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問題,專業解決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在剛剛周一於外地回港途中,在fb留了一個信息,就是「唔知落機後香港有咩的新聞」,殊不知下機後在同一群組有很多很多的信息,就是家長群組中關於真道書院助理校長的一些仇恨言論,令這個群組同一時間的留言似乎是暑假以來的總和。

坦白說,戴老師這番言論的確有不恰當之處,雖然一名教師都可以有他自己的生活、政見、言論,日常生活最重要的似乎是不以犯法為目標,當然道德觀念也是值得注意的,但是這些標準有誰說得準呢?

縱觀現時不少的言論,都有很多程度之分,有些是實踐性較強的,如叫人用「籐條、20mm喉管」打仔、也有人說「殺無赦」、「打到片甲不留」等;有一些是不具實踐性、但於不恰當時候出現的,例如穿著制服叫對方「仆街」、「記你老母」,用遮蓋的警員委任證講「最好Headshot」,講完之後可能用防暴盾牌將之推低、記低記者的資料,或用所謂「海綿彈」兜頭發射;但如陳雲老師講什麼「皇天擊殺」、戴老師的「過唔到七歲」等言論,其實都只是一個發洩,並不會有人因此真的受到實際的傷害,比較那些持有公權力人士的言論,相對來說那些較為嚴重?

無論戴老師好、警察好,我明白大家都面對著很不一氣的社會氣氛,深受很大的壓力,但讀書人有的是自省,那怕是戴老師或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目委員會前主席賴老師的言論,值得欽佩的是他們的反思,懂得在思考明辨後認錯,反之那些「有牌爛仔」、「無橫議員」卻只會為自己開脫,完全沒有分析對錯的能力。

其實戴老師的私人言論,並沒有違反法律,完全可以是校內的事務,特別是現在講求校本管理,應該由校董會專業自主地處理,無可否認,在言論自由的香港,任何人也可以發言,傳媒更有權可以報導,可以一些擁有權力者,應該要留意一下自己運用權力的程度,是否適當地運用,就如梁振英先生以「前行政長官」及「全國政協副主席」的身份向校董會要求辭退戴老師,當然之後更有一些左派議員學效前輩發信,除了施壓和白色恐怖,相信找不到任何形容詞去描繪這種行為。現在政府不是常說不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要信任現時的機制嗎? 現在於校本管理的原則,為何不由校董會獨立地作出調查、甚至將個案轉交教育專業人員操守議會處理。以一個國家領導人身份去發聲責難的話,那就麻煩他同樣追擊元朗恐怖襲擊的主使者及行兇者,否則只會令人看到他不懂分輕重,令任何從事社會服務的從業員產生寒蟬效應。

戴老師都是一個血肉之軀,面對學生受傷、甚至因為了不公義的社會而傷害生命,他絕不是聖●戴老師,況且他已經立即為自己的言論而道歉。作為真道的持份者之一,我希望校方應該考慮戴老師的情感狀況而一時失言,更不應因為有一大石壓下來而喪失專業自主,令不懂運用公權力的人沾沾自喜。

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究竟林鄭政府為何會迫到一個溫文的老師如此?究竟我們還要被她撕裂到幾時?

作者: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681
Date: 2019-07-31 06:29:22
Generated at: 2019-09-18 10:09: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7/31/197681/專業問題,專業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