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onomics 之嘲笑無用

 

泛民之流終於肯將香港立法會焦土為垃圾會,這廿二年來他們自詡神聖道德和理非政治正式收皮,人類文明嘅進步不嬲都係先講權謀拳頭再講文謅謅,希望呢班垂垂老矣嘅(鳩噏)民主老兵唔好再意圖或企圖行返轉頭啦,Good old days were good enough。

泛民幾子議會終於舒展筋骨,獻世派陳痕賓之流則繼續養尊處優地插水抽水,阿賓「聲稱」自己左手在議會衝突中受傷,佢煞有介事「包紮」傷手出來接受訪問,偏偏佢那副求其到令人慘不忍睹嘅三角巾功夫,而佢報稱右手受傷但紮起左手也是比臨時演員更跑龍套嘅行徑,如果我係外媒,真係會以為香港嘅議員原來係弱智的(其實大部份都係)。

不過大家恥笑還恥笑,獻世派要傳理嘅聽眾觀眾根本唔係仲識笑嘅閣下,如果佢獻世派嘅對手以為笑鳩佢能夠擴闊自己銷路,絕對係捉錯用神。

就如之前獻世派自編自導自演「428遊行五百蚊一位」WhatsApp 短訊,瞬間畀人秒笑,支持獻世派嘅信徒也是日日用 Whatsapp,會唔知道綠框係自己send嘅信息嗎?佢哋一睇到綠框框住一段冇頭冇尾「泛民$500買人頭參加遊行」嘅信息,難道沒有基本使用 WhatsApp 常識去辨別是非嗎?其實「是非」對今時今日仍在盲信 獻世派文宣嘅人來講真係一啲都不重要,大家別忘記而家仲支持得獻世派落手嘅人,佢哋並唔係瞓緊或者裝睡的人呢,佢哋根本好清醒 —— 他們要嘅根本不是真相或者公義正義,佢哋只係想有人話畀佢哋聽「香港冇問題,有問題都係泛民(替死鬼)嘅問題,香港冇泛民,股市五萬點,大家發大財」。

就算大家繼續嘲笑痕賓扮傷都扮得柒於常人,獻世派成班肥頭耷耳言行舉止都不屬正常又如何?呢班奉信獻世教嘅人並不需要事實,他們要嘅只係做西瓜靠大邊勝利球迷,任你泛民黃絲自詡道德高地有幾環境清幽風涼水冷,只要你班人用舊方法玩港共遊戲規則,泛黃活到2147都唔會有機會贏。

政治要贏,得兩個方法:一係文攻,你鑽盡制度空子去成為「議會嘅大多數」,建立自己一套玩法去統治呢個遊戲;一係武嚇,軍事又好暗殺又好,不擇手段拿下統治階級絕對權力(利伸:犯法嘅事千祈唔好做),兩瓣都冇膽冇魄力去做嘅人,就唔好吹得太大了。

 

作者: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跟車太貼 by 健吾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 關於夜總會的二三事 by 金魚小姐
    客仔方面,一晚坐幾枱,記得既真係唔係好多。所以分享既都係d 令我大吃一驚記到而家既客。最記得我第二日返工,坐左個五十幾六十歲既大叔。佢係退休警察,好記得佢話佢走果時攞左五百幾萬退休金,而家又個個月咬五萬長糧。(難怪就算黑警個名臭過屎渠都咁多…
  • 點樣分辨警察係唔係「毅進仔」?前人早有解決方法! by 彼得陳
    「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不過之後佢講嘅另一句,反而令我有所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 我十八歲,打緊份暑期工叫坐枱 by 金魚小姐
    我今年十八歲,剛考完dse。上星期放榜,成績只有十六七分,不夠讀大學,在retake與副學士之間我選擇了後者。我沒有豐厚家底,只是一個行出街跌個招牌會砸死十個八個的那種公屋妹。高昂學費加上漫長暑假,無意中找到一份兼職,寫明非色情非身體接觸,…
  • 【塔羅個案】女人就黎三十歲仲係 A0 係咪就叫有問題? by 神婆
    好多客人同Annie一樣,廿歲尾三十頭咁樣,有份不過不失嘅工作,有幾個真心相交嘅姐妹,耐唔耐去下旅行,過住平凡踏實嘅生活。你問Annie開唔開心?又無話唔開心嘅,朋友我有呀,份工麻麻地、但又唔算好差,但係,隨住年紀漸長,身邊啲姐妹開始結婚啦…
  • 有無見過人搵工,係完全唔俾聯絡資料人事部? by HR 扮工週記
    無留手提電話號碼,哩樣又係特別咗少少,哩個年代差唔多個個都有手提電話,好多應徵者都會將個聯絡電話寫喺頂頭。講係咁講,但又有啲人會留成幾個手提電話,大佬呀,係咪要小編逐個逐個打俾你,先知道佢邊個開咗機?…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3948
Date: 2019-05-15 04:20:59
Generated at: 2019-07-21 07:08: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5/15/193948/freakonomics-之嘲笑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