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力都會在下班一刻耗盡、有多少力量都被打跨、完成工作後,最想的只是靜靜的喘喘氣。

筆者以往是自由身工作者,在全職工作後,就更明白為何香港無民主。像我這些能準時放工的「稀有品種」,也因工作而精力耗盡、疲累不堪,哪有什麼精力去想社會的事情?唔做死你都算偷笑(這也許是政府的陰謀,怪不得不能批標準工時啦…)。但,實際上有多少香港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無償工作?什麼什麼送中條例?喔,我進完修回到家湊完仔已經晚上12點了,大概中共未「送我終」,我自己也快要把自己「送終」。

中共還未「剝奪」我的自由,我也從來沒有感受過在香港,我會有「生活上的自由」啊。不是嗎?

為何我們就要這樣努力呢?這是多麼殘忍的世界,多麼讓人感到不忍的生活。

為何香港人就要像西西弗斯一般被下咀咒,每日把石頭推上山,卻又周而復始地每天工作-我們為的,到底是什麼呢。上帝要我們在世上存活,難道就是要我們最努力的,過著過種難受而諷刺的人生嗎?

直到我這陣子開始留意一下買樓的事,我就明白了-工作的意義、在於要在香港瘋狂的生存著啊。

在香港買樓,原本就是一件極為可笑的事情-我想問,有誰會想買一個10萬元的面包?天知道有誰會願意做這頂級白癡的事情,但我們卻會覺得用千多萬買個五六百呎的單位是挺正常的呀。不錯,我們就是如此神奇地,甘願認為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

我的同輩們,有一些也一個個買樓了。那些以往沒有經濟負擔,要提起背包就去旅行的小伙子們,彷彿是很遠之前的那個自己。買了樓,彷彿就代表與這個瘋狂的香港妥協,而你的人生,也彷彿鎖定困囚於這個瘋狂的都市裡。

怪不得早前教師工作不順要跳樓自殺解決,因為轉工代表你無可能繼續把樓供下去啊。失去了穩定的工作,原來等於失去一切-原來是這樣。

最近看「阿拉丁」,談到許願-我想,如果我有一盞神燈,大概我的願望就是離開香港吧(雖然這不難做到啊)。

因為香港,委實是太瘋狂了。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4504
Date: 2019-05-28 05:57:10
Generated at: 2021-10-28 03:09: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5/28/194504/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