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浩園餐

馬鞍山-恆安嘅「撐你媽的壁」又話好多人支持,又話好把炮嘅?————————歡迎share & like 但請勿偷相同文字

– KEVIN CHENG PHOTOGRAPHY- 發佈於 2019年7月16日星期二

 

我是抱着必死覺悟走進府邸的。我走到後門,再望向四周,確定沒有人跟蹤。抬手看錶,時間已是九時零八分。我拿出手機,打開收件匣,裏面只有一個訊息,寄件人是一串不知名的號碼,大概他們用的也是太空卡吧,訊息寫着「2100,礼宾后门」。一直等到九時十五分,還未有人出來,不知是否因為焦急,感覺手又開始癢起來。

「我已經到達了」,正當我打算回覆時,轉念一想可能寄件者看不懂繁體,於是開始找找這部手機有沒有辦法打簡體,可是找來找去都找不到,然後手又開始癢起來。要不用英文吧,可是我又忘記「到達」該如何拼,最後只是覆了句「OK」。至少也讓他知道我到了。

或許是那訊息真的有用,幾分鐘後有個穿黑西裝的男人走出來。我正要進去就被他一手攔住。

「你是那個人﹖」

「你看看就知道了。」我把手機遞給他,他看得很仔細,看來他並不是寄件人。

他把手機還給我說:「這不代表甚麼,我要看你的委任證。」

「你是裝傻還是怎樣,誰都知現在執法是用不着委任證的,留下只會曝露身份,說句老實話,我早丟掉了。」

「要是你不能證明身份,我是不能讓你進去的。」

「你記得之前有人被咬斷手指嗎﹖」我一邊說,一邊把黑手套脫下,露出斷了一截的無名指,「這就是無人能偽裝的證據。」

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樣子,我忍不住嘴角動了動,然後又想自己究竟在自豪個屁,於是馬上板起面說:「那我現在能進去吧。」

我被蒙着眼帶進去,再次打開眼睛,身旁的男人已經不見了。這是間雅緻的書房,書桌堆滿書本和文件,桌後面張背向我的大班椅,椅背太高,都看不到是誰坐在上面。這時大班椅慢慢轉過來,是個老男人,輕掃着大腿上的貓。

「馬龍‧白蘭度……林生,怎麼會是你﹖」

「一直都是我,別人總愛說她是扯線公仔,這只猜對一半,其實我一早公開了提示,說我是她背後的男人,可惜沒有人聽懂,」林生陰沉地笑了笑,「來,我們說回正事,我要給你一個無法拒絕的要求。」

我沒有說話,甚至是努力隱藏自己的表情,只是嚴陣以待即將發生的事。

林生慢慢從桌下拿出一個麥當當叔叔的公仔說:「聰仔每當加班,都會叫你買麥當當,我想今天也不會例外,所以待會你要做的是很簡單,就是到沙田買個餐給他。去到直接找經理說暗號,他就會把東西交給你。暗號是開心浩園餐。」

「可是這個餐我親手交給老闆的。」

「我們已經打點好一切,到時所有線索都會指向在麥當當炒薯條的那個暴徒,沒有人會懷疑你的。放心,新城市廣場是我們地頭。」

「可是我在沙田買麥當當再送到港島,明眼人都看得出有古怪吧。」

「你跟法官說你剛好在沙田就可以了,必要時你也可以跟他說暗號,暗號是我做事不用你教,他自然就會明白。」

他見我沒有答話,又繼續說:「錢已經到戶口吧﹖」

我點點頭。

「其實這都是為大家好,只要有第一滴血,一切就好辦得多,」他看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你走吧。」

然後事件就一如他預想般順利,紙袋裏除了有幾條薯條炒焦外,其餘一切都跟一個普通的雞腿包餐沒有分別。正當我看得入神,突然有把聲音從後叫停我。

一個年輕的軍裝走過來對我說:「先生,麻煩你身份證。」

「自己人啊,手足。」我拍拍他肩膀說。

「那可以看看你的委任證嗎﹖」

「手足,不要跟我玩這些把戲,你阿頭是黃啟法吧,知不知道我只要跟他句話,就可以令你很難受。」

這時一直站在旁邊帶着警犬、較為年老的軍裝也走過來說:「手足,要是你沒有委任證,我們很難相信你的,不要讓我們難做吧。」

於是我只好把紙袋放在地上,脫下手套向他們展示斷指,「看,我就是那個被咬斷手指的手足,網上都有相片,你不信可以查查。」

他們看看斷指,又再看看手機,「對不起,為你造成麻煩了。」

看到他們驚訝的表情,我禁不住又有點自豪的感覺,揮揮手說:「不打緊,你們都只是工作而已。」

「我是說這個,」老軍裝指向地下,只見那警犬已把紙袋咬破,正在食着薯條,「應該是我今天忘記餵糧,牠太肚餓了。」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已經把幾條薯條送進口裏。我感覺血液快要結冰了。

「這個並不是給你食的,要死的是那些當權者,並不是前線的你們和警犬啊,」這句話我幾乎是喊出來的,說完之後才發覺說溜了嘴,只好趕緊賠笑道,「我扮暴徒扮得得挺像吧,誰叫你們要查我身份證,哈哈,你們就隨便食,我回去再買就可以了。」

我現在只想馬上離開這裏,離開香港,越遠越好。可是雙腳卻不聽使喚站在原地。

 

 

作者:BEAR 兒

嚴重拖延症患者,是個不務正業,只顧傷春悲秋的廢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金融才俊」 by 金仔
    金融才俊當中,還有部分是專業「食客」。朋友S在公關公司工作,因為業務關係,經常需要在各大酒店安排一些午餐商務飯局。這些飯局都是Byinvitation的,每位平均一千元一個setmenu,但不說不知,這些飯局往往吸引一些在中環金鐘上班的才俊…
  • 【真。攬炒】楊岳橋笑住講前線食催淚彈,懶理義士死活 by 左膠正垃圾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
  • 點解班後生咁唔鍾意老一輩?因為廢中廢老其身不正。 by 亂臣賊子
    搵工或者出嚟做臨時工時,成日都會見到啲其實真係冇咩料嘅老頂成日吹水吹到天花龍鳳,但永遠就唔會落手落腳淨係識尸位素餐,衰左就射波俾死貓人食;日光日白見人個時將「後生仔冇道德急功近利」掛喺嘴邊做衛道之士,但轉個頭夜黑飲左兩杯就大言不慚向人提出性…
  • 【認真答】不中出如何令同居女友懷孕? by 白木乩
    睇到呢啲POST,再碌下COMMENT,雖然網友們都發揮創意極盡挖苦之能事,但就算撇除「搵隔離屋幫你中出」、「帽事嘅」、「讓老夫出手」呢啲選項之外,都其實真係有可能嘅。…
  • 誰怕攬炒? by 健吾
    香港人,有一種好奇怪的性格特質:老闆情結。他們沒有權力,卻很愛用「老闆」的思維去想事情。用左膠的說法,好聽一點,叫換位思考。難聽一點,就叫「皇帝唔急太監急」。你看看?有時事評論界的前輩認為,「睇完民意的所謂逆轉,見到咁多人咁堅定地反送中,反…
  • 敏華冰廳一個品牌,兩種品質?——旺角朗豪坊與荃灣荃錦中心的天堂與地獄 by 白木乩
    過度擴張,搞唔掂QC,然後名大於實,發生太多了,今次好明顯,個廚房都未訓練好,就要推佢上戰場。室溫扒都拿出來奉客,不如改名做大鳩鑊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151
Date: 2019-07-16 18:05:08
Generated at: 2019-08-19 02:22: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6/197151/開心浩園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