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緯汶社區服務的不道德軌跡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海地總統莫伊茲(Jovenel Moïse)曾說過:「一名性罪犯利用人道救災工作職權去剝削正受苦的弱勢人士,沒有任何事比這更離譜和不誠實。」

 

這只是冰山一角的權勢性侵。

大家還記得2014年的「康橋之家性侵案」,院長張健華利用其社工身份和職務上的便利性侵犯院舍中多名女童以及2018年的「樂施會對海地難民性剝削」,多名當地職員刻意扣起救援中心物資,並要求難民的婦女、兒童為他們提供性服務以換取救援物資的新聞嗎?

 

近期,一名經常在教會及南亞人社區做義工、於油尖旺食物銀行向弱勢南亞家庭提供物資的南方民主同盟主席龍緯汶先生與南亞女童大量的親密合照被網民發現不尋常,因而引起討論。事件延燒至有家長、教會同工均表示早於2014年已察覺龍先生與合照中出現最多的尼泊爾女孩有別與一般長輩和兒童的特別關係。唯當時女童的母親軟弱,並沒有追究。

 

龍先生更於早些年創立了一個尼泊爾宗教組織Heavenly Path HK,他似乎真的特別關注南亞裔人士,甚至連自己是基督徒也放棄自己的神去融入尼泊爾人的宗教?

他一步一步的融入小數族裔的社區,亦因其義工身份甚得南亞家長們的信任,放心得甚至讓孩子跟他單獨外出。

他亦非常樂於此,並常肖藉著送禮物抱起孩子拍照。當一次又一次地熟習了如何降低家長的戒心、怎樣取得孩童的信任,他似乎越來越懂得把自己塑造為孩子一個「特殊的好朋友」。

先是送禮物、貼著一起拍照;後來主動當孩子的保姆,以增加二人一起單獨相處的機會;到父母已經完全信任,就買三點式的泳衣給孩子,更一起在更衣室拍照;再常常邀請女童到自己家中過夜、於床上擺出各種特別的姿勢一起拍照;然後,終於得到了和女童二人一起外遊的機會。

在旅程當中,更和女童拍了結婚照,一起假扮結婚。

 

旅行的這幾天,和女童一起下水濕身當然少不了,在鏡頭前已經這般親密,那在鏡頭以外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香港社會一般有共識,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每個身體都有其自主權。在任何情況下,均不能隨意接觸。因此,即使人死後沒有意識,只要對方沒有簽器古捐贈卡,醫生也不可以摘下死者的器官作移植,不論基於任何社會公義或道德的前提。

 

更遑論,龍先生只是一個女童熟識的義工?

他有什麼權利可以在給點好處女童或女童的家人就可以要求女童拍下各種親密得過火、甚至有性意味的合照?

那些開腿、夾緊龍先生下盤、給龍先生接觸未發育胸部的動作,真的是一個十二歲以下小童和熟識的大人的正常合照?

 

假設南亞人真的比較熱情、小孩子沒有性別意識,但龍先生作為一個大人、更是中大神學院的畢業生,沒可能不知道避忌吧?

龍先生在教會混久了,深知自己的背景總是讓他不會被懷疑,五呎都沒有的身高就像孩子們看了會喜歡的卡通人物。不斷的義工服務亦教曉了他成為給予者、被感恩,對方就會「報恩」,利用弱勢家庭的需要和孩童對性的無知滿足自己的慾望,他認為這世界沒有人能揭發他、他以為自己真的是神的子民。

 

然而,我們在現世、我們是身處社會。

在香港,社福界、教育界、醫護界這些會廣泛地接觸到弱勢社群的工作崗位於入職前均需要作性罪行查冊,目的是確保服務對象的安全。而在人力物力都匱乏的義工界,當然不能納入此機制,只能透過口耳相傳的黑名單減少此類事件發生。

 

事件中的女童從幼稚園開始到上小學一直被龍先生「寵幸」著,因此,家長們不要再認為小孩子未需要性教育——性侵者永遠不會嫌你的孩子太小!

 

作者:Su子

香港土生土長的八十後,曾立志讀好書去服務社會上最卑微的人,開始工作才發現所謂的「卑微」源於剝削,堅持在自己能力內減少不公卻漸漸明白自己的無能為力。喜歡音樂、電影、博物館、漫畫、閱讀、生物學、心理學。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試圖在文字中找回自己。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4058
Date: 2019-05-17 22:17:59
Generated at: 2019-09-24 02:51: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5/17/194058/龍緯汶社區服務的不道德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