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瀉會最怕走得太前

這兩三天,不斷有前學生跟我說他們的同代人的故事。

 

 

都不是什麼好聽的故事。

也不是什麼令人快意的故事。

是關於死亡的故事。

兩個都是關於自殺的故事。

一個是在今年初一,學生的好朋友,是一個男生,港大畢業,從家走30分鐘的路,找了一棵樹,上吊自殺。到初四,失蹤了三天,方被發現。那男生的家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呼天搶地,覺得把孩子迫死了云云。

另一個,也是朋友的朋友。熱血青年,想把外國的社運經驗帶來香港,可惜,及後發現,現實就是現實,香港只是香港。對某些人感到極度失望,對香港前途感到極焦慮。在家上吊。朋友看到這青年的朋友在面書,人人齊tag,萬一哀號,仿佛一切都好像很悲傷。學生看在眼內,深深不忿,覺得這青年自殺的原因,是因為這群口說要改革,要變改的人,卻處處拖後腿。如果這青年不是為了這個香港,為了這個他理解的「家」,早就有機會移民走。走了,也許就不會有抑鬱。學生如是理解。

我聽了這兩個故事,久久不能自拔。人人在過去幾年,曾經在雨傘中付出過的,都一定某程度上受著深深的創傷後症候群。有人靠自力走出來,有人就走不過去。我有認識一些非常投入社運的朋友,得到重度抑鬱,現在要出入青山。也有一些熱血青年,現在把心力都投放在別的地方,好好賺錢,準備移民。所謂「家」,是什麼?早就沒有了。

今天,又見到很多人呼天搶地的為兩個學生鳴冤。面書洗洗洗,大家like like like。只是,問心一句,有誰會給這兩個學生一條出路?有誰願意這麼做?有誰有能力這樣做?

我沒有。

所以我選擇忍。一直忍。一直忍。

但到後來,我看到立法會議員們聯署,我就火來了。

先問一句:教育界功能組別,在那兒?

 

 

從親子王國的意見,你可以看到,九成九的人認為「搞老師」,「不尊師重道」,這些人,根本不是人。這些人,根本不配讀大學。這些民意,是不是才是主流?那些政客,那些泛民KOL寫了這麼多,為什麼都改不了主流的意見?他們不是很厲害的嗎?

教育的本質為何?教育的本質,就是把學生投放到機器之中,把他們的個性修剪,把他們的獨立思考隱滅,把他們削造成親子王國那些家長一樣吧?這樣子,我想會高興一點。

我記得,《十個救火的少年》中,有一句歌詞,好像有點不合音。

社會,怎麼唱,都不能唱到「在這瀉會最怕走得太前」。

 

 

是的。這件事就是要告訴大學生,做這些事,會有後果。在這舍會最怕走得太前。他們走得前了,就要付出代價。六四的代價就是有人死。他們的代價就是被退學,然後被全香港的人在社交網路消費一天。然後,沒有人會在乎他們的生計,沒有人會在乎他們的生活。曾健超如是,跟朱經緯打下去的如是。這兩個大學生,都會如是。

到星期一,還有人在乎那幾個年輕人嗎?

那些憤慨,那些怨懟,這些年,有變成什麼嗎?變成了某些議員的政治資本了,有改變過社會什麼嗎?

然後,還有什麼然後?

然後,我把話說出來,又會說我「犬儒」,又走出來問我做過什麼。對不起,我不是國師,我不需要也不敢跟那些每個月收九萬八的議員們自比身價。

當每個月九萬八的議員都只是署個名,寫兩句狗屁不通搔不到癢處的聲明,我寫這麼一大篇文章,我已經盡了我做媒體人的責任。

 

 

如果還有一些墳,會被記住,都還是好事。可惜,沒有,就是沒有。然後,沒有然後。

以前,我倒還是希望大家不要把上載完感想,就當完成任務。現在,我學乖了。我會對自己好一點。好好記得,有什麼事會令自己快樂,有什麼事會令自己傷痛。快樂和傷痛,一定會一起來的。為了一些事情犧牲,失敗了,也許天交給你的任務就完結。不要勉強自己。

我們還有明天。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0850
Date: 2019-03-03 00:58:25
Generated at: 2019-03-19 10:40: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03/190850/在這瀉會最怕走得太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