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要打輿論戰(5):寧願一生都不說話都不想講假說話欺騙你

 

最後,我在這兒,送一個彩蛋給大家。

兩周後書展,我有一本新書。是白卷出版社幫我出的。亦是我堅持要出的,一本關於香港的書,本來,它叫《如果你做人累鳥》。

但在2019年6、7月間在香港出現一次又一次的自殺事件,大家的情緒都很壞。

編輯大雞哥某天晚上忽然說「不如不要用這名字」。

我當下在火車(即你們叫的東鐵),從中大回家。

 

 

那天晚上,我跟一個發夢時受到輕度PTSD(創傷後症候群),又不敢找任何「官方機構」的學生聊天。他害怕,那些官方機構某天會把自己的個人資料交出。

我絕對明白。「在香港,大部份人也不可信」,是我活著三十八年的其中一個信念。

 

 

所以我看到繼平,《香港民族論》的作者,曾經在我節目出現過的嘉賓在立法會,直播,全出街,你說我心中有沒有痛?

那個是我朋友呀!

你說我心,有沒有痛?

 

 

但我知道,我的情緒,是沒有意義的。打仗的人,情緒不重要。

我知道,我當下只可以,面對問題。

我的做法,只是一種最入門的downward comparison。 換人話說,即是:「你看我說過一句『血債票償很嘔心』、『一分反送中,兩分應付、七分發展/撈選票』,連登就有人招呼我了。你說你們壓力很大?」

他當下笑了,說:「的確,你的敵人真的很多。」

我回話:「沒有。他們沒有資格做我的敵人。過去十年,我天天都在發言,天天都在思考。雨傘過後五年,我用盡我的精力去觀察香港的政治狀況,外面那些人覺得自己認識比我多?不要說笑了好不。他們連做我的敵人也沒有資格。」

他就笑了笑,我們去了火炭吃雞粥,我們各自回家。

那一天,我看到很多人說要救人。之後又有人說那是一場「自編自導自演」的荒誕劇。然後又有人在網路說「寧願是假的,都不要是真」。而在這個過程中,又有一分救人,兩分應付,七分發展的戲碼出現,我就得要向所有人認真的道一次歉。

過去五年,我在《人民大道中》都叫大家「要多關心政治」。大家的政治水平沒有提升,香港是沒有可能有進步的。何謂政治水平的提升?

先問自己幾個問題:
一、「不投泛民,難道投建制嗎?」這條問題,你會如何回答?
二、立法會分組點票,有什麼用途?
三、議員提交議員私人條例草案的條件是什麼?
四、比例代表制之下,議員要爭取的票數是幾多?簡單而言,一個議員要成為議員,他要幾多票?
五、泛民為什麼叫泛民,而不是從屬同一個政黨?

這些問題,你回答不了,你就不是覺醒的人,你只是扮醒的人。而如果你答得了,你就會知道設計回歸這制度的人,絕頂聰明,深知香港及中國人的性格特質,才可以寫出如此毒辣的制度出來。你要改變這個制度,也不是三天兩夜的事。而當知道越多,你就會越絕望。

古希臘哲學家斯多葛說:「我認識的人越多,我就越喜歡狗。」我就會說:「我認識的政工作者越多,我越喜歡狗。」

在這場2019年6月的風暴中,我第一句交給大家的說話是:「我們要大個了。我們都不再是小孩子。」我們不再可以覺得「不投建制難道投泛民嗎?」就是支持泛民的原因。第二句我交給大家的是「唔准死,唔准送死」,死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方式,只是你解決自身問題的方法。那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你如何處理你的生命,如果我們不太認識,其實是跟我沒有關係的。第三句是「勿忘初心」。當大家在聊「打輿論戰」(即泛民或建制都準備收割民意,612被捕的那幾個人,就好像陳同佳一樣,應該都被忘記了)、「重啟政改」(come on, 831框架下的政改,雨傘的時候不可能要。831框架以外的政改,是違法基本法的。因為基本法的第二十四號文件,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已正式由人大加入基本法了。)

那討論831框架以外的政改,是不是不擁護基本法,會不會被DQ?

看,你們說要關心政治嗎?我就來關心這些了。

最近,還有人要關心武昌起義。哈哈哈哈,香港現在搞定了嗎?五大訴求,大家還記得嗎?

一、徹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動定義
三、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四、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毋忘初心,有幾多人還記得,還做到?

這一代,是比上一代進步的。

上一代,只是要求當權者不要不要不要。

核心問題,就是香港沒有「主體性」的問題:大部份香港人,只會用否定法去思考事情。做慣mc的民族,總是覺得答案一定在眼前,只要delete 不可能的答案,就是對的答案。

所以,他們的口號會是:Hk is not China, No extradition, No to Chinese manipulation。只會在negative terms 中尋找自己。

你問我,我覺得現在的小孩,一直跟我們這一代搞論述的有溝通,是有進步,有讀書的。他們的要求,直接簡單:

「撤回、放人、除罪、查警、普選。」

毋忘初心。

第四句,我交給大家的是:「要戰鬥,請準備各式各樣的傷害。戰爭是殘酷的,而輿論戰,也是戰。」

有戰,就有機會有傷亡。不論是自殺的人命,你跟家人朋友的拗撬,生意上的下降。對,我也有影響的。你認為我這半個月不談飲食,我的生意會不會有影響?

我只是不會像別的媒體一樣,情緒打劫大家而已。只要大家想飲飲食食,i am still there ,and always there。

我一直是,那個我。

so,再說,就變成話多的廢中了。最後,請課金,支持一下。這樣用腦,好花能量的。

香港人,are you ready?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600
Date: 2019-07-05 15:19:49
Generated at: 2019-10-16 19:02: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05/196600/如果你要打輿論戰(5):寧願一生都不說話都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