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比方說,有些泛民支持者很喜歡說:

 

(一)

你不支持xxx,就等如你讓xxx得利了。

在香港的語境,你不支持民建聯,就是讓民主黨得勢了。

好了,這命題,有問題嗎?

你不支持xxx ,是不是等如我支持yyy呢?不一定。

而我不支持xxx 的原因是什麼呢?是不是因為我支持yyy呢?也不一定。

xxx得不到我的支持,是應該如何做呢?是應該說我「投共」、「收共產黨錢」,抑或要他們聆聽選民的需要,好等他們可以好好做好自己,去搶回對他們失去信心的選民一票呢?

他們不會。他們只會對你說「你不支持xxx,就是支持yyy。」本來,老實說,我對yyy是沒有好感,也不會投他一票的。那如果既然他們覺得我是真的支持yyy了,那為什麼我不投yyy?好等你的「自我實現預言」成真好不好?

這種,是典型的「二元對立」謬誤。不支持a,不等如支持b。在a與b 之間,是有兩者都不支持的。但為什麼泛民支持者會用「二元對立」去「證實」自己是對呢?因為他們知道,在現實政治的比例代表制之中,他們會覺得「建制派」的票源是梗數。只要少一張游離票,就少一分支持,少一分勝算。但看來,似乎他們也不是這樣想。如果他們真的是這樣想,他們應該廣結善緣,不會到處惹火頭才是。但在網路上,我倒看見很多泛民的政工作者,很愛到處惹火頭,得罪人。認為所有選民都是白痴,不投我的人,就是投共。

 

(二)

這些泛民的支持者,有一個特色,就是只讀某幾張的報紙。這幾張報紙,網媒,很愛調較一些角度,去令他們的選民,支持者進入某種宗教性的狀態,令他們入信。

比方說,假設,只是假設,H市有一單自殺新聞,指某校的校長欺凌某位老師,導致自殺。

而某傳媒就找來一個完全包頭,沒有露面,連身份也沒有的「被害者」告發校長。那些泛民的支持者就會說:「而家所有老師都出來指證校長了!那校長一定是衰人啦!」

而當你質疑:其實你可以肯定那個人是老師嗎?你可以肯定,那個人不是傳媒找來的臨記嗎?

他們會說:「我唔係信晒個傳媒,但我只係覺得常理唔會所有老師都指證個校長囉。」

好了,你再問他們:「所有?你看了一個而已吧?」

「我覺得常理係變態女人迫害老師既可能性好高囉!」

好了,我只是問:「你可以肯定,那個是老師嗎?」

「我唔係信個傳媒,我只係覺得常理……」

這些時候,他們會跟你說常理。到你問他,常理是什麼?你有什麼證據證實那個告密者一定是老師,而不是臨演?

他們沒辦法回應,就會回你:「咁你即係幫個校長啦?」

Did I?

我沒有。我只是質疑。

這些泛民支持者,會很信「網路」的留言。他們奉信《MIB 黑超特工隊》之中的哲學:越誇張的事情,他們越是真的。簡言之,就是過去二十年在政評節目中很流行的「風聲新聞學」,或是「陰謀論」。他們認為,面對共產黨,所有事情用陰謀論去猜想,一切都不會錯。所以,總之現在有人「蒙頭指證」那個校長,那校長就一定是壞人。

情況就像,有些人很信「secrets」的「指控」一樣。當你問他們,為什麼信一件事的時候,他們會說「網上的人這樣說」。

那我很多時候都想問他們:「er……你認識那個人嗎?」

他們就靜了。

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相信了一些他們從沒見過,素未謀面的人。他們沒有相信的理由,但他們就是相信了。基於騎虎難下,所以他們就會一直信下去了。

如相信……民主回歸會到來一樣。

 

(三)

當你質疑這些泛民支持者的時候,他們就會開始變得情緒化。

他們很多時候,都會用粗口說「屌你啦」,又或是「你呢d人投共」、「你地收晒錢啦!」去開脫。

他們總提不出任何證據,就提反對意見的人是投共的。

他們只會說「網上有人話你投共呀!」、「你冇既話你證明囉!」

到這一點,就更好笑了。

這進入了邏輯的問題:你要證實一個人殺了人,和證實一個人「沒有殺人的可能性」,是完全不同的。

你證實一個人「有機會殺了人」,你都得要舉證:那有可能是兇器的刀支上,有被告的指紋。有閉路電視的片段拍得,被告曾經在某時某地出現過。有目擊證人證實被告曾經在某時某地跟受害人爭執……這些都可以被視為「可能的有效證據」。但那些人的「陳證」,多數不會如此有條有理。他們只會羅列一些似有還無,不知道有沒有發生的事情出來,將一些可能「沒有關係的事情」拉在一起,就想去指控人。

如:「你今天有吃早餐a,你為什麼有錢吃早餐a?可以吃早餐a的人並不多,只是少數人有機會吃。所以,你可以吃早餐a,你一定投共了」。

哈囉?

你不明所以,想叫他們提出證據的時候,他們就會說:「你吃過早餐a,你就是投共了。如果你沒有投共,你就提出證據你沒有投共就可以了。」

慢著,為什麼我要對無理的指控,提出證據,證實我沒有做過?

證實一個人「可能沒有做過一件事」的辯解級別,是比「可能做過一件事」難很多的啊。

為什麼,面對那些人提出無理的質疑,我需要「而且有責任」澄清自己,還自己清白,而不是要求「指證」的人提出實質證據?

當你要求人提出「實質證據」的時候,他們就會說「畀我搵到證據既就唔係xxx做野啦!」

嘩。嘩。嘩。

這就是我所說的,面對電子街市佬街市婆拿著菜刀到處走,大家應該避之則吉,一秒都不要浪費在他們身上的意思。

如果我不屑去跟他們糾纏,那我就是有罪嗎?

對某些泛民支持者,對某些陰謀論信徒,對某些民主大報以及網媒的支持者而言,這是很正常的「邏輯」。

 

 

最有趣的是,當你羅列了很多證據,很多金句,去證實他們支持過的人是錯的,是蠢的,是有問題的,他們就只會對你說:「呢個時候你搞分化,你有咩居心?」、「你呢d焦土派一定係收左共產黨錢」。

一講到尊重法庭裁決尊重司法獨立 就梗係要搵返北京大學法學碩士楊岳橋出嚟回帶 #係都要燒埋佢果疊#不舉係一時 #閹人係一世

香港焦土力量發佈於 2018年6月14日星期四

 

首先,那些民主代言人,如果出了問題,他們不去改善自己,只是不斷的說「指陳他有問題的人是收了共產黨錢(而沒有證據)」,你已是跳出了辯論的領域。他們根本不是要跟你討論什麼,他們只是覺得你令他們面目無光。你只是兜口兜面說他們6+1了,他們不會接受,也不能接受。因為這些支持者,很多都是專業人士,很多都是政治白痴。他們只想知道,什麼時候投票給誰,我就是救了地球,救了宇宙。他們的一票投給誰,他們不會在乎。那個人是不是正直的人?有沒有政治理念?有沒有基本的邏輯思維?有沒有大學畢業?有沒有修養?不重要。香港選民也不在乎。他們一方面取笑建制派的選民像喪屍,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看著手機的whatsapp短訊投票,最後選了什麼都不知道。到有人指陳他們選出來的人,不過只是庸才,他們就會很沒有面子。覺得自己信錯人。但他們大多時候都接受不了。

因為香港人,不會承認自己信錯人的。那也可能不只是香港人的「獨有特性」,在台灣,我們見到韓國瑜的粉絲,其實也有類近的狀況。

最大的問題,是在香港,議員很想養粉絲,而不是真的從政,不是真的議事。他們只是做KOL,養一堆大概40000人左右的粉絲團,可以令他們有金剛不壞之身,做錯什麼做過什麼都可以進入議會。香港人不是要議員,只是要偶像。一個販賣「可以對抗共產黨」希望的偶像。即使他們心知,這是不可能的,議員,現在人人都不可以對抗共產黨。你對抗共產黨就會被DQ啦,有什麼好對抗?他們只是知道,現在離開香港,到外國,就賺不了那麼多錢。所以只想這些議員,頂著他們一代。直至他們退休,就可以離開香港了。

這種泛民支持者的心態,我這五年見太多了。他們不是需要議員做得更好,他們只是知道他們買了錯的股票。他們像打電話給股壇大師的盲毛,會問那些大師:「呀,我買了7777,他跌了50%了,我應不應該再加貨溝淡佢?」大師不論說什麼,他們都不會斬纜的了。所以大師們,尤其是某些黃絲KOL就明知他們6+1,都要照撐下去,去討好這堆粉絲團。「沒有事的,再等等吧,再等幾次,他們再當選,你就可以退休離開香港了。」

這五年,我觀眾某些所謂非建制派支持者,有些移民了去外國,總是天天轉發某些新聞,加一句「心寒」、「過份」、「有冇搞錯」、「咁都得?」。放下手機,他們就可以享受人家的民主政治帶來的好處。看起來,我都覺得非常有趣。

離開香港,是很困難的。如果你覺得這兒是你的家。有些人,只是肉身離開了,靈魂也是牢牢的困在這個亞洲國際監獄之中。他們是被詛咒的,短視的,可憐的,沒有出路的,萬劫不復的一群。那些人,連同香港一樣,一直沉淪,永不翻身。

香港人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態?有朋友說,是因為教育制度,教我們「一定要尋找正確答案」。我們不可以錯的。錯了就是我們「力有不逮」。而別人證實了自己錯,就是低劣(inferior)的表現。

我們還要幾多年,先可以理解以上的問題是很重要的問題呢?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1342
Date: 2019-03-18 23:05:07
Generated at: 2021-11-27 15:30: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18/191342/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