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權如何運用劣幣驅逐良幣手法來打壓大家

感謝中共組織提供花圈 ❤️維穩費沒有白費!

香港焦土力量發佈於 2019年7月18日星期四

 

這個兩個月,香港經歷的運動,真係運動,因為基本上每個星期都遊行,仲唔係運動咩。相信大家都會有一個既定的程序和準備,如帶水、毛巾、穿薄衣等等。

但是你有你行,你有你的訴求,政府卻一直不理大家的回應,高官仍然是龜縮,厚著臉皮說為市民服務,所以你都咪話佢地唔勁,因為人無恥便無敵,在香港真的是非常之行得通。但不要以為政府不在做事,就是降溫,事實上政府一直在做事,但所做的事不是為解決問題,而是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是遊行人士和反對他們政權的人。當中利用常見的經濟學劣幣驅逐良幣手法來打壓大家。

明報報導指在剛過去星期日的沙田遊行,有香港媽媽在遊行沿途的街站提供涼茶,但後來被警方搶車匙搜車,因為說是物資站,可能有危險品云云,最後更有部分物資更未能取走。經此一役,香港媽媽對遊行也會有芥心,說不會帶小朋友到場。

屯門公園大媽舞,影響當地居民,雖然有示威者抗議,讓這批大媽走了一陣子,及後最近她們轉移陣地,到中環街頭表演。

這兩種現象,前者是有意將一些遊行人士迫到牆角,使他們感到懼怕,從而放棄遊行。後者是當局採取放任行為,不理這些大媽舞,原有公園的遊人離開,在中環昔日一些街頭演唱者生怕這些環境及品味,也逐漸消失,最後成為大媽與阿伯的陣地。

兩者看似沒有什麼共通點,實際上都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政手法使然。當權者眼見遊行人士眾多,甚至出現一些自發的支援行為,長此下去使運動有延續性,如何打散他們,特別是針對相對友善和「好蝦」的群眾落手,迫他們脫離遊行行列,從而減低遊行人士以及其影響力。大媽舞以量和低品味行徑佔領了公共空間,迫使群眾遠離和沒有權利使用這些公共空間,間接減低集會成或者提供一種軟性文化輸出的力量,年輕街頭表演很多都俱一些理念,正正是政府不想這些人們和群眾能夠聚集,那麼這些大媽便成為一個有效的工具,驅逐了良幣,留下來的,便是劣幣。

劣幣者眾,大媽佔領公共空間,群眾減少,使反對力量薄弱,同一時間支持政府的團體近期也開始重新整合,由撐警集會、有專車大巴送人去撕紙的團體,這些手法,都是利用一種「劣質」手法來反擊,大眾感到這種互相的撕裂感到煩厭,不想再捲入在其中,便開始離開免受到牽連。

當權者喜歡用群眾鬥群眾,抓爛面,玩低劣手法來迫走對手,使自己的達到目的。

這是因為深知如用理性正常的心態去對付反對者,是沒有能力,因為站不住腳時,便用低裝手法去應對。

是不是很差,的確很差,但當權者是不會介意,因為他們不會要過程,只想要結果。可憐是這些肯程,卻傷透了對自己熱愛出生地的香港人,是何等無奈。

但散播這些無奈也是沒有用,因為當權者眼見你弱少,不出聲,會越踩越埋,迫你沒有退路。唯一的方法,就是堅定自己的理據,絕不畏縮,謹記無忘初衷。

 

伸延閱讀

涼茶站媽媽被趕:警搶車匙搜車

 

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290
Date: 2019-07-19 18:43:39
Generated at: 2019-08-20 23:09: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19/197290/政權如何運用劣幣驅逐良幣手法來打壓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