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我們需要「勸退師」?

 

我在《情敵勸退師》的大劇院。兩星期前,我才在這個地方,看完《大辭職日》。

 

(圖片提供:《情敵勸退師》製作團隊)

 

沒有想過,風雨飄搖的日子,沒有完結。由六月,一直維持到現在。

腦內一直在想,誰要調解一些事,勸退一些人,去令我們回到所謂「正常」的生活?

在香港有些職業,我是不理解的。叫「調解員」。

明明,我們不是有很成功的法律制度,還有很專業的法律人才,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情況下,解決一些我們看到或看不到紛爭的嗎?那為什麼要在法律之外,在要建設一個叫「調解」的職業,多加一層制度呢?

我的律師朋友說,這個制度,有兩個目的。首先,你需要調解員,是因為如果所有事情都調到一個「法律層面」,一會貴,二會花時間,對牽涉紛爭的兩者都不會有最大的好處。另外,原來在香港有些案件,法院管不了的,都可以透過調解去處理。大多是牽涉大公司的,不同地區法制的,都會使用調解員。

 

 

只是,當我看到「調解」兩個字的時候,你不難發現,有些人根本不是想解決問題,只是想某一方面讓步,那就不是調解,那只是勸退了。

能戰方能和。如果你和一些人在爭一些東西的時候,如果你不夠強,你只會很快變成那個被消滅的人。這就是我之前常說的「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我會不會使用這種方法呢?我會的。因為,在網路很多人自恃自己「很有權力」,就會走來質問你這這那那的。而對我而言,最方便的處理方法,就是「威權」的管理。這是很實在的。只要你block 了一些你覺得不適合在我那邊發言的人,效果是簡單而且方便的。你肯用「調解」的方式去解決問題,即是你知道,你想跟那個人,還有關係。

想要一個「勸退師」,只因我們在乎那些人,那些關係而已。

《情敵勸退師》,是一個我編輯寫出來的故事。

本來,我把陳煩的電話號碼交給 tbc… 的時候,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會發生的。或者,再細緻一點的去說一件事吧。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做跑道的。我做跑道的經驗,好像很厲害。很多人總是說,那些很多人追讀的 KOL 都是我「捧」出來什麼的。但我從來都說,如果那個人是不可以自力更生,不能把自己的世界展露出來,我再推都沒有用的。當陳煩有一天whatsapp 我說,謝謝介紹之後,我反而忘記了,原來我做了這樣的一件事。

我沒有跟陳煩很熟。沒有試過一起吃飯。反之我對她男朋友的興趣大多了,這是她也很了解及清楚的事情。我只是透過看她的書,去理解一個會寫文字的作者,有什麼想法。老實說,我是妒忌的。我從來都沒有把故事從零而起的能力。我寫的所有故事,都是從我的生活,時事,家人朋友而來。而她的寫作,倒是可以扣入很多想像不到的場域。執迷、忘記、牽絆,都是她作品的核心。

《情敵勸退師》由tbc… 的tab story 變成了舞台劇。在沒有提供「劇透」的前設下,我只可以說,我需要頭半小時投入。但當兩個女主角的戲軌交疊在一起的時候,我完全被台上的五個人拉扯進去。

舞台設計大度得很,空蕩的感覺,令所有觀眾都得看演員渾身的演出。這樣子,演員的水平,就表露無遺。沒有煙花spot light大光燈大樂隊,演員有幾多東西,就看幾多東西。而我也只可以斗膽的說一句,這種由大銀幕,紅館舞台走進劇場的卡士,很容易出現一個問題:專業的舞台劇演員,尤其是科班出身,演藝出來的那一堆,大抵知道如何在這種大型的舞台上揮灑自如。另外兩位主角,一個是偶像歌手出身的阿sa,一個是電台節目主持卓韻芝,兩者跟三個舞台劇演員有沒有同步同調,壓根兒就是考導演的功力。結果是怎樣?

 

🌈即睇觀後報告 🌈 健吾 看《 情敵勸退師 》!謝謝支持!tbc…原創舞台劇場所有場次$680門票已經售罄喇!!😍😍—————————————————————📣tbc…原創舞台劇場《 情敵勸退師》🔥🔥立即撲飛啦!🔥🔥請到快達票:https://pr7d8.app.goo.gl/vz7Stbc…原創舞台劇場《情敵勸退師》📆演出日期/時間:2019年8月9-11, 15-18, 22-24⽇ /晚上八時2019年8⽉11,18⽇ /下午三時加場日期/時間:2019年8⽉24⽇ /下午三時📍地點:香港演藝學院歌劇院蔡卓妍・卓韻芝閨密內鬨凌文龍・胡麗英・張銘耀推波助攻陳淑儀導演・郭翠怡編劇・張珮華監製作家陳煩同名系列前傳故事⠀⠀#情敵勸退師 #太陽娛樂集團 #tbc… #英皇娛樂 #同窗文化 #大國文化 #香港演藝學院 #叱咤903 #Timable #大會指定贊助虎標肩頸舒 #蔡卓妍 #卓韻芝 #凌文龍 #胡麗英 #張銘耀 #陳淑儀 #郭翠怡 #張珮華 #陳煩 #舞台劇 太陽娛樂文化 Sun Entertainment Culture Ltd TBC story 同窗文化工作室 英皇娛樂 EEG 大國文化 Music Nation 劇場監製張珮華Joyce 卓韻芝 凌文龍 Siulung ling 張銘耀 German Cheung Twins 蔡卓妍&鍾欣潼

TBC story 發佈於 2019年8月9日星期五

 

比我想像中,厲害得多,完美得多。

我comment 說得很清楚了。他們做出了,離開我想像的事。如果《情敵勸退師》改了一個英文的名字,或許叫《The Late Comer》或《The Meditator》,找一下 Emma Watson,也許在倫敦 West End 已經可以做三個月了。

很多事情,都有他的命。鄭秀文演唱會做得超乎水準,容祖兒演唱會也是容氏二十年的集大成。若是太平盛世,我想這些事情早就被洗版洗得天天講日日講。《情敵勸退師》是我近十年看過的廣東話劇目中,驚喜連連,劇本環環扣之餘twist不盡不絕,演出亦是上乘的作品。

但很可惜,大家的心情,都只是想期待有一個人想去勸退,或是調解現在香港的狀況。在這紛擾的世道,看到這個劇目,我只可以說,演出有他的命,有沒有遇上他的觀眾,也是他的命運。還有少量的門票,要看的,盡快。我敢肯定,就算再做,阿sa 和卓韻芝都做不回這一次的溫熱。

 

Become a Patron!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966
Date: 2019-08-12 05:45:05
Generated at: 2019-08-18 19:48: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2/197966/何以我們需要「勸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