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carriemami 的星期六遊戲

 

她很清楚了,要記者遵守遊戲規則。在她眼中,只是一場game,而肯定,她不會endgame。

到有線記者問她問題,一人兩條,但不斷的問,問,問,問,之後她都要加一句,你要遵守遊戲規則。

她仍是那個她。

港女特首carrie mami 出來說話了:暫緩立法,直至完成溝通、解說、聆聽意見,我們無意為這項工作,設下時限。

果然,這個人,性格很烈。她,是一個考第一的人。

整個記者會,她的身位,沒有輸給任何人。她不要輸給任何人。

她為警察說話,九萬幾條片拍到,九萬幾個記者多個證言都指警方使出多餘不必要的警力,她跟你說,警察執法,理所當然,天經地義。

但之後有BBC 記者問她,如果她被要求做一些unlawful 的事情,你不應該做。那為什麼警察要對中外傳媒,使用不必要亦都不當的武力?

同時,特首還要不斷答謝建制派議員,是公開以及私下的場合,都要答謝他們,表達過意見。簡言之,你不要把今時今日的事情放到我一個人頭上,建制派議員同意,而且贊成,亦都給了意見的。地圖炮。好厲害。首先,先拉回你們叛徒下水。

如何定性這件事?究竟陳同佳案,會如何處理?

現在最大的問題,這件事根本不是香港的問題。特首被問及,有沒有見過韓正,有說過什麼,她說她不可以回答,如果那不是一個官方見面。這句說話,非常有趣。即是,她有機會是「經常非官式」的與中央溝通。然後,她說這個「立法過程」,都是local activity。完全在香港的主權範圍下處理,而中央是全力支持的。即是,這一次,我攬上身。

令我覺得更累的,是她一直都在說潘生潘太。我想問一問,一個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女兒,然後整天被視為需要解決問題,伸張公義,然後還要告訴你,這件事很重要,要追究到底,究竟現在是不是「二次傷害」?我不知道,也不理解。條例的修訂,是不是真的那麼重要?是不是如果有一天,潘生潘太出來說「我很累了」,事情才可以告一段落?

而更甚者,為什麼每一次,都需要大型遊行示威,你才需要聽市民的聲音?直至今日,特首都說,這次修訂,有多種聲音。如果只是得一種聲音,建制派都不會支持,反而會更容易處理。簡言之,總之現在有今時今日,建制派都有責任的。你不要以為這次可以要我一個人頂住,然後每一個人出來做特首跑馬仔。

特首跑馬仔這件事,已慢慢出現,人人都出來,要撈政治油水:小有小的搞區議會,中有中的選立法會,大有大的搞「特首選戰」,先有薯片之流的港英精英,或你可以叫他們港英餘孽,拍片安撫民心。然後又有少糖少油委員會哥哥出來又說什麼立不立法沒急切性。還有別的,都不要多說了。我的高級知識份子朋友k君就說,這是彼拉多行動。大家鬥快洗手割蓆,就好像覺得可以不關自己的事。問題是,現在有幾多萬人出來遊行,你才覺得是合理?而同時,為什麼建制派可以完全不理市民的聲音?很簡單,因為大部份投建制派的人,都不希望也不需要他們有聲音。要不然,為什麼會叫他們做保皇黨?他們就是皇要做什麼,他們做什麼嘛。他們的議席,是用錢買回來的,我們今時今日,聽到那些建制派議員說「為什麼要搞成這樣子」

尤其是以保險界的陳健波議員這一番「心底說話」,說得最中你身邊所有的藍絲:

「最唔忿氣果個係我丫嘛,我咁辛苦努力左咁耐,先有咁安穩既生活……」這一番說話,就正正是藍絲們想的事情。為什麼我們這麼辛苦,捱到今天,你們這些死廢青,人工少又不做,工時長又不做,工作性質辛苦又不做,那你們三不做,為什麼要給你錢給飯你吃?我們那一代,每樣都是捱過來的。更甚者,我有聽過一個中年藍絲說:「你被潛規剛很可憐嗎?我們那一代,可以被潛規則才是上位的工具呢,你叫什麼叫 #metoo?」

這一代的人流弊,是他們深切的認為,他們的成功是源自他們的努力。而現在所謂的社會流動出現窒礙,樓價跟薪金升幅不能掛鉤,年輕人日復日成為別人的齒輪而沒有出頭天等等的事情,都是你們失敗,你們沒有好好努力,你們沒有想辦法。

就是那種「買不到樓,去少兩次日本,睇少兩場戲」的論調。

當你一天不去面對這些問題,現在年輕人就來跟你攬炒。只要你跟無產階級鬥命賤,他們是可以跟你死過的。如果真的要有人要為這件事下一個註腳,我會希望是,大家都要明白,一些被壓迫的人,會反抗,是有原因的。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睇撐警人面書,就可以去海洋公園睇海威咁 by 健吾
    這些撐警的人,從不會離開他們安全的地方。他們只會看手機,看電視,喝著高貴的紅茶,吃著自家製的muffin,感受外面的溫度。他們大多有管理九十後的經驗,一天到晚相信「陰謀論」,覺得這些年輕人,都是有組織有訓練的,卻忘記了自己當管理層之時,叫那…
  • 開心浩園餐 by BEAR 兒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 我十八歲,打緊份暑期工叫坐枱 by 金魚小姐
    我今年十八歲,剛考完dse。上星期放榜,成績只有十六七分,不夠讀大學,在retake與副學士之間我選擇了後者。我沒有豐厚家底,只是一個行出街跌個招牌會砸死十個八個的那種公屋妹。高昂學費加上漫長暑假,無意中找到一份兼職,寫明非色情非身體接觸,…
  • 無諗過會有人打來人事部講:「我都唔駛返工,我無做野好耐啦……」 by HR 扮工週記
    女士:「你哋係咪請緊侍應?」小編:「係……」飲食業人手長期短缺,入行嘅年輕人數唔多,所以可以話長期都係請緊人。正當小編以為對方對職位有興趣嘅時候…… …
  • 天才同事訂花——花園叫咩名都搞錯? by 六月的物管
    老細:「今年農曆新年邊個負責訂年花?」 吹水經理:「不如天才同事負責。聖誕花都係佢訂,雖然最後我執手尾。」…
  • 張超雄,你出賣一代抗爭者! by 左膠正垃圾
    好多市民都不肯接受,他們很支持的泛民主派,一向都跟政府是有傾有講的。不論是楊岳橋在議會廳內就炒蝦拆蟹,自己結婚之時就宴請所有的建制派議員到場祝賀。現在張超雄提出「一次性向台灣提出移交逃犯安排」,不知道他有什麼信心,可以肯定不論是政府、建制派…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5436
Date: 2019-06-15 17:02:11
Generated at: 2019-07-19 23:43: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15/195436/港女mami-的星期六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