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2):讓我學會抱緊,撐到未來,別讓手放開。

 

這個系列,把我想到的事情,用筆記的方式記錄。

我不是要說項。也不是說我是唯一的答案。別的人,想到什麼,自然會用他們的方法告訴大家。

我只是想我的毒者明白,有些人是實在的這樣想像的。

而面對這些人,你如何應對?

我會選擇,看看他們做什麼。而首先,任何人,都要有所謂「marketing 101」的知識。

認知你的目標群組,你才可以對症下藥。

如果你們覺得他們有病。

好有病。

 

面對一些在權力之中的藍絲,他們有幾種心態,你得要好好了解。

 

一、是這樣的了

對他們而言,從殖民地時代到現在,他們都不曾也不覺得民主是一回事。對他們的生活而言,他們倒很習慣在極權之中,如何生存。以前英殖時代,他們說「好仔唔當差」,要消防開水救人就要「派片」(即賄賂)。你叫現在的警員做「毅進仔」,他們至少有基本的語文水平,甚至會電腦的打字輸入法。在上上上一輩的香港人而言,他們會告訴你「你有沒有看過《雷洛傳》啊?會讀報紙上的標題幾隻字,就可以做警察了。現在的警察已很有學識。」

因此,他們不覺得爭取民主,是什麼一回事,而同時,他們也不需要。在香港,是「右翼式平權」的地方。只要你有錢,你就有更多的權力。你有錢,你一個男人有四個太太叫風流,叫「多情」。錢,人脈,權力,是他們唯一的追求。因此,他們會開口埋口跟你說「法治」、「規矩」。因為,這是他們寫的東西,他們會跟你說我們要依書而行。而他們不會或不肯告訴你的,就是他們寫規矩的時候,一定會寫得對自己有利。

 

為什麼這張截圖會被廣傳呢?上街的人,有幾多人是認同制度,規矩已失效,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

 

二、選擇性失憶

對藍絲而言,他們是很習慣pick and scan的。

故事,也沒有任何的絕對性。

對任何事情,藍絲和黃絲的認知,都是兩個世界的。

他們是不會也不需要跟你說「事情有很多原因」。他們只會接受自稱很可憐的,很覺得自己「盡力為市民做事的」tvb 記者及編採主們製造的角度,去了解事件。對藍絲而言,你們戀殖,只是「選擇性想起」那時代的好。八十年代之前,他們如何欺壓本土港人,大家忘記了吧?當記者們對行政長官或其他擁有權力的人,問及一些辛辣的問題,他們都會說,那是「以偏蓋全」。如,最high functioning 的藍絲會跟我說:「你們支持的立場新聞,都說那個自殺的是有精神病呀!」

 

「立場都這樣說了,他自殺怎會跟反送中有關?都是你們想作故事而已。」

 

 

之後,他們就會說一些「阿媽是女人」的話。大概就是「死就是死別人的子女」,最後就是「政棍要選票」,「血債票償,講得出這一句話的,都沒有親人朋友因此而死吧?」

看看?

這就是「使用對手語言」的能力了。你看?他們用你們「捐錢」的立場,定義死者的「動機」。這是沒有結論的討論。最後的定義,也是看輿論機器有多兇,有多賤,有多不要面。

對藍絲而言,林鄭是沒有錯的。因為他是行政長官,他有權力如何管治香港。雖然你可以跟他說,她的權力只來自1187人,她只向中央交代,她不聽民意。但由於這些藍絲,大多曾經做人老闆或是老母,她們會好接受,「小孩不乖我就要縱容一定是對小孩不好」這種說詞。由於她們屬於擁有擁力的一群,在沒有任何誘因的情況下,他們是沒有理由,要跟你分享權力的。

簡言之,你了解了他們的心情之後,就可以想像,如何對症下藥了。所謂藍絲,都分很多款。你需要了解你的對手,或目標市場,你才可以下手。

 

有什麼方法呢?

 

一、手術。切割。

這是最簡單的。只要你是「右翼式平權」的信徒,這個方式,是異常有效的:

#右翼式平權 只要有錢,在香港就更有權力。過去五年,我明白這道理。你呢?

健吾發佈於 2019年6月27日星期四

 

因為,只要你是交最大份家用那個人,他們就會怕沒有錢,而怕得罪你。對文革一代成長的人而言,他們只是膜拜權力,因為權力擁有者得到資源。只要你資源比他多,他們就會乖乖聽你的話。這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言的,暴力的,不需要技巧的,威權的,而實用的,俐落的方法。

 

二、電療

對那些藍絲而言,你需要知道,他們是你的什麼人。他們跟你是什麼關係?如果是沒有關係的人,那你根本不需要理會。如果是朋友,又有幾深交?一般而言,現在還是藍絲的人,有幾款:一、以前譚詠麟的fans。我說過,fans是不講道理的。只要偶像說什麼,他們就會聽什麼。所以,這不是你可以說服的行列。二、跟那些權力機關有「情感牽繫」的人,如警察的家屬,政府公務員的家屬等等。他們知道,他們有今時今日的生活,是因為他們依附著黃絲口中的「不義政權」而來的。他們可以一個月去一次曼谷,孩子可以去英國讀書,都是因為他們做了魔鬼的附庸,才有今日的。如果,如果你真的不可以用「金錢」這種方式去說服他們,就只可以用情感。

我有一個朋友A先生(我的學生就會明白「我朋友」和「我有一個朋友」有什麼分別的了),他父親是經歷文革一代。他對小孩用某程度上的暴力手段爭取任何事情,都會好反感的。因為,這是他的夢魘。他是這樣走過來的。到某天,他們在看那個維穩大台的新聞時,他的父親當然也是像一般現在的黃絲廢青叫的「廢老」一樣,說幾句無成本的話。A先生是黃絲,但也受不了維穩大台那種齷齪的新聞剪裁,為免爭執,他就說一句:「林鄭再咁搞,就真係要早d 送阿仔去英國讀書。到時佢實好唔捨得你jei。一日都係林鄭衰啦。」

那位「廢老」知道他沒有辦法再見孫兒是林鄭的錯,他就變成了深黃絲了。

 

三、化療……

為什麼是省略號?

化療,即是要用藥。用藥,可以如何用呢?藥都有很多種。是預防性投藥,標靶治療藥,還是安眠藥呢?

2019年的7月2日,我想全香港都應該好好休息一陣。那日後再說,要對香港人用藥,要如何下,才會有效。

但有兩件事,以後的日子,大家都要做:

一、認知你對手的特質。你連目標群眾是什麼都不知道,說什麼「輿論戰」?

二、小心觀察。時刻提醒。除了不要做「自己會討厭的大人」之外,你還得要問自己:你的信念,會不會因為時間或年紀而動搖。是或否,你都只需要向自己交代。

三、記得,對病,對社會,都是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正常的。這個世界不會有永遠的敵人,也不會有永遠的朋友。今天幫你的人,明天可能因為各種理由就會跟你走遠,或是成為你的敵人。這種戰術,泛民對付本土派的時候,就用得最多。所以,你都要有心理準備,所謂「輿論戰」,是戰役。打仗,是一定會有贏輸,一定有付出,一定有犧牲的。

至於如何下藥?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437
Date: 2019-07-02 14:16:42
Generated at: 2020-10-25 01:49: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02/196437/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2):讓我學會抱緊,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