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話與人話

 

什麼叫「佛洛伊德說漏咀」呢?簡言之,就是一些人,在緊張,潛意識之間不知不覺把自己不能說,或是不可以說的說話,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的說出來。從字裏行間的閱讀中,你就可以讀到他們的心理狀態。

比方說,某位警察說的「遲唔遲我唔知⋯睇唔到錶啊sorry呀。」還有這一句,其實都反映當時警方的心理狀態,相對都比較蹦緊。這一點,我相信所有市民,都要有心理準備的。

 

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心理學上的所謂「說漏咀」。《Case…

On Guts 發佈於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

 

另外,有朋友說,心理學上,「說漏咀」在政客中,更是很易發現。

先看看這兩個case:

Case 1

林鄭:我哋當然不會把「執法人員」和「施暴人員」放在一起……

「執法人員」我們能夠理解是警察,那麼「施暴人員」是政府哪一個部門人士呢?稱呼施暴者為「人員」,意思是自己友吧!

簡言之,他們不叫「暴徒」,而叫「施暴人員.是不是暗示,他們是「自己人」?

Case 2

節目主持人問:「有指今次事件是警黑合作…」

警方發言人:「我不能夠完全同意!」

大概他本來想講的意思是「我完全不同意!」。一不小心說了真心話:「我豈能講完全同意?」,所以出現「我不能夠完全同意!」。

不能完全同意,即是部份同意?是不是警方早就知道,他們有跟當地村民有很緊密的溝通?

只要你平日聽新聞,聽得比較小心,你就絕對會明白,為什麼在場記者都可以說出:「你們講人話啦!」這句話。而只要你多看他們的記者會,你也不難發現,我們的官員,有些愛反白眼,有些愛在說話中加入冷笑。這種「身體語言」的說漏嘴,絕對正正反映他們對市民的輕蔑,是由心出發的。

不如又提醒一下大家。根據香港的財政預算案,警隊一年,用我們幾多錢呢?

 

根據 2019/2020 財政預算案,警隊 「個人薪金」 的支出預算為 161.64億港元(未計各項津貼、福利等等);簡言之,即每個月13.47億。

 

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 這個六月,我們納稅人給了13億幾出來的。

在這十年,我絕對明白,要講人話,需要勇氣。請大家都一直說人話。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484
Date: 2019-07-23 14:31:32
Generated at: 2021-07-27 16:51: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23/197484/官話與人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