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去,不需要別人教你啦~ 好不?

 

大腦很好,我希望大家都有一個,而且用一用。

有學生叫我呼籲在東京港人去星期天去東京那個反送中集會……

 

圖片來源:推特圖片

 

叫我說一句,很簡單的。有幾難。打幾隻字,暫時還是低成本的。只是用了我的時間,還有要我出一個post 的成本而已。

我跟那個學生是朋友,當然沒問題。大家可以留意一下網上的資訊。

好了, 正事來了。

要像飛行模式律師一樣計錢,就五位數字。但只要老娘高興,可以不收錢。

但免費的東西,是最貴的。

這次,也很貴。因為,你要我動真格。

我倒想問幾個問題:

大家覺得為什麼今次會這樣大的反應?好明顯,是因為外國勢力的介入。香港人,憑自己,可以動搖中國政府的決定嗎?

2003年可以。但2003至2019,不論組織的入滲,統戰,已進入了成熟的階段。反反對聲音的組織,相對地很可操控,力度也很適宜,現在的香港,已不是2003年的香港。

如果不是各大國的領事都表達不滿,要不是有些領事跟傳媒人吃飯,他們會這樣子乖乖的動員歸邊?

不要玩吧?

香港,已沒有主體性,這件事已很清楚。

的確,香港的角色,是經濟城市,是全球很多資金的集中地,也是中國製造的白手套,更是可以影響台灣選情的重要資料輸出地。你認清香港的影響力,就自然得要接受一件事:可以改變香港命運的,是有向外國輸出資訊的機構,團體。

所以,過去一年,我不斷的質問,究竟現在「一國兩制」是不是運作良好。yes or no?

 

究竟現在我們要上街,要流汗,支持的人,究竟是「共議」逃犯條例,還是要求「撤回」逃犯條例?

 

 

為什麼泛民議員外訪的時候,不敢說他們在香港常說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死?

有泛民的線眼和我吃飯時,就跟我說,他們「怕被DQ」,因此就只好對外國人好像一個被家暴的人,當有社工問他:「你為什麼受傷啊?」的時候,就會說:「我沒有事,我自己跌倒」而已。

同時,外國勢力早就已經告訴你,你出聲吧,你出聲,我們九千幾個不同的武器,攞你命3000已準備好。

但泛民的可以見外國使節者,都是「香港人」,香港人有一種「free rider 精神」:總之你要我付出去抗爭,我就不會做。你看看付出了的?跟朱經緯打官司到現在身心俱疲的那個人呢?曾建超去了那兒?去了土瓜灣做地區工作呀!他會選得上?不要玩吧,那邊的「低智商」(泛民黃絲稱)選民還會對你有興趣?不要玩吧?

結果,多次我看到一些反對派議員,對著外國人說英文時,就「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回來香港,就根本心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死。come on,你想我如何?

聽說,外國議員有問及泛民這個問題:請問你要我們如何制裁才對。聽說,答卷仍沒有交上,但美國領事館,已先行做事:

身為一個公民,我只是卑微的希望,你想要我的時間(免費的!這句我是抄飛行模式律師的,我時間比她寶貴,我絕對有資格說這句話!),我想知道之後的路線會如何,反對派會如何claim 他們成功爭取。是共議,是政府撤回,還是以後都不需要「修訂逃犯條例」。還是像小濤一樣,叫價「林鄭下台」,才叫成功?

 

 

還是,我們要再再再再再看遠一點,爭取了普選特首,才通過逃犯條例……這些,都好像沒有任何人可以明確的答過我。

我不介意去看看遊行,但我介意被出賣。

這是肯肯定的。

 

朋友如是說。

 

然後,就在網路,看到很多人表態。或是再正確一點,叫大家表態,迫大家表態。

我不知道叫人表態,是不是很有社會責任,是很高尚,是一定要做的。

 

原來(打機)達哥畀人迫佢就政見表態?

健吾發佈於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但問題來了,當很多人說「KOL很有影響力」、「你很有影響力所以你要有社會責任」。當你叫人表態,而事情如果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方,這些迫人表態的人,會不會出來「承認責任」?還是會有另一堆人,走出來對你說:你KOL叫人關心政治,你現在「害死年輕人」、「害死香港」了。

而這種「迫表態」的事情,造就了幾多悲劇,大家又忘了嗎?

 

這篇文章,寫得很好,很警世,很值得一讀再讀三讀!每年六四,都應該再讀一次。永遠記住。#回憶有罪

健吾發佈於 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叫年輕人出來,還會有年輕人敢嗎?

這些新聞,我不覆述了,我放在這兒,你們自己看:

 

2015年,雨傘的事。是這樣子的。

 

之前涉及所謂『篤灰』的抹黑,實在無中生有!!!!

Fernando Chiu-hung Cheung 張超雄發佈於 2015年8月26日星期三

 

好了,還有一個叫「飛行模式事件」:

 

別以為那些說「會幫抗爭者」的人,是無條件的。對,沒有人做事會無條件的。這句說話,我在佔中的時候,學得最多。

所以,我一直都在說我相信的話。

2017年的時候,我已在《明報》提醒各位,如果你想要群眾,請你也對群眾好一點:

 

 

結果,我被《明報》編輯認為我的聲音不適合在他們的世界出現了。而他們呢?都守得很辛苦,我也很同情他們,連捍衛自己辦公室內的壁報卦一下藍絲,都好像做不到:

#明報#真慘

健吾發佈於 2019年6月3日星期一

 

我每天都更新我的面書,在那兒的群眾,比那些左膠搞手心目中,更有記性,更有靈性,更有心性。

有很多心結,在雨傘中結下,在雨傘後塵封,但不代表那個心結,不是那麼容易說解就解的。

星期日要不要去,是你的決定。

要我教你嗎?

你是建制那堆收蛇齋餅粽做事的殭屍,要一隻一隻湘西趕屍人吹著口笛帶你去要去的地方嗎?

我清楚的說一次:如果你是因為喜歡我或恨我而去或不去,那都不是成熟的公民社會應有的表現。

你是獨立的,有個性的人,那你就知道你要做什麼,不做什麼。正如我不會像那些「悼念六四」的大人一樣,人家不去維園燭光晚會,就fake news 屈人家,「忘記六四,大逆不道」。然後經常覺得自己「記得六四」,我的記憶就「比你高尚」。

 

 

說完這些,又說我「少年你太年輕」,「你在分化泛民」。well well well,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受軟不受硬」這一句。要人幫你,是不是這種態度?很多人,都沒有禮貌,這倒是真真實實的。

#回憶有罪,我同意,我真的很同意。

當成人們拒絕遺忘六四,我們一代拒絕遺忘雨傘在我們心中留下暴力的血痕,也很正確,很大義,很合理,對不對?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5034
Date: 2019-06-07 14:47:22
Generated at: 2019-06-20 04:14: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07/195034/去不去,不需要別人教你啦~-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