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中介,就會輸

 

 

做人無公關當然死得人多。但有公關,就自然殺得人多。香港回歸後,叫最舒服的日子是什麼時候?是董下曾上的時代,那時候,有一個叫心戰室。心戰室中的主腦,有一些是學者,有一些是有傳媒經驗,最近有些,都很活躍,大家都奉他為大國師先生。

政府的人,當時迷信的,就是我們這一行的前輩說的「政治化妝術」。只要把屎包裝成糖,香港人都會放入口的。你看看現在的流行曲,電視節目,就是這樣子了。香港人是沒有品味教育的。壞的東西當成好,好的東西就當成壞。只要你夠有錢,你就知道,白變黑這些事情,比用美源髮采還要快。

而曾時代,究竟做過什麼,令你覺得香港有大改變的呢?好簡單:自由行是什麼時候引入的呢?香港什麼時候停建居屋呢?香港什麼時候有單非問題呢?是誰把香港變成水貨港、奶粉港?這些事情,大家忘了嗎?大國師先生是讀社會學的,怎會不知道賣公民權保障醫療產業,停止賣地令地產商可以改起豪宅再加放鬆海外專才等等的事情,會令香港有什麼轉變?如果他真的可以指點江山,何以他不叫停這些殘害港人權益的事情?

沒有。因為,他很清楚知道,出賣什麼人,自己有著數。

所以,所謂運動沒有大台,倒是一件很好騙的事情。血債票償這句說話,從何而來?有人說是連登。那好笑了。連登的人,何以那麼相信議會?他們忘記了DQ嗎?他們不知道梁天琦是何以輸給楊岳橋的嗎?他們覺得議會那麼有用,議員那麼厲害,何以有人會衝入立法會?為什麼忽然他們會「識叫」血債票償?連登仔,可不可以是政工作者?

這個邏輯盲點,大家都看到吧?看得到,又可以會「中計」?

更不消說,忽然間有黃絲友好的KOL忽然說故事,說要請前線吃飯,又有人即時買麥當勞券。也搞笑了,抗爭基本不是有1900萬嗎?為什麼前線的人要什麼他們都不知道。那麼他們的抗爭基金是為什麼而設的?是為了打官司嗎?那又更明白了。打官司,只是為了給「大台的律師」籌措生活費嗎?那些被告,是誰根本不重要,他們可以打官司,可以輸,也可以有錢收。你知道嗎?有法律界的人跟我說,只要律政司告,告入的機率,是超過9成9的。所以,那些錢,只是黃絲產業鍊的一部份。

這些故事為什麼很「難以入信」?黃絲KOL 很喜歡「潔淨化」抗爭人士,什麼「學生」、「細路」之類的。我會不會說「我是前線抗爭的學生」?前線就是前線,有人說,前線被捕者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也有飛機師,為什麼一定要叫自己「學生」?好明顯,這些故事的杜撰成份很高。呃like,有操作的去令前線更少人,說「是時候埋檯傾」。今天《蘋果》(對,黃絲很愛的蘋果)又說公務員想請司長對話。哦?要對話了?對什麼話?對話的前設是他們有後退的空間。五大訴求都不去處理,有什麼好傾?傾,就是想息事寧人。

為什麼?

八月就是選舉準備的時節,群眾不能轉化成選票,政工作者是不想群眾有運動的。因為,運動會令他們覺得失焦,他們得不到好處,就會想整死你。

回歸二十二年,其實政府出來的那些大國師,有做過什麼改變社會的事?為什麼大家忽然又當他是神?又說這個運動沒有大台,不要造神?為什麼現在我們又見神,又見贖罪券甚至是老麥券放題?

想請前線食飯,就自己去。2014年,隨緣在場內,買過一箱豬柳蛋包。派了5小時,都沒有派完。前線要什麼,前線的人知道,前線的人也會有辦法。他們為香港做事,也為自己做事。自己香港自己救,不需要大台支援他們的吃食。你真的想幫人,自己又不想出面,又要威又要帶頭盔。香港的抗爭運動,就會死在那些政治買家甲乙再丁手上。他們把香港的前途以及你的利益吃掉,就會告訴你:你走不掉,被黑社會及共黨共管,是你蠢,信我而已。

 

作者: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661
Date: 2019-07-30 13:15:00
Generated at: 2019-10-16 18:56: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30/197661/信中介,就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