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影評《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

 

原著於著名網絡作家向西村上春樹的《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相信是一套令人有窒息感覺的電影,不單是張建聲和與松岡李那些情色動作,還包括了劇情的報局和轉折,令人有一個很大的懸疑果效。

可是最令我最大感覺的並不是視覺福利和緊張情節,反而是由陳浩民飾演的警探與吳岱融扮演的精神科醫生的那一幕,故事講述了陳浩民找吳岱融查間女角何佩瑜的精神病紀錄,當初吳嚴詞不透露半句,可是陳浩民卻利用了一些踩界的方法令吳岱融說出了何的病情。

正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日常我的工作都要接觸不少青少年,當然也包括警察,很常見的警察口吻就是「佢咩事嚟搵你啫?大家傾吓計,都係想幫個嚫仔啫!」「呢度講、嗰度散,我唔會落簿嘅!」甚至有些好克制的警員會話「你唔講,我告你阻差扮工噃!」其實,每人都有各自的職責,你有你想破案,但我也有我的實務守則,在不違反法例下也要維護服務使用者的最大利益。

 

 

還記得某年在一所服務單位內,有一名目測已經發現是有特殊需要的年輕人,被人欺凌時用了一件美工用品傷害了對方,當然我得承認任何人也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警員在活動室內查問了資料後,擬把傷人者帶至警署受查,我們當時問了帶隊的警長是否正式拘捕這初中青年,在確認不是拘捕後,步行百多米至大堂時忽然又向青年人指出他已經被捕。在陪同他於警署等待期間,警員要求他接受人身搜查,當我向年輕人解說多一次後,警員卻表示在警車上已經搜了,我心想「天!難道有時差,剛剛話搜,但原來老早已搬了」更甚的是有督察更狂嘯地叫「巴閉啦!有社工照,如果唔係丟你落臭格,等你老母嚟都搵唔到你!」老實說,這小子無可否認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但幹嗎要這樣無法無禮地對待他,當時我想若最後落案,我定必指控警員沒有將涉嫌罪行告知被捕人、也沒有在錄取口供時警誡他。

我們的日常工作,經常都會和警員有交接,雖然我相信不良動機的人不多,但是上述事例又卻常常經歷,究竟是什麼原因,實在天曉得! 不過戲中的點滴,卻與日常很相似,有時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事,比在電影中看到的更曲折離奇,甚或更荒謬。

有時,我們在怪責別人不尊重你時,也要撫心自問,為何找回那「樽鹽」是這麼難的唷!

 

作者: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6988
Date: 2019-07-12 05:24:10
Generated at: 2019-09-17 05:32: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2/196988/偽影評《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