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門關大開

 

終於,等到一年一度的鬼門關大開。作為自古以來都係中國一部份的地獄,少不免都有很多潛規則,就像我,今天就買通了鬼差炳強,給我一條快道,讓我走上人間,盡情放個靚假,看有沒有妞兒給我親一下。

花了錢,當然從秘道重回當年居住的深水埗,還記得雙十暴動,我的家就在大埔道,那時剛好跟爸爸走到欽洲街,見到一架著了火的汽車,後來才知道燒死了瑞士領事夫人,後來有人也把嘉頓燒了,害我擔心沒麵包吃而哭了幾天。幾年後的六七暴動,我剛升上中學,本來跟學長上街「反英抗暴」,本來都唔係好想去,但他們說要放炸彈,我唔去都會拉埋我落水,所以被迫參與向警車叫囂及擲石,突然之間聽到老虎槍和木彈槍聲,我立即跑回家中,將毛書和毛章丟了出街,最後發現住在附近的木匠中槍死了。自此之後,我愈來愈發覺這場所謂抗暴的人,其實最暴力就是他們。

不過,風水輪流轉,我過身那年,楊光就拎到什麼紫荊獎章。近年我係十八層見到佢,都有問佢若果當年我堅持下去,會否撈到一官半職,可是他卻笑而不語。

自從上年鬼門關閂了後,我係地府生活得不錯, 可能受惠地府灣區和一層一路計劃,很多時都有不少鬼魅來我們處買陰司紙和元寶蠟燭香,有些也會來修補死前的蝗害,除了和米國層有些糾紛,但我睇大台新聞,原來發覺米國層啲鬼都無啖好食,咁我都無咁驚。

講番今晚鬼門關大開之夜,我第一時間係深水埗差館附近行吓,我差啲以為自己返咗六七年,點點解有咁多差人,但睇真啲同我當年見的有不同,起碼我睇唔清佢個樣,也望不到他們的魂魄,當然佢有佢行、我有我飄。忽然間,班差人向住空無一人的街道放煙,我心想「今次正啦! 唔通有香火放題?」

心動不如行動,我梗係大啖大啖咁吸,初頭我以為轉咗中元節特別版,個味咁出眾嘅,點知索一索,除了沒舒根活絡外,卻發現又攻眼攻鼻令鬼作嘔,我惟有少吸為妙。

沒香火索,做鬼最過癮莫過於舔叉燒,轉個灣行去福榮街光燒店,「嘩! 喲叉燒全都有糊椒味」後面對鬼母子話好睇我試左先。

走番落深水埗道,差佬好似俾我啲鬼魂上咗身咁,一路向住空氣叫,一路射嘢,我仲見到有個差佬在拉人時對大姐仔毛手毛腳,連我想一親芳澤都俾佢似飲咗頭啖湯。我本想行埋去認下佢,竟然包到樣都睇唔到,膊頭又無冧把,想日後搵佢報仇都唔得。

我附近啲新舊鬼都怨聲載道,話差人趕走咗班燒衣客,攪到無啖好食又追究唔到。我哋成班鬼係無大台後決定係呢幾日一見警察就去推低佢、見到幫辦就上佢身,搵個風騷姐仔返深水埗差館銷魂一番,最起碼都要令佢地成個鬼節頭頭碰著黑。

得罪地府諸魂,其遠必誅,就算鬼門關今年閂左,我都要考慮吓走後門申請一簽多行,上嚟搵多佢哋幾次先。

 

作者: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8131
Date: 2019-08-16 06:36:20
Generated at: 2019-09-19 05:28: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16/198131/鬼門關大開