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的人

 

這幾年,都因為認識了日本跟台灣不同的朋友,所以才有多一點的視野。我很害怕。我很害怕變成那一種,每天見到同樣的人,做同樣事,然後不斷的重覆重覆又重覆,最後什麼都得不到,之後就怨自己「為什麼沒有向外走」,「跑遠一點」,「飛高一點」的人。

 

 

今年的 art central,出現了一個奇葩。韓國畫家權能的作品,在private viewing展出的那一天,所有畫作,1小時內,全被買光。

然後,很多去art basel 的人都說,要去art central 看這個新銳的超現實畫家的作品。

他叫權能。

他1990年出生,28歲。

 

 

權能畢業於韓國弘益大學的繪畫系,現在跟他的學長,也算是他的mentor,另一位現代油畫界的畫家金准植,住在同一棟大廈。那時候,金准植叫他休學幾年,好好作畫,好好思考要如何做。金氏說,他說很多同學,一百多個出來,最後都沒有好好的做藝術。不少人都是當了老師,找了一份正職,然後覺得自己有機會作畫。

反之,他就叫權能,先休學,再當兵,然後作畫。

23歲的時候,他遇上了觀止堂的老闆,自我介紹之後,就自己把自己的畫,給老闆看。老闆一看,嘩,就立即去他的工作室,要看他的作品。

那時候,他23歲。

這幾天,韓國的藝廊界都在問,為什麼他們不知道韓國有這麼樣的一個畫家。

說到這兒,我還是在想,香港還有優勢嗎?香港還是有這種可以令人在「國際有名」的能力嗎?藝廊界的朋友說,有,絕對有。香港,仍是最多外國人的地方。「你去美國擺展,也沒有那麼多外國人。」

權能的作品,你可以說是「超現實風」的。他最原始的作品,是兩支毛筆,插進一個韓式碗麵。這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那時候我的工作室沒有筷子,我真的是用毛筆吃了麵。」

跟金准植在一起的時候,權能會比較緊張。但喝了三杯啤酒之後,話就多了。現居於深圳的權能,有作過香港為題材的畫。我的朋友,設計發浪的版主,這樣描述這幅尖沙咀一景:

香港尖沙咀的夜晚霓虹街景中,朱利安·奧培的行人走進他的畫中,愛德華·霍普作品中,一個人孤單喝著咖啡的女子,場景從自動販賣店換成了星巴克。七龍珠的布馬、《英雄本色》的周潤發、躲在巷子畫畫的banksy、甚至從名畫《拾穗》當中蹦出來的清道夫,正彎腰撿一個裝著意大利藝術家皮耶羅•曼佐尼大便的罐頭,想丟進垃圾桶裡。

這幅畫,已被買走。

看著權能,吃著一小塊的東星班,再看看我們吃龜苓膏,再嚇他香港人會吃鱷魚的尾巴,他笑得像一個孩子。我問他,你覺得「快樂」嗎?

「有人欣賞,我很快樂。」我對他說,有很多人,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但經濟上走不下去,他們會活得很苦。權能點了點頭。住在深圳四年的權能,普通話比我還要好。

唸書的時候,聽過教授解釋什麼叫「後現代」。他們說是juxtaposition of impossible experiences (大概是「不可能經驗」的交疊吧?)。

而在這種畫中又看到,又真的覺得很有趣。

能夠跟有趣的藝術家聊天,是我的福氣,也是令我覺得快樂的經驗。

 

如果他們在韓國,大概就會是這樣子嗎?

 

 

而更重要的,是他們當我是朋友,哈哈哈哈。謝謝兩位,希望兩位繼續在他們的路上,發光發熱。

 

 

art central 今天最後一天,想看看權能這幅尖沙咀一景,E20攤位,今天最後一天。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1972
Date: 2019-03-31 03:48:06
Generated at: 2020-10-25 09:46:2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3/31/191972/新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