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他先走了,再見

 

在週末的一個晚上,他與一班朋友來到蘭桂坊的一間夜場,為的只是同行一個心儀的女生。他們相識了一段時間,每次一班朋友出來時二人也形影不離,親密得令不太相熟的人甚至以為他們是情侶關係——當然他也在等待能以一吻定情的時刻。

在夜場的電音節拍下,她很快就進入了這狂歡的氣氛當中,而他則是在一邊的位置上與一兩位朋友聊聊天說說笑,然後不時望向她的方向,確保她相安無事。酒過三巡,人間妖域除著時間愈接近深夜而更見熱鬧,夜店中的舞池早已擠得水洩不通。他們已經無法像當初一樣閒聊,即便大家都在耳邊大聲吼叫,依然要三分靠聽,七分靠猜的去理解對方意思。他伸手指一指門口,示意自己到門外吸煙同時清靜一下耳根,同時另外兩位友人都指著手錶,示意他們到了回家的時間。一同走出門口,他向友人們揮手告別,然後獨自在夜店門口旁邊點起香煙。抬頭望著夜空,他打了個呵欠,睡意漸濃,但他放心不下她一個人在夜場,而且他覺得今天晚上送她回家就是讓二人關係更進一步的時機。

手上香煙燃盡,正當他準備回到夜店看看她情況如何,她卻同時與一個陌生男人走了出來——雙眼半閉,緊緊靠在他的臂彎,帶點醉意的她就像靠在男朋友身上一樣。還未等他開口,她搶先說出了一句讓他心碎的說話。

「我跟他先走了,再見」

音樂依舊,熱鬧依然,但他的心情卻無比空洞。曾經他以為自己與她一起只是時間關係,曾經他以為今晚過後就能正式向朋友介紹「她是我的女朋友」。如今看著二人身影遠去,他才明白到一切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對她而言,他只是一個普通朋友,甚至是飯腳,酒友。他一個人走在那條斜路,隨手截了一輛的士回家。他努力讓自己集中精神看著窗外風景,不敢讓自己想著她此時此刻在做著甚麼。

兩個月後,他們再次在一個大型飯局會面,她依舊隻身前來,依舊熱情的向他說著最近發生的趣事,只是他總感覺有一點點的不同。

那句說話,依舊在耳邊揮之不去。

 

 

作者:毛言地

毛言地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 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 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http://www.facebook.com/MaoYanD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3030
Date: 2019-04-23 23:49:34
Generated at: 2019-09-24 02:44:1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4/23/193030/我跟他先走了,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