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想出條出路

我們想得很遠。

這幾天,很多朋友找我喝茶,吃飯。我都只是喝茶,不肯吃飯。因為在修身。

他們最想知道的課題是:究竟我們要做什麼,才會收科。

這樣牽涉兩個狀況。

之前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說過,在1967 的暴動之後,英國人寫過一份報告,叫Dickinson Report,這份報告,是香港暴徒大學的前校長金耀基教授寫他的論文時,經常援引的一份報告。當時,Dickinson report的說法是指,如何處理當時年輕人的民怨呢?

嘩!健吾,葉太Regina Ip…

渾水發佈於 2019年7月27日星期六

選舉。

但英國政府當時不想搞民主,也不想搞選舉,於是就搞了民政事務專員制度,將地區的聲音,用代議士的方式帶入政府。同時,搞了香港青年節,新潮舞會,有限度地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創作自由給香港的廣東音樂,電影,向中國反攻。好等他們不要宣傳他們的那一套來香港。

於是,我們就有機會看到這些:

 

這些是不是維穩歌曲?當然是。聽了之後,是不是覺得舒服了?

但現在,2019年了。政府到現在,都沒有想像過去回應社會訴求。他說的「我以為我答了」,是他們最大的問題。

昨天,有好幾個朋友告訴我,葉太有提到我和朋友的名字,也有提及電台前輩森美的名字。

 

葉劉姐姐的說法,是政府需要發言人,需要新聞統籌專員,也需要發言人的research梯隊。而各政府官員,都需要出來多見群眾,多解釋他們需要解釋的事。

對於這點,我倒是樂觀的質疑的。為什麼?就算我們有民主,700多萬人,我們真的會有「共識」嗎?只是台灣2000萬人,都會有人支持蔡英文,有人支持韓國瑜。那些選票,那些動員,那些眼淚,那些金句,都是真的。氣氣氣氣氣,你再氣都好,就算有了普選,你都需要有共議的成份,真的認識民間的溫度,才可以有效管治。如果政府只是覺得,你用錢,用人脈,用關係去收買所謂KOL,去代言,去幫你說話,這倒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想像。

台灣的模式,就是使用數據。朋友搞的數據公司,最近給我看了一些資訊,他們的數字說,香港的狀況,現在很危急。

過去兩個月,香港人在社交網站回應「嬲嬲」的數目,是佔整體的大概20%。他說,一般而言,5%是有事發生,10%是事情「很大條」,20%是近乎暴動邊緣。

這些數據,都是實在的。他們不可以說「市民會接受他們的道歉」、「我以為我已經回答」、「我們譴責什麼什麼」……這些都是不必要的。因為,這些說話,沒有令「嬲嬲」壓下來。

香港人,就是氣。

 

 

要令「嬲嬲」在現時點壓下來,對於逃犯條例一事,我想大家的訴求是清晰得比清晰更清晰,什麼「私人條例草案」,什麼「血債票償」,都只是小事。香港人這次要的,是一場徹底政治改革:

 

如果這五點是決不會做,然後你找什麼KOL 出來,都不會有用的。

我常跟想找我做市場推廣的客戶說,任何人跟你說你找那誰那誰賣廣告,一定行。那個「任何人」,一定是一件垃圾,是來坑你錢的。年中,也有很多KOL wanna bes 在我身邊出現,為什麼有幾個,從我身上推出去,就可以成功起機?因為我看到他們有一些我看不到的特質,是市場喜愛的。他們成功,跟我可以沒有關係。我推完一次,他們不再努力,又或是財/色/like迷心竅,變質走樣,他們都不會成功。

所以,我還是希望葉太這位在行政會議上叫相對敢言,而亦有「管治」視野的行政會議成員,給特首以及所有「準備做特首」的人,一些意見:他們很厲害,但他們已很離地,很不能和我們這世代和比我年輕15年的世代溝通。他們因為陌生,害怕,就把自己的思維進入更官僚的狀態。如果沒有選票,沒有共治之實,只有「聽聲音」之名,而代議士也只是為了糊口而嘗試打發市民,所謂真正的民意和聲音沒有進入政府也沒有被考量,才有今天的困局。

而事情,其實已不能再等。

你看看?你明白為什麼警察可以自行在自己的警棍上加料了:

這是一個合格的警員嗎?

 

 

在場記者的新聞片段中,拍得別的警棍,也不是如此。這條警棍,究竟發生什麼事?

而市民,亦開始進化了。

 

以前你怎會想像到這種畫面在香港出現?

 

這樣更白熱化的警民衝突,最後我想起一個地名:北愛爾蘭。

見多識廣的大官們,當然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們會板起一塊臉孔,再告訴大家,有些人危言聳聽,呃like而已。

而我們很清楚,受傷受害的,都肯定只會是前線執勤的警員,及其家人。大家都知道,我是最真心撐警的。這個地方發生的事,沒有想看到。

就選有真‧雙普選,更清晰的溝通機制,以及真正的吸納民意,是必需出現的。

回到第一條問題,有很多人都想像,這次會如何收科。

我倒是覺得,即使是一國一制,或是真雙普選,都會有利有弊。一國一制,香港從此玩完,你留不留在香港也不會有太大意義,中國高官們在香港的藏寶,就此蒸發。

大家都要記住,香港現在有今時今日的狀態和地位,中國、美國是最大的玩家。美國竟然在星期五晚上發表這樣措詞強硬的聲明回應香港的暴力事件,CNN記者以採訪戰地的規格來報道香港元朗的狀況,可見美國已敲響戰鼓,準備做事:

 

打輿論戰,是他們那年代的人想聽到的概念。簡言之,我手執資源,為何我不可以像《英雄本色》的李子雄所言,可以將黑變白,把白變黑。

最近知識份子們常討論的一套電影,就是如此。如果真的有人實行高端的「選舉工程」,香港人是一定輸的。

這套戲,叫Brexit: the uncivil war。

 

剛巧,2013年,其實這電影,也有給過香港人看。

當時,票房仆直。

 

 

血債票償都說得出來,還要有人信,還要有人在群眾運動中叫咪說了。加上香港人有幾大部份淺黃淺藍,都有一種自以為是,「叻我至叻」的心理狀態,只要你做到 If you are convince them, confuse them……

若果有一點有腦的人,帶動群眾,香港人一定中伏的。

呀,不。中計。

他們一定會加入 #香港中計黨,一定中計的。

但問題是,中計之前,首先要回應民意,回應聲音,順水推舟,有個選舉,做做樣做做戲。

如果五大訴求都不回應,局會是死的。只是end game 之前,還有什麼可以做?我可以做的,都試做了。剩下來的,只有交給大家想了。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每一所大學,附近都有個交通要衝. . . . . . by 白木乩
    香港警察要幾咁無戰略智慧,先會諗住強攻大學?…
  • 同藍絲做廿年朋友,結果係點? by 六月的物管
    話說某日,細妹咁唔好彩撞啱「克警」又亂鳩咁放催淚彈,搞到佢眼、鼻、喉都勁唔舒服,猛咁咳之餘,氣管同皮膚都又敏感又痕。之後,細妹喺FB出post 訴苦…
  • 迫大家抗爭 by 健吾
    對這位特首而言,她很清楚,她現在宣佈宵禁,停工停課停市,就是輸。這樣子,「暴徒」的目的就會得逞。所以,她一定不會停課,而更會向「可以上班和上學的人表示敬意」。 …
  • 我和我的中大 by 健吾
    中文大學是一個改變我人生的地方。…
  • 中共有意令香港進入混亂? by 庵念慈
    靠人民的大騷亂去將黨內反對派清除,是文革的起因。23條弄了十幾年都停步不前,剛好遇上這場運動,倒不如將香港的反對派肅清,一路讓他亂落去,例如沉寂的零星騷亂不夠亂,那麼就各區一齊開槍,721如是,831如是,10/1國慶如是,雙11也如是。…
  • 黃店還是藍店? by 健吾
    最近有朋友跟我說,太子某一間火鍋店很藍,但自從某次見到警察在他們外面放催淚彈之後,就變黃了。然後在網路,又有人說究竟是黃是藍。有些員工,天天都看著大台的新聞,他們接收的資訊不多,再加上很多以訛傳訛的資訊,示威者有錢收,前線有小天使等等的消息…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608
Date: 2019-07-28 15:53:56
Generated at: 2019-11-14 00:09: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28/197608/如果你想,想出條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