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兩日,我有份叫人散水,因為五年前我死過翻生

 

 

前日,有人指責亂叫人撤,散水,話妖言惑眾,太細膽,反而令決定留守嘅人陷入於危機。

琴日,有人話不應該阻止示威者打兩下果啲混入示威者嘅公安或撐警人士,好讓大家洩憤。

先不論是牽涉割蓆與否的問題,我深信大家都會自行判斷。但勸大家不要打人,不要冒被清場風險的人,並不一定是鬼。

我是其中一位勸退大家的人,是因為我曾是一個從重傷活過來的人,而你們不知道那種恐懼感是會伴隨一生。

我無意對前線義士有任何不敬,但請大家不要以為食過幾下催淚彈,中左過幾次胡椒噴霧,或比扑穿過頭就叫「重傷」,對不起這些離鬼門關前還遠得著。

五年前,我因一次意外而臉部受到硬物高速砸傷,鼻骨粉碎,眼窩破裂,眼球嚴重出血。當時主診醫生急救後跟我說了一句我永遠都忘不了的說話:

「你只能夠話自己好彩,個鼻骨幫你卸左一下力先再中眼,如果唔係你已經盲左。」

之後我住了近大半個月醫院,做了手術,每晚承受眼壓過高帶來的疼痛,以及因鼻傷而造成的呼吸困難。

那一次不算是鬼門關前走一轉,但我瀕臨承受永久性傷害的邊緣。時至今日,我該眼只剩餘七至八成的視力,以及一邊鼻孔處於長期塞住的狀態。

自此,有一種恐懼感在我心中跟我說:「原來人類其實只係咁脆弱。」

叫你走,是因為我知道當警暴發生時所造成的傷勢是無法估計,我不想任何人承受。
叫你停手,是因為我好怕見到有人會出現我當年的傷勢。

我知大家很憎恨警方奪去了女生的右眼,但我相信如果當事人有能力發言,她會希望大家遠離泯滅人性的警察,不要在冒任何風險再受一次像她一樣的傷。

我𠄘認我懦弱,但你勇是因爲你未試過這種近乎永久性傷殘的恐懼。我不想你成為下一個我或重傷的人。

 

作者:無名呀!

所有作者不願透露姓名,連筆名都不願提供,而同時又令總編認為可以刊登的文章都用呢個名,要找晦氣直接搵容樂其。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037
Date: 2019-08-14 05:38:19
Generated at: 2019-10-16 19:01: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4/198037/呢兩日,我有份叫人散水,因為五年前我死過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