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下的亂世情侶

 

小芊對男友阿雄說:「聽日一齊去旺角遊行,一定要不撤不散。」

阿雄:「點解一定要遊行示威,你知政府唔會聽你講,咁又有咩意思。」

小芊:「作為一個香港人,為左我地個家,我地一定要盡最後的努力,你明唔明?」

阿雄:「我唔明你咁辛苦做咩,好多人都覺得我地破壞社會秩序,分裂社會,有啲又話我地俾外國勢力煽動,有啲人又話我地每人收3,000蚊,先上街反政府。」

小芊:「我唔想再同你鬧交,總之聽日2:45 旺角等,你唔嚟我地就分手。」

 


 

小芊今年剛生日滿16歲,阿雄是她的同班同學。那些年,阿雄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又送紙花,又唱歌,先追到小芊。他握着她小手的那刻,比擁有全世界還要興奮。彼此是對方的初戀,當然阿雄明白初戀可以幸福一輩子,是不可能,但即使如何,她還是會在他心中留下永遠的烙印⋯⋯

 


 

2:45 分,小芊焦急非常,如果阿雄缺席,難道真是要分手嗎?
2:50分,阿雄一身黑tee,帶點不願意的表情,終於出現了。

他們舉着寫着「只有暴政,沒有暴徒」的紙牌,在人潮中緩慢推進。在一片黑海中,要求「林鄭下台」、「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及元朗暴力事件」和「徹底撤回逃犯條例」的聲音此起彼落。

遊行完結後,小芊還是堅持留守著,希望留守到最後一刻。在小芊和阿雄默默對視中,有防暴警的推進,有催淚彈的火花,致命又難聞的氣體,場面一片的混亂。他們只是中學生,示威者和平又理性,為何會搞到這個地步呢?

但這個時刻已經不容他們多想,有人用水淋熄催淚彈,有人築起一個又一個的路障,以阻止防暴警的推進, 有在旁人士幫助一個又一個受傷的示威者。

突然一個催淚彈向着小芊方向射過來,阿雄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際,攬住小芊,以身體擋著催淚彈,催淚彈在他手臂輕輕擦過,但那一種灼熱的感覺難受得很,突然腦海中空空一一片,眼睛一黑,在劇痛之下一陣暈眩,阿雄雙膝跪在地上。他感覺到有數個示威者抬他到安全的地方,有人幫他用水清洗雙眼,亦用鹽水幫他清洗傷口。到他清醒一點時,發覺催淚彈在他手臂上留下了烙印,傷口的周邊受到嚴重瘀傷。而小芊跪在他身邊,哭到梨花滿面。

阿雄耐受著極痛,雙眼滿是愛意的對小芊說:「你睇,你終於在我身體上留下烙印啦,係愛嘅烙印。」

小芊哭着說:「不是,是愛香港的烙印。你點解咁傻,明明催淚彈係射向我個邊,明明你應該無事。」

阿雄苦笑一下:「果一刻,我腦海中一片空白,我只想你平安無事。」

小芊扁著嘴說:「你真係傻瓜嚟。我地以後都唔好去遊行示威啦,我唔想你再受傷。」

阿雄堅決地說:「你令我明白一件事,你愛香港,所以即使你明知有危險都企係最前,我愛你,所以我為你擋催淚彈,但我地都係香港人,如果我地真係愛嘅個地方,為左保護我地嘅家,我地唔會怕一個又一個嘅催淚彈,正如我愛你一樣。8 月5 號,我地要再次企出嚟,用行動證明我地訴求的決心,證明我地愛香港,愛我地嘅家。」

 


 

坦白的說,這個情況是每一次遊行必定會發生的。一個十六,十七歲的年青人,因為愛香港,愛得深沉,為我們用身體擋一個又一個的催淚彈,即使有再多的致命武器,他們毫不退縮,而你又忍心要他們獨自面對嗎?

但我們可以不用以身體去擋催淚彈以證明我們的愛情,我們對香港的愛,只要我們團結,他們可以用催淚彈對付幾千人,對付一萬人,但100萬人、200萬人、400萬人呢?他們又有能力對付得了嗎?

愛香港,請你地支持8 月5號的三罷(罷工、罷市、罷課)!

如果年青人幫你用身體去擋催淚彈,你願不願意放棄8 個鐘的返工時間,去支持他們!

我們需要你⋯⋯

 

 

作者:FAKE 文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777
Date: 2019-08-04 05:32:18
Generated at: 2020-10-25 04:21:3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04/197777/催淚彈下的亂世情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