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散的愛情

 

你是第二十二個和我飲紅酒的新郎哥,回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阿藍將玻璃酒杯的紅酒一飲而盡,略帶醉意的新郎哥,竟然一下子挨在她的肩膀上,沒有離開的意欲。

挨在阿藍肩上的新郎,看着她那張漂亮而青澀的臉,情不自禁地吻了她的唇。阿藍沒有推開,反而很配合他的動作,甚至讓他有進一步行動。華麗的五星酒店婚宴結束後,主角之一的新郎藉詞去廁所大解,卻傾情於那個初次見面,為他斟了一杯紅酒的炒散女生。

不知道是酒精的邪惡或是新郎的心底話,三小時前才在最親的人見證下,念下一生一世至死不渝地照顧妻子的誓詞,此刻卻背着妻子,在以為無人知道的情境下,與這個叫做阿藍的酒店外判員工糾纏。

「你知道嗎,為了在五星級酒店擺酒,我老婆用我們二人的名義,向安安兄弟借了五十萬元。」新郎如狼似虎地親完阿藍後,吐出埋藏了近一年的怨言。

阿藍沒有答話,兩個人挨着酒店對出露台下一處渺無人煙的牆角,雙腳筆直地放在地上,手中仍舊拿着那隻已沒有紅酒的玻璃杯。

新郎哥拿出手機來,請求阿藍輸入她的電話號碼。阿藍照做了,按下八位數字的號碼再按撥出鍵,褲袋裡的手機很快顯示一個陌生的來電。

「我叫Ray,你叫阿藍,請問你的英文名字是不是Blue?」新郎自我介紹,還看着阿藍胸口上的名牌,明知故問。

「我當然知道你叫Ray,門外有大大的告示板,你老婆叫Cherry嘛。我沒有英文名字,就叫阿藍。」阿藍似乎說了一大堆廢話。

「回去吧,你的新婚妻子正等着你。」阿藍再次提醒Ray。

「等我的來電,再見。」未知是否已酒醒的Ray,再次肉緊地親了阿藍的口,才慢慢地站起身來,回到酒店的宴會廳,與正在落妝的妻子匯合。

阿藍用紙巾抹一下口,刻意抹走嘴唇上,Ray留下的口水以及帶有酒味的痕跡。
她沒有站起來,在電話裡儲存了Ray的號碼,然後再倚着牆壁,搜尋了一遍Ray的新婚妻子Cherry的Facebook及IG。

*

「我陳白齊,願意娶你楊意嵐作為我的妻子。」華麗的酒店舞台上,阿嵐接受丈夫的婚誓,甜蜜地伸手來,讓他把婚戒套在無名指上。

丈夫在婚禮上盡顯風度,卻在主人席坐下時六神無主,似乎還在憂慮這場婚宴背後數以十萬計以貸款換來的華麗。阿嵐捉着丈夫的手,着他放下心頭大石,婚禮過後定必能夠挨過這關。

這時,一位身穿黑色侍應服,身材嬌好,樣子異樣甜美的年輕女生,手持一瓶紅酒,走到丈夫身邊,俯下身來,溫柔地問:「先生,請問需要紅酒嗎?」

丈夫竟情不自禁地望着這個詢問他紅酒的侍應女生,然後瞳孔放得很大,女生更挨近了他,豐滿的上圍不自覺地碰到丈夫的肩膀,讓他頓時心亂如麻,完全忘卻今晚他是新郎哥,新婚妻子坐在他身旁仍牽着他的手。

「他今晚喝很多了,暫時不需要紅酒,謝謝你。」阿嵐深知丈夫對漂亮女人的抗拒力十分微弱,一口為他代答。

豈料,丈夫竟鬆開她的手,向侍應打了個眼色,再請求她為自己斟酒。女侍應在他耳邊喃喃細語,再為他倒了半杯紅酒,這舉動把阿嵐氣壞了,她看着侍應的名牌,就只有一個英文字「Blue」,把名字記下,準備婚禮完結後向酒店投訴。

她作為新娘不能發脾氣,唯有怒瞪丈夫及那個叫Blue的女侍應一眼,着她斟完酒後馬上離開。

婚宴結束後,阿嵐再也忍受不了一整晚都貌合神離的丈夫,狠狠地罵了他一頓,差點就把婚戒掉去。丈夫竟沒有哄她,而是同樣鬧着脾氣,說要去洗手間洗個臉冷淨一番。

然而,那一夜,丈夫去了近一個小時也沒有回來,阿嵐擔心他醉倒廁所急忙走去查看,卻發現丈夫和剛才那個漂亮的Blue,在廁所對出一處隱蔽牆角纏綿,Blue甚至被褪去上衣露出Bra帶,而丈夫的禮服早已脫去,與她一直嘴唇貼着嘴唇水乳交融。

阿嵐出奇地沒有衝出去反抗,而是強忍着淚水,假裝是老公喝醉亂性,漂亮女人只是一瞬間的誘惑,怎及他們之間自中學開始拍拖的十多年感情,而且很不容易才在華麗酒店擺酒,豈能就此完結。

因此,她新婚之夜裝着什麼也不知道,打算給丈夫一次機會,隨後與他繼續洞房,甚至請求丈夫盡快脫衣,春宵一刻值千金。

不過,阿嵐的大方,卻換來丈夫的不忠。他被一夜纏綿的Blue侵蝕,新婚不足一個月就提出離婚,期後更極速與那女人遠赴澳洲,刻意消失在阿嵐面前,令她欲哭無淚,腦海裡只記得Blue初次出現在丈夫面前的那個眼神,以及她那楚楚可憐的臉。

*

「阿藍,今次華麗酒店招請炒散,八十元一小時,算你一份,說不定今次會遇到如意郎君,不用再像我那樣過着炒散的生活,炒散的愛情呢!」手機屏幕彈出一段對話,是工友梅姨的工作短訊。

華麗的華麗酒店,五星級,每席一萬五千元,延開三十席,計及服務收費及布置,這次的新人一看就知道是充大頭鬼的一對,動輒貸款數以十萬元。

「好啊,反正我最近也需要錢,就答應你。」阿藍爽快地回覆,並且利用一個假帳號,將早前與新郎哥Ray到時鐘酒店開房的片段,私訊給他老婆Cherry。

很快地,延開三十席的新人舉行盛大婚宴,阿藍看見新娘那張即使化了厚厚妝容仍舊平淡得很的臉,加上怎看也稱不上好看的輪廓,作為一眾炒散中最亮眼的她,很快就鎖定了那個新郎哥。

她溫柔地向新朗哥詢問是否要紅酒的同時,刻意用自己的胸脯觸碰他的肩膀,然後喃喃細語地在他耳邊道:「婚宴結束後,來廁所外一聚。」

新郎哥看着阿藍那張清麗動人的臉,心裡已盤算着如何擺脫老婆去與這個漂亮侍應幽會。

「喂,你是楊意嵐嗎?」一把女聲突然把阿藍叫住了,原來是曾參與她婚宴的中學同學Mary,想不到她也是這婚宴的座上客。

阿藍最初裝着聽不見,繼續直行直過。

「你變得漂亮了,而且身材很好,如果不是頸項上的胎記,我還以為是模型兒公司派人當炒散搞搞噱頭呢!」多口的Mary連珠炮發,讓阿藍顯得尷尬。

「婚後生活一定很幸福快樂吧,阿齊給你很多錢扮靚吧?那不用做炒散啦,做個少奶奶豈不更好?啊,你不會去韓國整容了吧,千萬不要啊,要忠於自己才行啊!」Mary繼續滔滔不絕。

眼見中學好友不為所動,Mary甚至走到阿藍面前,卻留意到她的名牌不是寫着「嵐」,而是「藍」,更是好奇地指着名牌問:「怎麼連名字都改了,山風嵐不是比顏色藍優雅嗎?」

阿藍瞪了Mary一眼,冷冷地道:「小姐,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的朋友楊意嵐,我只是在這工作,你可以叫我阿藍,請問你需要紅酒嗎?」

Mary被阿藍的回答嚇怕了,雖然心中幾可肯定眼前的漂亮女侍應,就是自己認識十多年的中學好友楊意嵐。

然而,眼前的那個她,卻又的確不是從前的那個她。

 

 

作者:藍兼併

文字工作者,喜歡寫生活小故事,本身為文字記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2257
Date: 2019-04-09 05:20:56
Generated at: 2019-04-19 13:28: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4/09/192257/炒散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