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真的想社會進步——大人們爭相收割成果,抗爭年輕人應如何自處?

 

我再問一次,你要不要打?

你要打,就要打下去。

當然,你決定不要打,那我說什麼,都不關你事。你可以走了。交叉在右上角,自便。

如果你要打下去,如果你想社會進步,就真的不可以不記得事情。

 

網上有些人說我是怨婦。對他們而言,怨婦的特色,就是碎碎唸,咬住不放。總是在說說說。

我是這個地球對自己最mean的人,我怎會不自省。我唯有反擊一句:其實身為傳媒人,而且是做電台的,不說話,難道是跳舞唱歌?我把我想說的東西,唱出來,會好一點嗎?

好了。先唱這一場:

星期一,葉劉淑儀開記招,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重點,以下是超譯:

一、田少你痴線架。

二、今次修例我地盡晒力

三、政府又老又蠢又生鏽係佢搞唔掂。我寫晒文架啦。我地好盡力幫手。

四、再講多次:田少你痴線架。

五、政府冇左我囉,咪出事囉。

六、我d 舊下屬好ok。總之跟過我既都係fit 馬。

七、我真係比妹妹適合做特首

八、仲有,公佈聽日行政會議之前林鄭會見記者,講左好多次「聽日特首會見記者」,即係叫你班記者「你好諗定問題,同我捅q死佢」。

花生就派到這兒吧。

而最重點,應該是後面,記者補問那部份。那一條問題,已是葉太兩次起身,最後聽到之後,都要回答,而且說「記者問得好好」的一條問題。

面對當前困局,有什麼解決方法呢?

面對當前的困局,葉太引述了研究1966、67年暴動時,英國人寫的Dickinson Report。這個亦是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金耀基教授寫香港問題之時,有quote過的著作。葉太的解讀是,當年英國人研判要解決香港問題,有「文化大革命」的背景存在,相對複雜。但英國人都說,要解決問題,是要「普選」。但當年英國人不想搞「普選」,於是就製造出一個有「共議」概念的「民政事務專員」制度出來。

但現在,民政事務專員,是做什麼的?是負責DQ梁天琦一票人的啊。你說,現在民政事務專員,是負責製造民怨,還是負責疏導民怨?

好了,原來這一句,就是用來對付妹妹說的「對策」。

林鄭今天見記者,她說: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政府會改革施政作風,又表明願意與學生代表公開對話。

林鄭月娥列出未來改善施政的4項工作,包括以不同途徑接觸不同背景的年輕人,聆聽他們的心聲。她表示,早前透過兩間大學的校長,希望安排與學生代表有小規模會談,但多間大學學生會代表表明,不贊成閉門會面,並建議公開對話。她說願意進行公開對話,但強調對話需要沒有前設,當局會盡快聯絡學生代表安排。

簡言之,就是群眾中的「五大訴求」中的「落實真‧雙普選」,她不會做。她仍會使用「諮詢」機構,即是「吸納」式政治去處理當前的問題。

簡單而言,就是分餅仔了。

所以,葉太昨天說的答案,「普選」,妹妹不會理會。即是說,現在有什麼問題解決不了,都是她的錯。

 

 

777這種解決問題的方式,對淺藍絲是很有利的。當前情況,跟2014年一樣:情況膠著,沒有了佔領之形,有廢政府或任何群眾看不順眼的機構之實(如民建聯取消酒會,tvb 取消商場show)。但社會氣氛不好,消費氣氛也不特別好。而反對派開始發現在群眾之間不一定最得好處:毛孟靜勸退群眾不果。林卓廷跪地無人理。梁耀忠被單手抱起救走。這些都令泛民傾向跟政府合作(黃碧雲說立法會二樓仍可以開會)。而當我提出這些情況,就會有人留言說我「不要潑冷水」,有人會在連登開post(我不知道連登開post 指罵我是鬼對整場運動有什麼用處)。這些,我都會好好記住。

而學生,這一次又被擺上檯了。左膠不是一直咬實,學聯沒有了,就沒有大專力量嗎?為什麼這些人,又再走在一起了?

 

 

即使這一個月,我全力投球,筋疲力竭。

 

我仍是企硬的。

因為,運動中,有我認識的朋友。有我的學生。我多講一次,我對我的學生是有真感情的。跟那些沒有能力戀棧權位又妒忌別人影響力的政工作者不同。你如果說過你要站在「雞蛋」一方,請你記得村上春樹的原文,是有「義無反顧地站在雞蛋一方」這一句。

這是村上春樹的原文,不要斷章取義。

呢句嘅核心,係 #盲撐。我好少quote嘅。一堆左膠話我私怨撚,佢哋之前quote過村上春樹㗎啵。所以呢,大部分左膠不學無術,唔識字就梗㗎啦。唔好對佢哋有期望,就ok…

健吾發佈於 2019年7月8日星期一

 

而如果,你認為「壽終正寢」=「撤回」,你就中計。

不要跟我說「不要斟酌字眼」,不論上至特首、律政司,下至立法會議員,你們是寫法例的。你們不斟酌字眼,難道關心雞眼?你們寫法律的人叫我們「得過且過」,你告梁天琦一票人暴動罪的時候,又會「逐條街去告」?

所以,楊岳橋在商業電台的訪問中說「暫緩」的時候,都引起很大的反撲,其實是絕對理解的。

 

 

但,777只是說給淺藍fans聽的。只要拖著時間,再派餅仔,就會重回2014年的狀態。

唯一的分別,就是美國的介入了。

 

泛民的議員們啊,別高興得太早。美國之音形容這次「肥蓬會」,是極為罕見。而不知道為什麼,彭斯又剛好在他們見面的地方。

 

這一篇啦,是蘋果不用register 都看得到的啊。哈哈哈哈。

 

 

照片還有Mark Simon 提供。

所以,現在泛民的中坑們(即中環價值坑,淺黃那一群),可以推post 說支持美國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沒有?

更重要的是,美國的介入,會是幾深,幾遠?這一點,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的。

所謂拆局的建議,是過去五年我在商台給我的訓練。我很感恩所有跟我工作的前輩,他們給我很有用的工具。我看到的現象,都只是看到。如你看到雨雲就撐傘的程度,我仍沒有去到那些政工作者或金主那個層次,可以「要光有光」。我唯一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事情未完,五大訴求,沒有一個被正面回應,就要「拉一派打一派」,你要公開對話,我可以公開對話。777出名好打得,你以為她會怕你大學生?她要全身而退,一定可以的。問題只是,制度不變,上層已在搞「估領袖」遊戲,那一堆前前前前前高官、法官、政治助理人人跑出來待領而沽,就只引證我在電台節目所言:社會有什麼進步也好,出來衝的年輕人,要得到好處,一點也不容易。最後得益的,都不會是那些被打到吐血,要流亡海外的年輕人。

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沉著應戰,小心行事。不要花無謂的力氣。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小心,拉一派打一派,橋楓模式。你要打,就要打下去。

當然,你決定不要打,那我說什麼,都不關你事。你可以走了。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跟車太貼 by 健吾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 我十八歲,打緊份暑期工叫坐枱 by 金魚小姐
    我今年十八歲,剛考完dse。上星期放榜,成績只有十六七分,不夠讀大學,在retake與副學士之間我選擇了後者。我沒有豐厚家底,只是一個行出街跌個招牌會砸死十個八個的那種公屋妹。高昂學費加上漫長暑假,無意中找到一份兼職,寫明非色情非身體接觸,…
  • 關於夜總會的二三事 by 金魚小姐
    客仔方面,一晚坐幾枱,記得既真係唔係好多。所以分享既都係d 令我大吃一驚記到而家既客。最記得我第二日返工,坐左個五十幾六十歲既大叔。佢係退休警察,好記得佢話佢走果時攞左五百幾萬退休金,而家又個個月咬五萬長糧。(難怪就算黑警個名臭過屎渠都咁多…
  • 有無見過人搵工,係完全唔俾聯絡資料人事部? by HR 扮工週記
    無留手提電話號碼,哩樣又係特別咗少少,哩個年代差唔多個個都有手提電話,好多應徵者都會將個聯絡電話寫喺頂頭。講係咁講,但又有啲人會留成幾個手提電話,大佬呀,係咪要小編逐個逐個打俾你,先知道佢邊個開咗機?…
  • 點樣分辨警察係唔係「毅進仔」?前人早有解決方法! by 彼得陳
    「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不過之後佢講嘅另一句,反而令我有所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 開心浩園餐 by BEAR 兒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752
Date: 2019-07-09 14:22:29
Generated at: 2019-07-20 07:57: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09/196752/如果你真的想社會進步-大人們爭相收割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