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是如何煉成的。

 

我自己天天都在處理一個網頁。有出現過誤報嗎?

有。一定有。

我也很抱歉。我只可以說,天天炒一百碟菜的人,我都想每一碟都完美。但我知道,以我的資源之下,我一直調整,一直小心處理。但錯起來,真的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錯誤。

我也知道這樣不好的。很多時候有人稱我是媒體,我都只可以說我是「自媒體」,得我自己。那是一個,我覺得我可以發表我「我喜歡」的東西的地方。

 

 

最近,有台灣網友教路,指陳台灣的「假新聞」現象,是這樣煉成的。

關於「假新聞」的殘酷現實:

1. 以前做媒體的門檻相對高;現在大量copy paste也有可能被當成所謂媒體。

2. 以前產製新聞搶關注的節奏不如現在緊湊。

3. 以前記者沒這麼倚賴網路資料;現在為了快速產量可能來不及仔細查證,結果garbage in garbage out。

4. 以前新聞可能也有假新聞,但資訊靈通或能透過網路自行查證的人不多,因此沒有被發現。

5. 以前觀眾很集中,媒體很容易賺錢,做內容和賣廣告可以各做各的;現在做內容的不僅被逼產量,還要想盡辦法帶流量來賺廣告費。

6. 以前媒體收入多,還可以選廣告客戶;現在為了生存,廣告客戶有錢比做什麼和怎麼做還重要。

7. 媒體從業人員為了生存得學一堆技能;多數觀眾不僅沒有養成付錢習慣,辨別資訊的能力也沒有什麼成長。

8. 科技平台不僅無法完全阻止各種惡意的訊息生產和上傳,他們連關於自己的假訊息都下架不完。

9. 求生存的比有能力負責的多,不管企業還是個人。

 

好像最近,有台媒說「東京電視台」在發表年號的時候,是播放「牛肉飯好好吃」。

 

朝日新聞在他們的面書專頁也說過,東京電視台那一刻,是在播「令和」的新聞:

 

右上角,就是東京電視台了。

很明顯,那是推特的惡搞。

最近,在 HBO看《我們與惡的距離》,我比較感嘆的是,我想實踐的所謂「新聞倫理」,只在劇集中才可以看到。

 

 

我有很多朋友,都活在社交網路之內。我也不知道究竟現在香港有幾多人,天天都在留意社交網路,把自己的價值觀都投放進去。同時,我們又有幾多力量,去辨認什麼是假新聞呢?而同時,當所有人都可以散播謠言之時,是不是有名人就「要負責」,沒名沒姓的就可以說「我冇心架」、「我冇份架」、「唔關我事架」、「我都冇人睇做咩話我有影響力啵!你鬧d 媒體啦」這樣子呢?

我不敢說。

昨天看電視,有一個話題討論到deep fake。一段關於奧巴馬說川著是白痴的短片:

 

你可以把所有的說話,塞進那個人的口,然後變成短片。很多人說「有片有真相」,是不是又真的?我的聲音,也可以用AI去模做了,又是不是真的?

更不要說,很多香港人覺得「有網民說」,就是真的。這樣子網路審判,跟惡的距離,又有多遠?

我不敢說。我只可以說,越近2019 區議會選舉,2020立法會(香港)及台灣總統選舉,這些花招,一定會不斷出現。

我不知道,世界會變成怎麼樣。我只可以說,生態很壞,沒有人想改變。你說這些話,又說你扮野。你搞下笑玩下膠,就會很多人支持。

沒有人要改變。大家只想看到事情變得壞與更壞。

因為,我們知道,沒有人想世界變得更好,只是想世界一直仆街,好等我們自己覺得自己沒有活得那麼壞而已。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2162
Date: 2019-04-04 16:06:10
Generated at: 2020-10-25 01:36: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4/04/192162/「假新聞」是如何煉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