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樂去生活,我拼命去生存

 

每次看到一些人覺得「香港人很驕傲」的時候,我就會莫名其妙的覺得脫力。

好像一個被用了很久很久的茶包一樣。總是覺得很乏力。

有什麼值得高興?

有什麼值得驕傲?

我們成功過什麼?

 

 

從2003年到現在,我覺得香港有好多政治天才,他們總是在做很多的事情,而大家都好像不自知。比方說,我覺得田北俊先生最厲害的地方,就是令香港人迷信了「只要和平理性示威政府就會聽我們的」。大家如果真的相信這件事,在邏輯上都是很錯很錯的。如果每一次有什麼事情我們都要在假期走上街,一眾區議會的諮詢組織,一眾立法會議員收人工是為了什麼?為了拍片做YouTuber 做KOL嗎?

社會運動需要成本,由雨傘之前,511 個被捕者;到佔中之時超過一百萬人在街上79天,到今天有103萬人遊行了,我們撼動過政權什麼?

民主進程沒有發生。

政改方案因為「等埋發叔」,所以需要「場外點票」。

參與社會運動的人,付出成本,好像越來越大。而且,越來越年輕。

而且不斷有人廣傳一些令我哭笑不得的文章,如「一百萬人隨傳隨到」之類。對不起,一百萬人,不是隨傳隨到,也不是民陣,泛民叫出來的。真正號召市民上街佔中的,是928 的催淚彈,是學民思潮佔領公民廣場後,夾迫議員們,大人們做的。真正召喚103 萬人上街的人,都不是什麼單一的、個別的議政團體,而是一眾令人咋舌的高官,以及一眾香港人愛香港的心。

還有一篇,寫著「不如一槍啪死我算數」。有這種厭世心態的小孩,在我身邊已有好幾個,還需要一篇文章告訴他們「汝道不孤」嗎?死了任何人一個人,我想我和我的朋友,都會心痛很久很久。為了香港,為了那些賺盡幾多人心血金錢然後還要說你不夠努力的香港人,犧牲自己的生命,值得嗎?

我的朋友,這陣子都很躁動,都有很多話想說。幸而,大家都在幾隨便可以說話的時代:

 

容樂其說,為了上一代人,真的不要被打,不要被捕,不要犧牲,不值得。

 

我的精神病鐘錶大王朋友Nic Chung 就說:

《呢單野我欠你地架》曾經講過唔講政治野架喇,覺得好撚煩,但今次又唔小心好投入,因為我覺得年輕人仲係度,我就唔應該放棄,係我欠左你地,應該話係所有前代都欠左你地。我後生個時我好清楚一件事,搞成咁嘅困局,係我地上一代短視,討厭政治,冇理到香…

Nic Chung 發佈於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記住呀,創造時代嘅唔係我地,而係你地,我地最多做到支援架咋,如果有咩危險真係搞唔掂,記得以自己自身安全為第一考慮呀,你地有咩事我地呢啲仆街又背多條罪架啦。

 

吾友就有事無事,拿沙特出來說:

哲學家沙特有篇文,叫《存在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其中一個例子是這樣的。二戰期間,沙特的一個學生向他求教,這名學生的父親是一名投向德國的賣國者,而他哥哥加入法軍後,在對德作戰中陣亡,而且家中有一名年邁的母親。那名年輕人很想加入對抗德軍…

渾水發佈於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你要做一個自由的人,首先你要接受這個世界有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想法,而且這些人也許有意無意在影響你。你要做什麼,是你的決定。十幾歲,當然是年輕。過了十八歲,你就是成人。我可以做的,不可能很多。我只可以在遊行的隊伍做紀錄一點聲音,留住一點紀錄,著大家小心行事,保護自己。

只要你一路想想,眾志叫人留,民陣叫人走,然後如果6月9日退了,你想誰會claim 成功爭取,只是想想,已經夠沮喪。在途上,你看到叫咪的議員們,社會運動抗爭者們不斷叫人入錢入錢入錢的形相,不在香港的人,當然可以佔著道德高地說亮話。而同時,香港人的性格不會一時三刻轉換的:要叫大家上街,依然要用「去飲」、「野餐」等等的軟性術語去呼召。甚至,罷工這件事,不是請一天假/射一日波那麼簡單。

 

 

昨天有同事問我,「你覺得罷工會不會成功」。我回了一句:「罷工不是請假。」之後就沒有再回應了。

小店宣佈罷工,全都是由老細先發起的。罷工的真義,是需要由下而上,而不是要店主/店長/老闆先行決定的。這種「由老闆先行決定讓員工請假」這回事,把罷工的成本降低,是好事,可以令更多人參加,宣佈罷工的人又可以賺一個「我愛香港好老闆」的美名。但,這真的不是罷工。

罷市、罷工、罷課,小店出盡全力了。公民黨、民主黨及工黨在內的多個泛民政黨都「呼籲」罷工、罷巿、罷課行動,沒有發起。至少,我想,至少,教協的超市罷市一天有很困難嗎?執筆之時,我還沒有看到這種行動。

市民愛香港的心,不是隨傳隨到,也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遊行那天沒有人知道「要預演包圍立法會」,好了,到大家知道有預演了,沒有物資,沒有準備,年輕人們短褲t shirt 戴一個傷風口罩好像去看醫生一樣就去衝了。警方的準備已有提升,記者報道的,有催淚水,可以噴很遠。伸縮警棍誤中自己人,都可以變成這樣子,如果打在那些年輕人身上,會如何?

 

林鄭媽媽後援會發佈於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有速龍小隊,有長槍。他們是有準備開槍的。在場的記者說,警方的行動而有成長,過了5年,他們有進步的。

去不去,我仍是那一句:不要別人教你。

你決定要去,是你的決定。

這個香港,對某些人而言,不是很壞。

有錢賺,有屋住,有好吃的東西,只要你在香港賺了足夠的錢,你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權力和權利,這是一個徹底地森林定律的地方,只要你夠實力,夠瘋狂,或投胎投得好,你總會有點成就。

有些人覺得很壞很壞,是因為,他們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將來。以前一代人,做運輸,做咕哩,都可以養家,都可以置業。安身立命,簡簡單單。這一代,人人都要做戰士,才好像可以活得像一個人。

這個時代做香港人,除了累,還是累。我心痛的,是年輕人的血汗淚,成了不負責任的大人,尤其是政工作者的資本,還有變成了政治籌碼。

但,如果你看我的東西看久了,你應該很清楚知道,有些蠢事,有些蠢話,即使我知道不中用不中聽,我都會做我都會說。因為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我覺得對的。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5219
Date: 2019-06-11 08:48:34
Generated at: 2019-06-20 04:15: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11/195219/你快樂去生活,我拼命去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