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死與安樂死

 

被問及為過勞死立法,勞福局長羅致光指「死幾多人並不是考慮因素」;被問及為安樂死立法,食衛局長陳肇始稱「涉及道德爭議須慎重考慮」。同日立會,同是關於死亡,兩位局長回答卻是相映成趣。

香港是個只准過勞死,沒法安樂死的城市。試想想有多少人是日做16小時、有多少人是一家四口擠在百多呎的劏房,政府也統統視而不見。只要你還有工作能力,一切問題就請閣下自理,然後過勞死就只是一個個不幸而遺憾的個案。

但最有趣的是,一旦你失去了工作能力,躺在病床上,忽然間整個世界又開始尊重起你的生命,就算受再大的痛苦,局長都會坐在你的病床邊,握着你的手輕輕說「你不能死」,仿佛你很快就能康復,可以再去工作。所以如果想要政府尊重你的生命,必須要掌握那微妙的平衡,要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才可。

安樂死在香港的確是件奢侈的事,尤其當六十歲也只是中年,退休無期,有幾長命做幾長命,勞碌一生還不能保證頭上有瓦、碗中有食,所以不要再瞎說甚麼安樂死了,說得自己好像活着時已經很安樂一樣。

既然過勞死和安樂死都不能立法,依我之見政府不如設立一個風險池,如果能證實死因是過勞死,遺屬將可獲得死者強積金乘以歲數的賠償,年紀越大賠得越多,既能鼓勵就業,又能促進生產,還能解遺屬之困,可說是百利而無一害。

至少我是贊成這計劃的,因為感覺就像跟政府對賭自己會不會過勞死一樣,既刺激又划算,真過癮。

 

 

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4857
Date: 2019-06-03 05:11:57
Generated at: 2020-10-22 05:50: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03/194857/過勞死與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