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個案】年輕太太自幼居住元朗,尋晚喊住同三歲兒子講「對唔住阿媽無錢帶你走」

政治 /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今日想再同大家講「移民」呢個問題。

家琪(化名)三年半前開始黎搵我,當時佢剛剛結婚並懷孕,前來問我一些生產方面的事情。同年,佢同丈夫兩家人夾錢,籌夠首期,喺元朗購入小小單位,以為一家三口有了安身之所。

今年,香港是多事的。相信未來亦只會更多事。家琪上星期已經向我預約,想問有關孩子揀學校以及成長的一些事情。

家琪來到,「神婆,你知道尋晚發生咩事吧?」

我一秒醒起她住元朗,「你無事吧?」

「原本我地尋晚原本要出旺角食飯,不過個仔發燒,所以取消咗,成家留喺屋企。如果我地照常去食飯,可能就……」家琪聲音顫抖,「……嗰條路我同個仔日日都行。我尋晚喺度諗,如果出左去食飯,返到黎,我地會點。會唔會比人打。個仔會唔會比人……」

我深呼吸一口氣,好想客套地安慰一句「無事的,過去了」,但是我說不出口。根本唔係「無事」,根本未曾「過去」,應該話而家係新一輪嘅開始。

我好無力,我連一句 Hea 爆嘅安慰都講唔出口,只能夠,只能夠嘆左一口氣,努力擠出輕鬆嘅聲線,「總之……出入小心。小朋友最近點?係咪想問佢讀書嘅事?」

「係呀,係嘅……」家琪閉上眼睛,眼淚緩緩流下。我為她遞上紙巾,而紙巾也由我以前常用嘅 Tempo 變成其他品牌了。

「幾年前,我仲可以同自己講,唔緊要嘅,比足夠嘅愛個小朋友,盡力去保護佢,用心去教導佢,咁都應該可以令佢順利成長。」家琪哽咽,「但係,我呃到個仔,我呃唔到自己。」

「睇住香港變成咁,我唔知可以點。我同老公加埋,頂多五萬蚊人工,供樓無左一舊錢,仲要已經講緊係元朗樓,我地想搬去九龍都唔夠錢,唔好話港島。我喺元朗大,但我喺港島返工,唔好同我講啲人無分別,根本成個氛圍都唔同。」

「神婆,我有睇你之前講移民篇文,我當時睇完,仲同我老公講,香港啲人大驚小怪,咩都話要走。」家琪苦笑,「但係,我自打嘴巴呀而家,六月以來嘅每件事,加埋尋晚,喺屋企門口呀!打人呀!大肚婆都打呀!我個心都有把聲同我講:唔得,要走啦,真係要走啦。」

「但係,走去邊?」

我望住家琪,似有還無地擠出一個笑容。

我明,我當然明。可以走嘅有幾多,能夠有能力走、而又甘心走嘅又有幾多。

如果無錢呢?無特別技能呢?有家累呢?可以去邊?可以點走?

「我尋晚攬住個仔,喊住同佢講,對唔住,阿爸阿媽無用,帶唔到你走。」家琪泣不成聲。

睇到呢度,我好希望大家唔好講「唔好生仔咪無事囉」,呢句說話講係可以好爽快的,但係人各有選擇,事而至此,凡事無如果。

不過,家琪或者講出好多朋友嘅心聲。唔係唔想走,係走唔到呀。

除非你係超級技術專才,例如,我有客做機械工程,佢順利搵到美國工作,佢剛剛離開左香港,非常爽快,原因?佢單身,未婚,父親早逝,母親改嫁,佢一支公,落得輕鬆。

又有一對情侶,一方持澳洲護照,所以去悉尼真係話咁快就安頓好;一位為電腦工程師,一位為會計師,走咪走,驚你呀。

但係,如果什麼也不是呢?

我望住哭泣的家琪,再看一看窗外,天色,有點灰矇。看不到陽光,也看不清,很多人,之後的路向。

 

【塔羅牌個案分享】

 

 

作者:神婆

神婆
非典型占卜師,唔神秘,無形象,除了鐘意聽客人講故事,夜間興趣係打機睇動漫同撚貓。https://www.facebook.com/FortunaMessag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440
Date: 2019-07-22 14:04:54
Generated at: 2020-02-25 09:10: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22/197440/【塔羅個案】年輕太太自幼居住元朗,尋晚喊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