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活才是諷刺

 

朋友是一種很奇怪的存在。

我以前會覺得自己跟父親一樣,總看重朋友。

父親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他很容易交朋友。好像所有人都可以很想跟他做朋友一樣。但他的幽默,我一向都不了解的。

而我也許都得到他一點的遺傳。我想跟那個人做朋友,我會很容易做到。有些朋友,認識了二十年,一直聯絡,不需要到處在面書或instagram 打卡說這是 #bf,#bff,#bbf,你也可以知道,你有什麼想跟他說,你都可以說。

但有時,人是複雜的。人會猜想,人會演繹。而我也不知道,有些時候,這些猜想和演繹,最後會轉化成什麼。

比方說,你以前會覺得「網友」也可以是朋友的一種。他讀書有什麼問題,考試需要什麼協助。我可以做的,都會幫忙。以前我會認為,見過的「朋友」其實都是朋友,所以只要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會不介意幫朋友。

但你慢慢發現,有些人,你當他是朋友,他當你是對手。他以為你現在得到的東西,不論是金錢,人脈,抑或他們猜想我有的所謂「影響力」,都是他們可以得到的東西,所以只要他攻擊你,傷害你,就會有機會可以取得。就像打RPG遊戲一樣,你打低一個敵人,他消失了,他身上散落的金幣、雞腿、寶劍,你用手指輕輕一拖,就可以撿到。

於是,我開始慢慢觀察。有時候,我對朋友推心置腹,但當那些「朋友」做事的時候,只是算計,只是猜想。有機會的時候,他給別人,而不是先問你要不要,甚至他們會扶植一些傷害過自己的人,你就會很清楚的知道,有些東西,真的不需要太……認真。

人生很短,跟人相處,共聚的時候開心,亦是無負這一生。我不想去算計,但往往,你慢慢長大,就很清楚知道,事情不會那麼簡單。

近五、六年前,總是會去一些文青地方,跟大導演、大作家在麥當勞小聚一陣子(對,要大作家及大導演在麥當勞聊天,你可以想像香港的「文青地點」是何等的無格了吧?!),大作家忽然感慨的說:「人越大,越難認識新朋友。」也許是的。

 

 

以前,有一個同學曾想「開導」我,說「要推抱,首先要學會手張開」。後來你發現,手張開最後的結果,就是被「一刀插入你心」,再回看自己走過的路,給人家一刀一刀的來,我一劍一劍的回,每次回招,我都不是真的要殺人滅口,反之敵人們天天暗箭傷人,含毒噴血,日日出手卻了無新招,真的是「還能活才是諷刺」。

所以,我只可以說,我不是小器。我只是好記性。在我對你好的時候你協助可怕的賤人崛起,我就只好慢慢走開,好等你失敗了,或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失敗」的時候,鬱鬱不得志,我再看在眼內,就大概證明了我的一些想像,一些步伐,是沒有錯的了。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1255
Date: 2019-03-15 19:06:35
Generated at: 2021-11-27 16:50: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15/191255/還能活才是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