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市民:我地唔是End Game,而是Infinity War!

 

實時 仍有大批市民留在太古廣場悼念昨日義士 而灣仔一帶交通漸回復正常

– KEVIN CHENG PHOTOGRAPHY- 發佈於 2019年6月16日星期日

 

首先我必須講,二百萬人出黎,我地乜撚野都無爭取到架(而家既「階段性勝利」就是「暫緩」同「道歉」),唔好再自High啦!

或許很多人覺得,妖,二百萬人出黎行你都唔理,無架啦,香港死架啦。我想同大家講一樣野:我地唔是End Game,而是Infinity War。我地面對的敵人,就好似Thanos咁癡線,打極都唔會死,而我地要明白一點,只要你深信呢個唔係End Game,而是Infinity War的長久戰(其實一直打緊)!

 

佔領非長久之法

所謂「兵貴神速」,拖延戰絕對不利,在雨傘時已完全證實這一點。香港人,你終於知道咩叫「香港人,根本就唔係你當家作主」呢個殘酷的事實未?大家都無可能同可以輪更的警察打消耗戰,更何況佢地裝備是L1000而我地是L1。趁現時警察非武力清場,學鄘神話齋,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是重點,而家全身而退好過又同佢硬踫硬。

至於遊行,係咪要再星期日日日遊街?經過呢兩星期,我希望大家明白,遊行呢個方法起相對民主既社會是絕對有效,佢可以Raise國際關注,俾政府壓力;但是,大家都明,我地已經是在一個極權國家,林鄭理9得你死人(真是死左人),佢都唔會跪低。所以,唔好再沉迷在「嘩我地有4份1人口上街呀!」呢種虛妄裡面。同樣地,我地谷得起一次半次呢個人數,又係咪可以個個星期日有呢個人數?大家都知呢個機會微乎其微,然後又俾建制有位入「民意消退」,咁真是有用?!

所以,不合作運動(例:搞下港鐵)果D 是OK的、打游擊是OK的,點做可再從長計議,但反正佔領就是唔Work—當然,佢有振奮士氣之效,但佔完好立刻散水,畢竟就如剛才所言,消耗戰對我方絕對不利!

 

要有「策略」地計劃以後的抗爭形式

遊行/佔領/甚至暴力衝擊都無效,仲可以點?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貽;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貽」,我們要對付既,除左遠在天邊的中共外,真正要通過呢條條例既,是果班仆街建制,因為佢地先是真正通過條例的真正傀儡!

然後要知呢班建制驚乜,佢地最驚就是無左議席、連唔到任、無左利益、無左外國國藉(你諗下陳健波個9樣)。連登仔已有行動,例如要求凍結班仆街建制的外國資產等,個人認為呢制直接制裁到呢班仆街的方法先有用(當然包括林鄭)。而且當然是要連坐法,搞埋佢地家人先得(無計),反正針唔桔到肉唔會知痛。最好就有私家偵探查哂佢地黑材料,等佢地身敗名裂,咁先得!另外,用盡所有方法,唔好再俾佢地箍到D廢老票,一定要將佢地趕出立會!

 

成日話特首下台,然後呢?

我知大家今次,都聚焦左起林鄭身上,當然一個廢既傀儡(e.g. 董建華)同一個癲左既傀儡(e.g. 林鄭)出黎的效果是有分別,但由頭到尾都是一個傀儡呀!控制傀儡的,終究是不忠不義的中共政權。咁大家就認真諗諗,佢會唔會俾一個「唔係傀儡」既特首出現?唔會。既然係咁,下一步是咩,我就唔講落去啦,大家自己諗諗啦。

 

我們都是英雄

時至今日,可能大部分人都仲抱有一個期望,以為會有個超級英雄走出黎領導大眾、拯救世界。今次吸取左雨傘教訓,我地唔再相信大台,但我明白,大家仍然好想有精神領袖,給予方向同支持—但我想講,我地都可以是英雄,我地唔需要大台、唔需要精神領袖,我地需要的是我地堅毅的心,去應付呢場Infinity War!

 

也許我們只有一個機會

奇異博士數盡千億萬個機會都係輸,只有一個機會,但仍不會因此放棄!二百萬人的上街(雖是無用),至少表明左我地的決心!

 

記住,抗共之戰從來不是End Game,而是Infinity War!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5577
Date: 2019-06-17 16:37:38
Generated at: 2021-12-09 06:42: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6/17/195577/致香港市民:我地唔是end-game,而是infinity-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