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越演越烈的警民衝突、談人性

 

俾人打醒咗 醒起要帶委任證嘅警察大大

麥子桓發佈於 2019年7月14日星期日

 

逃犯條例風波越演越烈,現時戰線已經發展至各大社區,尤幸今次運動未如雨傘般、拘泥堅守某個地點,要知道這樣的策略對政府而言已不構成威脅。當然,事態發展仍未明朗,但樂見社運發展至社區的新模式,說到底與中共的抗爭,始終是持久戰(所以,懇求絕食陳伯停止絕食了,再這樣下去你只會死——認真,這個政權,根本不屑一顧,又何必呢?);但是,示威後續這種越演越烈的警民衝突,到底又是誰搞出的禍?

 

談警民衝突

唔知林鄭想唔想試下搵次示威遊行時「落區」,當感受下「氣氛」?佢當然唔會啦,仲唔俾人鬧到 X 街咩。

一波又一波的警民衝突,近幾星期在香港屢屢發生,警察與人民的血仇越積越多,已經數之不盡。不論示威者也好、警察也好、記者也好,受傷的受傷、差D死的死——岩岩星期六真係又差D發生命案。但最可恥最可恥的,是林鄭一次又一次地龜縮在警盾之後,任由大量警民衝突發生,事後就出黎在記者會侃侃而談。其實你只要好好出黎面對下你管治的群眾,就乜事都無。點解你就係無呢個勇氣呢?藍絲們又同唔同意呢?只要林鄭肯出黎面對下示威者,警察都唔使咁辛苦啦是嗎??

我唔係話黑警無罪。黑警的罪,在於守護不義的政權、甚至驕傲地守護它(所以真係唔好意思,你地受傷我真心是心涼既)。但,相比起這種平庸之惡,林鄭之惡更為可佈的地方是,她是可以解決一切的人,但她「選擇」不解決——她就「任憑」警權繼續坐大發惡、「任憑」警民之間打來打去,「任憑」你們絕食至死-這種「任憑」,不僅無恥、不僅冷血、更是噁心。

林鄭一次又一次地,出新聞稿又好點都好,都直指勇武示威者是「暴徒」(which is 呢D「暴徒」只是平民百姓…)。我唔知林鄭你花左幾多心力,先說服到自己果D是「暴徒」。大佬,咁搞法,十八區真係區區都好多暴徒喎,上水屯門今次沙田都係咁(真係唔好意思原來你「統治」緊一班「暴徒」)!喂你睇真D啦,大部分是後生仔著熱褲 T-Shirt 一路拎住Notes溫書一路示威既中學生大專生黎架咋。而家班細路,係拍住拖去前線俾人打,然後仲俾人老屈收錢呀(收錢食催淚彈同食椒仲打到吐血?!計落都無可能啦,俾你都唔做啦?!不過藍絲竟然連跳樓都可以因為收錢,呢種邏輯我真係識條鐵)。林鄭你係咪癡左線呀。

現時已經下下見血,可以預想的是,長此下去,終有一日會搞出人命(其實已經搞出人命)。

 

談人性

談到這裡,只能夠得出結論,就是政府已完全失去「人性」。林鄭常言,「尊重市民遊行集會的自由」。拜託,市民不是要你的「尊重」,而是想你「聆聽」與「接納」。如果你真是有「聆聽」與「接納」,人地死鬼大熱天時出黎遊行??你「尊重」我的「自由」,但我們的「訴求」你卻永遠置之不願,咁呢種「尊重」又有可用呢??解鈴還須須繫鈴人,你真真正正面對你所管治的人民,「還政於民」咪得囉?咁咪收拾到「爛攤子」囉?點解仲唔明白呢?普普通通的「溝通」完全做唔到,仲話「熱心服務香港」?你咪玩啦…

這,是一種人性的消亡。呢班膠官,見到政策有問題唔處理、日日坐冷氣房,諗下點用最少方法「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見到人有訴求唔關心、用暴力解決;見到大量人民為自己一個決定受傷(甚至死亡)、竟然無動於衷。一個失去人性的政府、失去人性的政權,究竟是應該只是實行「真普選」就解決得到,定是需要更大更根本的革命先得?各位不妨好好想想。

最後,我想勸勉大家。柏林圍牆並非一天倒下,在未倒下之前的四十多年裡,也無人想過能與美國匹敵的蘇聯會有解體的一天。與中共的抗爭總是持久戰,勿因一時之氣而流血受傷被捕,委實不值。保持堅毅的心,努力作戰!共勉!

 

作者: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112
Date: 2019-07-15 05:16:25
Generated at: 2021-12-09 17:31:3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5/197112/談越演越烈的警民衝突、談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