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是講「累街坊」嘅時候

 

昨晚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當期時有人想留守,但最後有義士抬四位誓死留守的義士,看了這個畫面,不覺心酸,也傷感。

在立會所見,的確是有破壞了不少物件,這個畫面,是不會被抹去,這也是事實。

但暴政卻持續沒有下來,而且還繼續,甚至變本加厲。一個零晨四點Press con的目的不是為說她口中的與青年人對話,而是譴責示威者,仲要講明會追究到底,而她一直迴避問題,從沒有面對現實去解決,這也是事實。

昨日一夜,唔少人說示威者在累街坊,整壞了成個反送中運動。老實說,現在不是說「累街坊」的時候,黃碧雲叫人唔好去政總,別中計,連袁天佑牧師都鬧佢點解呢個時候去割蓆,而不是去勸退。一個領袖的功能不是去指責,而是結合力量,不是去篤灰去懷疑,而是去團結和帶領。一個領袖不是只坐後面,而是上前做領軍。

我們不要做勝利球迷,昨晚是否失敗,於我來說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後的事,因為昨晚的事已經過左,沒有回頭路,想要打這場仗,就要重新整合再出發,612當天不是有義士衝,今天7月2日條例已經過左。我們不是電影《未來戰士》入面可以回到過去改變事情發生,世事線性,沒有take two,只有向前望。

所以今天重整旗鼓,再出發。

如何面對今後,這兒只是一些建議,可能係好廢,但總好過等運到。

七一後,基本上暫時沒有一個可以再有議題出現大型的遊行活動,意即沒有一個龐大的民意資本去支持升級行動,因為升級行動和民意是需要雙方配合,兄弟爬山,但也要有共同的目標上山才是。那麼沒有實體的運動,那就需要靠其他方法去做,深耕細作,落區解說現有情況,當然是一個很積極的考慮,另外還有輿論文宣也是重點之一。

拍片做宣揚訊息,是一個重要方法。

還記得烏克蘭少女的一段片嗎?她的說話,因此而廣傳,亦是讓該運動達到一個正面效果。參考這種模式,其實也未嘗不可。

 

 

文字的宣傳,文章永遠是一個很實在的功能,因為文章可以詳細解釋每一個運動當中的理由,這樣才可以伸延轉化為不同形式的文字、標題、圖片以及畫面等等。在香港,崇尚領袖文章是一個norm,那麼需要找來一些有能力和俱有領袖的政治人物寫文、發表講話等等,當中這些人物不一定是堅實的政治人,但是至少他們是屬於一個專業和俱信服的人物才有說服力。

行動派是否進行升級行動,現階段可以抖一抖,靜下來想清楚未來去向,但行動派也不一定要衝,其他方法如不合作運動,遊行X多模式抗爭(不被捕為底線),也是可以值得考慮。

沒有提供一些行動派的提議,並不是戴頭盔,而是深知自己沒有這種創意和魄力,提出的理據不會有實用性時,倒不合由其他兄弟決定去向更為有用。

做人要向前向,可以回顧重整,但不需要懷緬過去,避免沉醉無謂的所謂光輝和錯處,因為運動不是浪漫,是實實在在的行為,做實事最實際。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464
Date: 2019-07-02 17:15:51
Generated at: 2020-02-19 20:48:2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02/196464/現在不是講「累街坊」嘅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