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J人

 

兩個女孩在酒吧喝酒,店內只有零星客人。有個穿西裝的男人走進來,坐在吧枱角落,揮手招來酒保,嘴巴動了動,然後酒保就走開了。

「有容,你知道關於這個人的事﹖」穿着低胸連身裙的女孩壓低聲線,向坐在對面的短髮女說。

「你是說剛進來那個男人﹖」

「不要望過去。對,就是他。」

有容拿起酒杯輕呻一口,冰塊敲起一陣清脆,琥珀色的酒隔着玻璃更見晶瑩剔透。

「他有甚麼特別﹖」有容斜眼偷看着男人說。

「你不是說,要好好放縱自己嗎﹖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低胸女給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說道。

「看起來沒甚麼特別,三十多歲,外貌一般般,不過個子挺高的,應該有米九吧。」

「你沒有聽過嗎﹖他可是個傳奇人物。」

有容看看男人,搖了搖頭。

「曾經有人拿刀架在他頸上,只是為了讓他脫褲看看……」低胸妹沒有再說下去,拿起杯子搖搖,向有容單單眼道,「幫我過去續杯吧。」

「拜託,這也太明顯了吧。再說你的故事還未完吧。」有容說。

「你真的不過去嗎﹖」

低胸女徑自朝吧枱走去,被緊身裙包裹着的身體玲瓏有致。她走到男人旁邊,向酒保說了幾句,就在吧枱俯身等着,屁股翹得高高的。

有容笑了笑搖頭說:「小婊子還挺厲害的。」

只是西裝男仍自顧自喝着酒,就像她不存在一樣。

「我看那傳言一定是假的,要不然他怎能抵抗像老娘這樣的尤物。」低胸女扁着嘴坐下說。

「那究竟是甚麼回事﹖」

她回頭看看男人,向有容招招手,湊到她耳邊說了一句話。

「那男人插死了自己老婆。」

「那怎麼可能﹖」有容皺着眉說。

「你沒有聽錯,我也沒有講錯,就是你想的那種。他老婆在跟他做愛時在床上猝死,」低胸女說着說着又忍不住轉過頭看看,男人依舊低着頭喝酒,「那時人們都說是他那個太厲害才會這樣,怎料有天他岳父真的拿刀架在他頸上,迫他脫褲子看看,最後要警察來才能調停。」

「那最後結果怎樣﹖真的是因為那回事嗎﹖」

「我怎知道?」

有容看着男人,一邊若有所思地搖動着酒杯,隨即把酒一口喝盡。

「該我續杯了。」有容起身慢慢走向吧枱。

有容走到男人旁坐下,向酒保說:「再來一杯冰雙份威士忌……慢着,也給他來一杯。」

男人向她舉舉杯向她道謝,又再低下頭喝酒。

「我聽了你的故事。」有容說,「我只想說我明白你的感受。」

男人抬頭看着有容,像是在她臉上找些甚麼一樣,然後緩緩說:「多謝你的酒,想聊聊天也可以,只是如果你是想談那件事的話,我就不能奉陪了。」

有容突然起身走到男人旁,握着他的手往自己兩腿間一摸。男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看自己的手,又從頭到腳把有容打量一次。

「這是真的嗎?」男人說。

「摟着我,」有容領男人的手到腰間,整個人貼過去,瞄着低胸女打打眼色,「她不知道這事,可不要顯得太驚訝。」

男人悄悄把手伸到有容雙腿,輕輕碰一下就馬上縮回來,然後小聲地說:「所以你是個男……」,湊巧酒保拿着酒過來,他只好硬生生把說話吞回去。

「謝謝囉,帥哥。」有容嬌滴滴地向酒保說,一邊朝男人點頭笑笑。

「這樣夠交換你的故事吧。」有容托着頭,眨眨水靈的大眼睛說。她搖晃酒杯,琥珀色的酒在冰塊間流動,慢慢變成酒店外的夜色。

「我已經跟你說過,自從那件事後,我就完全不行了,」男人坐在沙發上說,「我看到那話兒時甚至有點厭惡。」

「這點我倒是十分明白。」有容笑說,「不過我都已經上到你酒店了,我們不會只是聊聊天吧。」

「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是很漂亮,甚至比很多女生都要漂亮,只是感覺總是怪怪的,」男人抓抓頭說,「更何況,你也知道我的情況吧。」

「我可以看看嗎﹖」

「我不是說她是死於癲癇症,跟那回事完全沒有關係。」

「我只是想看看。」

有容親吻着男人,一邊解開他褲頭,然後把頭慢慢移到他兩腿之間。

隔了一會男人悠悠地說:「還是不行吧。」

「我倒想到個辦法。」有容抬起頭,眨眨大眼晴說。

 

——————————————

 

有容躺在男人懷裏,精巧的乳房被輕輕揉着。

「怎樣,還好嗎?」有容說。

「自從她死了,剛才是我第一次能硬起來,可能是感覺在懲罰自己,更加能接近她的關係吧,」男人摸摸屁股說,「不過還是很痛。」

「這次也是我手術後,第一次以女人身份做這回事,明明前陣子才想切掉它,可剛才⋯⋯怎麼說呢,也許就像你所說的,有種自虐的快感,」有容看看身下的直挺說,「或許我應該繼續留住它。」

有容未等男人回話,繼續說道:「我們這樣還真荒唐。」

「你就不能展示一個成年香港人應有的接受能力嗎?」男人笑說,「慢慢習慣就好了。」

有容突然翻過身來,把男人壓在身下說:「對啊,就讓我們慢慢習慣吧。」

 

———————————————

 

男人慢慢走向吧枱,有容正看那搖晃的屁股看得入迷,忽然才想起坐在旁邊的低胸女正在說話。

「我說啊,真想不到你們會成為情侶,當時你這婊子就這樣撇下我,幸好我最後都找到着落,要不然我一定氣死你⋯⋯不過那傳說是真的嗎?」

「有聽過三打白骨精嗎?」

低胸女點點頭。

「他一棍下來,我的魂就被他弄出來了。」

低胸女笑得花枝招展,乳房也隨着笑聲急劇顫動起來。

「真有這麼厲害嗎?」

「我騙你幹甚麼。」有容眨眨大眼睛說道。

 

(完)

 

 

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辦公室智慧】Learn how to not give a fuck, you will be fine. by 沒有句號
    大佬個 Sales Assistant – Ann 姐入 form claim 電話費,一次過 claim 一至八月,公司 policy 講明只可以 claim 最近兩個月嘅單,會計部都係跟 policy 做嘢啫,過咗期自然就彈㗎啦,所以 …
  • 律師真係好型咩? by 烏龍
    大律師事務律師也是男人,男人的劣根性在法律界也不能免疫。相反,正正因為很多天真嬌對律師趨之若慕,主動獻身亦大不乏人,單是律師這張名片對某些女士來説可能是一卡傍身,世界通行,所以法律界的男人們在女性市場比較吃香,把妹相對容易也是相識吧。事實上…
  • 暫停六合彩,反映馬會進退失據 by 曾慶光
    今次為六合彩四十五年歷史上,因應疫症而暫停攪珠時間最長(超過二百日)的一次,而且有很多人質疑二零零三年「沙士」時無暫停六合彩。馬會早前公佈截至今年六月,上一年度六合彩投注額僅僅過五十億,對比前一年度大跌近四成,少近三十億。…
  • 【遊戲介紹】死又有咩可怕?《Chronos: Before the Ashes》死一次強一次 by 阿九
    2019 年大賣嘅《Remnant: From the Ashes》,大家都應該印象深刻。同樣由 Gunfir […]…
  • 「作為一個女仔識做家務係一件好可恥的事」 by 瓔庭
    「作為一個女仔識做家務係一件好可恥的事,你要同我記住。」細細個便響阿媽度學識呢句說話的Pat一家很完美的實行了這個「理論」,佢係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家中清潔、煮飯什麼的都是Pat的老竇同阿哥去做。甚至學校有家政堂寧願肥佬都唔肯去做任…
  • TikTok 其實好重要 by 毛言地
    每個社交媒體都會有唔同嘅低能及危險玩意,就好似Facebook早前都有出現藍鯨遊戲,不過「危險」始終唔係Facebook嘅主流,大家上Facebook嘅主因唔會係為咗睇藍鯨遊戲比咩任務你。但TikTok當中低能嘅影片基本上係主流,咩Skul…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2178
Date: 2019-04-05 06:43:00
Generated at: 2020-09-19 10:36: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4/05/192178/傷j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