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遊雜記

 

 

二月去左緬甸十天,名為公幹,實在探親。係講正題之前,先來幾點旅緬需知:

一. 機票有時好平,淡季空位多,而且香港人免簽證。

二. 匯率波動頗大,可預早留意。每人每天開銷(購物娛樂飲食)係100~200港元左右,但要注意酒店爆滿的問題
,因為低星級的酒店香港人肯定住唔慣。

三. 緬甸的食物水質同香港有好大分別,要有嚴重腹瀉絞痛的心理準備。

四. 蚊患嚴重,勸各位可以係香港買定各種防蚊產品,一定要帶長袖衫,怕熱可以冬天去。黃香楝樹制作的護膚品「鄧納卡」有奇效,混合檸檬後,  就算唔可以完全驅蚊,都至少止到癢。

五. 九成人都信佛教,入廟一定要赤腳,所以帶膠袋放鞋 很 重 要。

我係緬甸的第一站係仰光,旅遊景點十歲時已經睇夠,對我無太大吸引力。親戚極富,據說已經係富六代(咳咳…全族就得我果支特別窮),係機場附近的茵雅湖有別墅(Inya Lake),我住係其中一層。工人好多,每層都有幾個專屬工人。表舅公年紀大,所以又請左護士同幾個蘿莉日夜照顧,第一眼見佢個鼻插哂喉仲以為佢病重,原來係潮流興吸純氧。種花養狗又另有幾個工人,司機又有幾個,甚至有專為工人煮食的工人。因為工人多,所以別墅舊址改裝為宿舍,然後係後花園建成在現址。

工人,似乎生活得比我好。

因為我無帶緬元,所以舅公封左大利是俾我,兩百萬緬元,大約係港幣一萬左右,當地人一年的薪金。或者係落班時間,幾百米的百貨公司花了半小時才到,買左少少衫褲同防蚊產品就返去訓。雖然一切都非常美好,不過因為客房無wifi,又未買電話卡,網癮發作。我勉強去隔離大使館偷WIFI,然後返房失眠到天光。第二朝終於有電話卡,我碌左成個鐘先碌完FB同Wtsapp,忽然想問自己,為咩去緬甸都係自閉上網。

享受,只為了分享?

表舅公唔駛再打理公司,所以非常任性。朝早忽然想買健身器材,於是我就同表姨陪他去買。坐左成個鐘,買幾分鐘野又返歸,唔明佢諗乜。作為一個懶鬼,有得揀,我寧願住旺角都唔想住半山。返到屋企,有三個蘿莉扶表舅公上床休息,抹汗按摩,表舅公對住我笑時,我又好似忽然明明地。

蘿莉女僕,世界通用。

住左兩日別墅,因為有聚會,所以我就搬到唐人街的公寓果邊。唐人街算係遊客區,好熱鬧好多人,同香港比,我反而有種親切感。或者係因為街邊賣野的小販都有笑容,比較似三十年前的香港?不過真心污糟,一方面可能垃圾筒唔夠,另一方面可能係當地人覺得,將垃圾拋到馬路就無問題,所以經過食肆時,都有種奇特的臭味,係香料同廚餘混合的怪味。你當我廢又好虧又好,當地特色菜我唔敢試,最後都係揀左望落最安全的連鎖式快餐。作為一個唔識放假的人,行街時好似都係諗緊有無生意可做,忍唔住上網查鋪租薪金,見有教育中心就衝入去參觀。

離開首都仰光,向北坐左五個鐘車返鄉下,四歲的表侄面不改容,我就差少少震到嘔出來。返到鄉下。鄉下的另一個表舅公雖然無咁有錢,不過都有幾間工廠幾百畝地。但生活就明顯節儉得多,除左屋企大少少外,其他野無咩特別。表舅公係超虔誠的信徒,佢係屋企隔離起左間佛寺方便自己拜佛。但佢的口味真係好奇特,成間寺掛滿哂閃燈,唔講仲以為自己去左老蘭。一直聽到一班人講野,講得好大聲,起初以為係讀書,原來係佛寺念經。佢地唔知有咩活動,總之念通頂,再加上每一兩個鐘的火車聲同蚊聲,我根本訓唔著。

第二日半死咁陪佢巡鋪睇工廠,表侄仲自己拎鎚仔開杏仁俾我,粗養到不得了。捱到返屋企諗住訓訓,跟住佢話凌晨四點要搞派飯俾和尚,所以仲嘈過琴日。聽佢地講先知,和尚係農村的定位比較特殊,因為山高皇帝遠,政府理唔到咁多,所以佛寺兼備小學診所孤兒院等功能。供養和尚,穩定社會,係世家的責任之一。某程度上,都算係封建制的變種?

旅行時,忽然發覺,自己成日都想向上爬,以發達為目標,但發達之後有咩好做,其實真係無認真諗過。甚至連自己為咩寫依篇文都無諗過,純粹係想打一堆字。或者,欠缺目標的人生,就永遠都係逆風?香港的生活壓力好大,但好似緬甸咁悠閒的節奏又令我覺得煩躁不安。或者自己都係長期透支,一放假就病,臥病在床忽然想寫幾句,又忽然無野想寫,就在此停筆了。

 

 

作者:周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1409
Date: 2019-03-20 07:43:22
Generated at: 2021-11-27 17:17: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20/191409/緬遊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