截圖。)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0757
Date: 2019-02-28 15:28:19
Generated at: 2019-03-19 10:45: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2/28/190757/記者生涯原是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