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引狼入室,重難民而輕國民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4日召見德國駐港署理總領事施密特,就兩香港居民據報獲德國政治庇護一事表示強烈反對及深切遺憾。在會面中,林鄭月娥強調「香港的法治精神、執法機關的嚴謹執法及獨立的司法制度,一向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和認同」。

根據德國2018年的難民數字統計,德國在18年共收到約180000份難民申請,近五成皆來自中東各國,其餘的來自非洲,而且近六成皆為男性。按照傳媒報導,德國年輕的男性難民正正就是德國性罪行,暴力罪案急升的原因,在2015年及16年,暴力罪案上升10%,而90%的案件皆涉及年輕的男性難民。德國調查數據更顯示14至30歲的男性難民是涉案更多的族群。按照當地政府的報告,來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男性難民較多涉案。最為令德國人震驚的可能是發生在2017年12月KANDEL鎮的15歲德國少女謀殺案,這宗案件引起德國廣泛討論其難民政策以及引起各地對難民政策的示威。

有部份政黨當時更要求德國總理需要為開放的難民政策辭職。

黃李二人被香港控告暴動罪,暴動罪是極為嚴重的暴力罪行在德國刑事法125章亦同樣有暴動罪。在德國刑事法對暴動或暴亂的介定為,一個以主事人身份或協助參與一種群眾性針對人或物的暴力,而影響到公眾安全即屬對暴動或暴亂。德國既然自命為法治民主,在2018年在一些難民亦涉及策動在德國東部Chemnitz城市的嚴重的暴亂,引致一人死亡,兩人嚴重受傷。德國自己亦身受其害,相信德國和香港對暴動或暴亂標準相對是差異不大。

既然德國法律中有暴亂的定義,在近年來亦發生過嚴重的暴亂,德國憑什麼依據、按照什麼定律將黃李二人視為政治犯而非涉嫌暴力罪案的犯人?德國自身的難民政策飽受批評,治安亦同時受到侵蝕下,將黃李二人-兩名年輕涉嫌參與暴動的男性視為難民對待,豈不是引狼入室,甚至對當地治安亦構成影響。

引狼入室後,可謂患其無窮,除了每月政府需要支付他們每人135歐元(如果他們居住在難民中心)外,世界各地的罪犯知道一旦德國「認為」當地法治有什麼「不妥」即可提供庇護,豈不是荒天下之大謬?德國豈不是成為逃犯中心?

德國這樣開門揖盜的政策是在說明自己國家有多開放、如何重視所謂人道主義,還是在說明對其政府為了達到一些目的,對自己國民治安、國家整體的安全有多負責,大家心裡有數了吧?

 

作者:季霆剛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全國港澳硏究會會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4655
Date: 2019-06-01 04:00:07
Generated at: 2021-06-24 19:09: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01/194655/德國引狼入室,重難民而輕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