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4):如何做戲~如何提示你~~~(拉長鼻音)

 

你們覺得國際關注,是不是真的有用呢?

我就要問,究竟你找誰關注,如何關注了。

最近,流行發夢,我也有一些夢境,好想跟你分享。以前陶傑教過,發夢,最好就說是金花娘娘托夢。就好像郭台銘說媽祖叫他選總統一樣。以怪力開脫,一切都好辦事。

首先你要認真認清現在香港的狀況。

這幾天發生的事,時點是這樣子的:

民陣發起71遊行。

630已有人聚集,在晚上開始準備。

71早上,已有零星衝突,升旗禮變成「濕濕日程」,這些年來,七一升旗禮,都鮮有在室內舉行。2019年,是在室內舉行的。

然後有新聞指,特朗普於G20 峰會中,有討論香港問題。外交部拒絕證實消息。

美國時間晚上十一時左右。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出tweet,這樣說:

 

下星期起,美國國會就會有討論,研究「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應該如何立。這一個,大家做了沒有?

 

仲可以做咩?send email 得唔得?

 

我沒有自己做,因為我不是美國公民。所以,我才寫這一篇。但我也沒有叫你做啊。反正你要做什麼不做什麼,都不在我控制範圍之內。

好了,交代了背景之後,就可以說說,我發了什麼夢了。最近,我發夢跟一個長得像林遣都的人在交往。他對我很好,很強勢,說話的時候手勢很多,很有趣的一個人。

 

 

最重要的,是他不單止中英日語佳好,而且很上進。他最近一份工作,就好像是在達官貴人陣營的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做實習生。最近,那個好像有點胖的美國人,就到了那個地方請客。

在他的演說中,夢境有幾點,好像都有人看到了:

美帝重返亞洲,香港才會有今日的境地。如果香港政府這次真的落charge,你想,會多幾多個政治難民?這樣子,又把香港放到中美角力之中,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真係收唔到科,你話點算?🤭//在美帝這股拉力下,民主派需要思考的,就是香港市…

健吾發佈於 2019年7月3日星期三

 

那個遣都,那晚在bed time story 中就跟我說:「那天,我被點名,要問最後一個問題。」

我問:「為什麼是你?貪你年輕嗎?那兒到處都是達官貴人。」

遣都:「大概是因為我是那兒唯一一個大學生吧?」

我:「哦~然後呢?講~重~點~pleaseeeeeeee。」

遣都:「我代你問了。也代連登的巴打問了。廣告就籌了這麼多錢,也令全球人都看到那廣告,也示威了,很多人了,和平又做過,有點暴力的都做過了。好了,大家都好振奮了,之後我們還可以做什麼,要求國際關注呢?」

我:「哈哈哈,那胖子如何回答?」

遣都:「他說,這只是他的『個人意見』。在這次運動中,好多示威者,都只是說『不要什麼』,但就說不出什麼positive的訴求,即是『你要什麼』。簡言之,只要你有positive,正面要求的東西,國際社會就會可以幫手。」

我:「你叫連登巴打可以想什麼……」

說到這兒,遣都就吻下來,我就醒了。

然後,我就看到唐胖子說這些了。

 

總領事唐偉康 – 有話兒!

總領事唐偉康 – 有話兒!

U.S. Consulate General Hong Kong and Macau 發佈於 2019年7月4日星期四

 

你記得我叫大家讀《西遊記》嗎?喂,你有沒有聽過唐僧說什麼?

「你愛你要開聲講,唔講我點知你要咩……」

但那一刻,濛濛瀧瀧的,又有另一個黑衣人,膊頭很美,練得很好,很大隻的仔仔,就在我後面,在我耳邊說:「我發夢夢到有人同我講,既然港美關係法帶嚟嘅經濟成果喺現在嘅制度下,對我哋以至我哋嘅下一代而言,其實冇乜好實際嘅經濟成果可以分享到俾我哋呢啲普通人,咁其實推唔推冧佢同我哋無關。如果喺連串示威運動,我哋唔能夠爭取返香港人應有嘅權利,其實即使將香港所有嘅經濟優勢毀滅都與我哋無關,反正只不過係毀滅一啲我哋冇份分享嘅權利,咪當我哋向呢個不知所謂嘅制度同佢嘅既得利益者一種報復,就當還返塊淨土俾我哋啦…但如果我哋今次成功爭取呢?咁美港關係法就唔會冇咗,我哋可以得到我哋本來應有嘅權利,同時可以享有經濟繁榮嘅成果,努力嘅人得到相應回報。」

那個大膊頭大胸肌就一咬咬我耳珠。

說時遲那時快,又換了一個,長得像張震的男人,拿著一本bc 護照,然後從前面抱著我說:

「將眾籌既錢,告『英國政府冇真正理行中英聯合聲明對港人既承諾』。呢次,要槍口對正,唔可以再好似以前咁,搵幾條友或彭前港督講下關注就冇下文。美國先再出師有名,至少簽約甲方已出聲。其實都唔洗好多錢丫,泛民不是有港英時期已是律師既人麼?呢個,可以民事訴訟,甚至小額錢債,為港人討回一個便士,討個公道,至少有個black and white 的說法就可以了。但泛民不會這麼做。因為,這樣會令他們不能在香港再選舉。」

之後,我就扎醒了,滿身冷汗。遣都在我面前輕聲說:「好快一點寫出來囉。」

這篇東西就出來了。

如果你要打輿論戰,籌了五百多萬,剩下來的錢,是不是在美國討論「香港民主及人權法」的時候,要再在西方報章登報呢?

抑或剩下來的錢,是別有用途的呢?

而登報的內容,又是不是「正面的要求」呢?

但,如果這一波的廣告不出來,又有沒有人會懷疑,過去的「登廣告眾籌」的操作,都只是一鼓作氣,為遊行谷人數的把戲,而不是真的想美國「做野」呢?

胖子提場,就提得很著跡了。金花娘娘給我的夢境也很有用。至於可以叫美國做什麼?我相信網民應該很清楚,我,陶傑,孔誥烽教授,王慧麟教授等人,還有很多搞論述的前輩,都提及過了。泛民主派去見美國/英國議員的時候,有提出制裁所有「削弱香港自治自主」的香港官員以及議員的方案,如不容許其官員以及其子女申請美國留學簽證?這些,都是大家早就想到的事,我就不需要在這兒那麼多意見了。

總之,都是一句。如果你真的要借美帝的力量,你就要有辦法知道美帝的牌子如何打。換言之,即是你們在網路說的「xx來了我帶路」。你們真的會帶路?我質疑。

我利申先:我熱愛祖國,我熱愛中華文化。寫中文字是我維生的要領。覺得香港人,用小米華為,share 共黨網媒還有亂說人是五毛的低質政工作者,玩抖音食雞飲開心茶食天空撈,我早就覺得香港人大部份人都熱愛祖國的,怎可能讓美帝得逞?

好了,剩下來的,就等網路的討論區再發揮他們的功用了。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558
Date: 2019-07-04 19:40:48
Generated at: 2021-06-16 16:34: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04/196558/如果你真的要打輿論戰(4):如何做戲~如何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