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車太貼

 

 

在這幾年的流行曲界,我有一首歌,都幾不喜歡的。

叫《跟車太貼》。

 

 

我只是覺得,這個世界的所謂「跟車太貼」,只是因為大家在追求某種程度上的安全:我在大眾的群組之中,我說的事情是大家都覺得對的事情,我不想錯。

「跟車太貼」,結果就是「炒車」。所謂「炒車」是什麼意思?大概是,評論錯一些人或事吧?

但很多時候,所謂炒車,都是人造的。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一、如果有人認為,張超雄提出的私人條例草案係最好及最可行,咁就應該做嘢做到底,飛去同陸委會傾,傾好晒有關安排及細節,然後返來同市民講,呢個係由泛民傾出來的,陸委會都會同意的deal。佢地做左未呢?如果未做既話,咁同777修訂逃犯條例然後當台灣會接受,有咩分別?

二、如果有人認為,佢地提出的私人條例草案,即使係通過咗政府及立法會主席,響條例草案委員會階段之時,即使建制派提出的修訂,將777而家既方案借屍還魂,與條例草案的主旨有極大的分別,根本上不會獲得委員會通過。好,大家好信議會。忽然間,又好信而家議會運作良好。幾時建制派咁跟議事規則做嘢架?難道大家認為,到時法案委員會主席,會好乖,唔會出術?

這兩點,都跟張先生的個人人格沒有關係。他是一個好人,和他有政治智慧,和他的助手或身邊的人不知民情,想「推他去死」,是三件事來的。我相信,一個一直都關顧弱勢社群的人,他做人,應常以為自己在「擇善固執」吧?

但現在,群情已發展成抗爭運動,而不是 solution based 的議會議事。立法會失效,幾近是群眾的共識。要不是群眾衝入立法會,「明日大嶼」早就過了吧?不是一堆年輕人用十年自由去換,三十幾人走難到台灣。

現在,不知怎地,突然又有一堆人覺得,議事規則很可信,立法會議員(建制派)可以好合作,不會在議事程序上耍花招,那是天真,還是傻?

立法會議員們,請緊記,你們現在唯一的角色,就是在群眾之中,站在群眾之中。我好想知道,你們身邊的人,究竟有幾多人真的知道民情,真的在幫你們?抑或你們自己的同溫層之厚,已發展到一個地步令你們覺得你們有資格再「由上以下」的以精英心態教育群眾去跟你那一套走?

究竟,你們是要聽民意,還是要帶領民意?

擇善固執和一意孤行,也許是一線之差。

而群眾,的確也比我想像中伶俐,有不少人私訊我說:#不割蓆 #不分化 #不篤灰,不等如他們做了49開方的事都默不作聲。縱容泛民過去22年犯什麼錯都要含x投票,才會搞到你們今日如此玩忽民意。你們是知道的。

多謝。

多謝。

多謝。

多謝你們令我知道,我的文字,有人看到。

說完這一句,我不會再評論張超雄是次事件。

希望7月21日的五大訴求,大家仍會記得。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237
Date: 2019-07-18 23:08:36
Generated at: 2019-12-16 05:10: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8/197237/跟車太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