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談月論】從上古年間說起

 

眾所周知中國歷史源遠流長,或許會有其他曾經修讀過的朋友跟小弟一樣會生出如此感嘆,這幾千年來的漫長歲月總是深陷在一個治亂興衰的怪圈之中不能自拔,仿佛大家花上幾年的光陰學習到的都只有制度批判這一套似的。

只是凡事總歸有例外,中國歷史上自然也有一些超脫這個怪圈之外的異數,比方說,在後世《鹽鐵論》一書中被漢朝文學所大力推崇備至,甚至盛讚其「上自黃帝,下及三王,莫不明德教,謹庠序,崇仁義,立教化。」的禪讓時代。

禪讓時代始於黃帝,終於夏禹之子啟。先拋開充滿著神話色彩的黃帝、神農及蚩尤逐鹿中原的紛亂時代不談,每當說起禪讓時代,往往給人的印象都帶有幾分後世民主選舉制的夢幻色彩,如同中國歷史上最理想的運作模式一般,讓古往今來多少的大儒學子們魂縈夢牽,恨不得自己能早出生個上百幾千年,不求獲得青睞倚重,但求能在跟前牽馬,替聖王在教化萬民的豐功偉績上作出一些微小的貢獻。

只是,這個時代事實上果真的如同書中所描繪那般,是個遠離亂世紛爭、百姓安居樂業,四方趨之若騖的世外桃園嗎﹖也許並非如此,這從《竹書紀年》一書的記載中或許就能可以看出一二。舉例說在五帝之一的顓頊執政的第七十八個年頭,有另一位叫作術器的部落之主不服作亂被滅,而緊隨其後的帝嚳則在其執政的第十六年頭滅掉一個叫有鄶氏的部落,便是以治水天下的大禹亦在帝舜手下擔任司空時有著討伐攻克曹魏之戎的事跡(曹操:這個「曹偽」太丟人了)。

當然和帝堯為了排除其後繼者帝舜的執政障礙所做的一切比起來,這些甚至都說不上事。在《山海經》及《韓非子》兩本古籍中都分別記載了這樣的一些往事,當知道堯打算將天下讓給舜之後,各路人馬紛紛出來力諫,當中一號選手鯀直指傳給平民是不祥,然後直接被堯帶著大軍直接誅殺於羽山之郊。然後二號選手共工也不服氣了,當然結果也沒好上多少,直接隕歿在幽州之都上。這下到三號選手驩兜跳出來了,率領著他的三苗部落一起跑上了賽道向堯抗議,只是帝堯表示自己可沒有打算詢問這些人的意見,隨即讓驩兜安然暴斃,順便把他們這三抗爭先驅起了個名字「四凶」,讓他們從此被釘在華夏的恥辱柱上。

從這些事跡看來,一方面可以看出確實自古以來華夏大地的老祖宗們早在上古年間已經深諳政治爭鬥之道,各種文宣戰和排除異己都大有後世歷任名君帝皇那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氣勢。另一方面,也能看出禪讓時代歸根到底並非後世書中那般理想美化,始終都遵循著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原則。即便各路不同意見的持份者紛紛出來站隊反對,在毫不講理的絕對力量面前也是不堪一擊。至於漢朝文學口中那種積累世之仁德而令四海八方紛紛臣服來投的情況,在沒有絕對的軍事和經濟優勢之下,大概只是水中撈月鏡中採花而已吧。

 

作者:月逝華廷

九十後廢青一枚,業餘文學創作及影視、歷史愛好者,素愛與志同道合的朋知益友高談闊論,暢談史話世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026
Date: 2019-07-13 05:07:36
Generated at: 2019-10-19 04:17: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3/197026/【空談月論】從上古年間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