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SEN 同事

 

 

SEN=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特殊教育需要,例如視覺、聽覺、肢體、智力、語言、學習功能等障礙、成日聽到嘅ADHD(過度活躍/專注力不足)、自閉症、資優⋯⋯等等等等。

SEN學生有各式各種需要,但一樣嘅係,只要被加諸SEN嘅標籤,不論你係唔係教育工作者,作為(至少扮有)有同理心嘅成年人,都會對SEN有更多嘅包容。
但,當SEN學生不再是學生呢?

呢半年冇乜點寫文,一直忙住處理自己嘅事、適應新工作,心思都不在自己以外的世界。
春天來了,新工作適應了一點,心寬了一點,又開始想討論一下周圍的事。

我離開咗教育界,轉職咗去服務業,成個過程都冇咩賺人熱淚嘅心灰意冷或崇高目標,純粹想趁仲有條件試下唔同工作嘅日子轉下環境。
以前please上司同家長,而家please上司同客;以前管理學生,而家管理下屬,其實本質上都有唔少雷同。但始終做咗多年教育,即使而家面對下屬,都好自然而然地會用老師嘅心態同佢哋相處。

而我公司有一個同事,18歲,係好明顯嘅SEN學生。
據我非專業嘅判斷,佢應該係亞氏保加。

亞氏保加係自閉症嘅一種,但同我哋刻板印象中唔出聲唔同他人互動嘅自閉症唔同,亞氏保加學生冇明顯嘅互動障礙,你問佢嘢佢會答,佢有嘢唔明都會問你;但佢哋唔識睇人眉頭眼額,同人溝通嘅時候只能夠理解字面意思、理解唔到帶有弦外之音嘅說話同眼神,亦缺乏舉一反三嘅能力;另一方面,普遍語文同表達能力都會比較差,以致溝通上容易產生誤會。
(更多詳情請問Google)

假設,有個學生見老師用紅筆寫字,自己又用紅筆寫作文,然後老師同佢講:「你唔可以用紅筆寫作文㗎,紅筆係老師用㗎。」一般學生(除非係刻意挑戰權威嘅奀皮仔)從此就會循規蹈矩,但亞氏保加小朋友欠缺舉一反三嘅能力,下次可能會用綠筆寫作文,「寫作文唔可以用紅筆咋嘛,都冇話唔可以用其他顏色嘅筆」,或者佢唔用紅筆寫作文,但用紅筆做數學功課,「唔可以用紅筆寫作文,都冇話唔可以用紅筆做其他功課」。
好喇,到老師明確地講「做所有科目嘅所有功課都只能用鉛筆」,佢又可能會用紅筆寫回條。
去到呢個時候,早年嘅老師未有SEN嘅概念同相應訓練,一係覺得佢蠢,一係覺得佢係「刻意挑戰權威嘅奀皮仔」了。

坦白講,我覺得亞氏保加嘅人係唔適合做服務業嘅,最少唔適合成日要直接對客,與其逼佢哋花時間學啲本質上唔擅長嘅人際工作,倒不如一開始就做啲技術行先嘅工作,佢哋同身邊嘅人都輕鬆舒服啲。但香港成個產業結構,超過九成產值都係嚟自服務業,好似我公司嗰個亞氏保加仔(簡稱加仔)咁,讀書唔多亦無一技之長,好可能佢身邊嘅人亦無足夠嘅知識或能力幫助佢發現嗰一技之長同規劃發展方向,離開校園,唔做服務業都唔知可以做咩。

我而家嘅行業同公司與教育沒有絲毫關係,公司嘅同事普遍教育程度唔高、年紀亦輕,未聽過、唔理解咩係SEN實屬正常。大家所理解嘅係,加仔係一個「講極都唔明」、「唔識同人溝通」、「諗嘢講嘢同做嘢方式都奇奇怪怪」嘅同事。
喺普遍同事都冇足夠嘅知識同成熟度支撐嘅情況下,向大家包括管理層們解釋,未必係適當嘅處理手法,一解釋上嚟,冇人會記得陌生嘅「亞氏保加」,大家只會記得耳熟能詳嘅「自閉症」,從此加仔就會同自閉症劃上等號,缺乏同理心嘅同事未必會從此就對佢比較寬容,倒可能會再多一顆石頭。
再者,係唔係失去標籤,大家就冇能力尊重、容納異己呢?

近來加仔嘅工作表現越嚟越多問題,例如最近兩個月嘅神秘顧客評分報告,都因為加仔嘅表現而被大幅拉低平均分;例如重覆以不同嘅方式行使非佢職級嘅職權,一次又一次用紅筆做功課、寫回條。
當然,每一次都畀人鬧,鬧極都重覆犯錯,「到底佢係蠢?定係專登唔聽人講嘢?」

適逢一年一度appraisal,加仔當然成為眾矢之的。
而點解加仔每次唔識點處理問題嘅時候都唔發問,而選擇用自己嘅方式解決呢?追問之下,佢終於好細聲地講:
「我驚畀人鬧⋯⋯」
好喇,咁到底錯誤係源自佢唔識又唔問,還是源自因為我哋冇提供足夠嘅信任,以致佢對我哋都唔信任呢?
喺如此嘅背景資料同分析下,當然好容易選邊站。但如果你身邊都有個奇奇怪怪嘅同事,又係咪能夠判斷佢啲問題嘅源頭呢?而即使你判斷唔到,又係咪有足夠嘅耐性去理解佢呢?

講返加仔,因為一次又一次越權,appraisal之後,公司正式出咗封warning畀佢,如果儲夠三封就會被炒。
如果單純針對畀人炒咗加仔需要轉工呢件事,我係唔反對嘅,仲好啦,佢根本就唔適合呢份工;但畀人炒嘅心理陰影面積無法估算才是重點啊。
所以一個禮拜前,趁住管理層們又喺背後埋怨緊加仔乜都做唔好之際,我第一次同佢哋講咗我對加仔嘅認知,包括SEN同亞氏保加。
其實一路到講之前,我都唔確定呢啲標籤會幫到佢,定係害咗佢,我能夠確保嘅係,當時嘅自己講嘢,人哋係肯聽入耳嘅。
不過,加仔其實都冇咩可以輸。

暫時嚟講呢一個禮拜,大家對加仔似乎寬容咗。
加仔之後會點仲係未知之數,但我衷心希望佢同一眾管理層,包括我自己,都會喺過程中有所成長。

上季日劇《我們都是奇蹟誕生的》,高橋一生飾演嘅主角係一名專門研究動物生態學嘅大學講師,自細就坐唔定、沉迷關於動物嘅一切、難以理解一般人嘅常識⋯⋯片面地講即係怪人設定啦。
當然啦,佢由細到大都受到世人嘅誤解啦,但始終有理解、欣賞佢嘅長輩、上司願意接納、守護佢、做佢同「正常人」之間嘅橋樑。
如果分析下來,其實佢都係幾明顯嘅SEN,但係成套劇一次都沒有畀過任何標籤佢——包括佢畀同事鬧佢、喺背後投訴佢冇常識。其實佢上司只要一個SEN標籤貼埋去,成個矛盾當下就解決咗,但佢冇咁做,佢選擇相信所有人嘅善良,包括眼前投訴緊嘅同事。
當然,佢有專業知識,身邊嘅人知識水平亦高,相比起其他特別嘅小朋友,例如加仔,係容易啲喺社會立足。

我不確定在我們這一個社會,標籤是載舟還是覆舟,但我們無法回到那個沒有SEN標籤、人與人之間更願意直面對方溝通了解的時代,也無法控制周圍的人欠缺同理心、同情心泛濫至淹沒理智、單以標籤片面地認識別人⋯⋯既然如此,短視的我當下只能以標籤保護那些無力保護自己的人。

 

圖片來源:《我們都是奇蹟誕生的》

 

 

作者:一百八十呎

一百八十呎
既然有人表演瞓劏房,全天候住劏房的都是行為藝術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0875
Date: 2019-03-04 06:35:45
Generated at: 2019-08-18 18:39: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04/190875/我有一個sen-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